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文史博览·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史博览·人物 → 中国人要买下世界吗?
中国人要买下世界吗?
发布时间:2011-8-25 16:20:05    阅读次数:2796

一些中国人正以自己的方式撩拨世人的神经。他们在海外市场上甩出的大把钞票,让外国人一次次瞪大双眼。
3月26日,在法国南部城市图卢兹,正在拍卖的乾隆玉玺和清朝宫廷画精品《乾隆大阅图》第四卷《行阵》,均被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买家拍走。据法国媒体报道,乾隆玉玺被中国买家以1240万欧元的高价拍走,刷新了印章类拍品价格的世界纪录。《行阵》更是拍出2205万欧元高价,刷新了亚洲艺术品在法国的拍卖纪录。
国人这种一掷千金的派头,近年并不鲜闻,再加上中国对外投资规模的不断扩大,一些海外媒体甚至发出了“中国正在购买世界”的惊呼。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一份在27个国家28000人当中进行的调查显示,这些国家的公众对中国经济实力的担忧正逐步增加。这些担忧主要存在于中国的一些关键贸易伙伴国中,在富裕国家尤其显著。


芝加哥市长的“中国梦”


多年来,中国经济跨越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头号出口国和全球第一的制造大国。对此,西方人可谓爱恨交织。但除了担忧,他们也很清楚,中国人越来越鼓的钱包,似乎意味着不可限量的游动资本和投资冲动。
中国人的老朋友、美国芝加哥市市长理查德·戴利对这些资本早已充满期待。2011年3月18日到30日,戴利一直奔走于北京、天津、杭州、重庆和香港5大中国城市中。
他在芝加哥市长任上,已经干了22年,将在今年5月卸任。而他一直有个未曾实现的梦想——从芝加哥市区修一条通往奥黑尔机场的高速铁路。
但芝加哥市政府的现状,让戴利无法实现他的梦想。在他治下的这座城市,经济已显萧条,市政府的财政也出现危机。
“我现在的梦想在中国。”出发前,市长在当地媒体上高调宣称。他要带着芝加哥市的商业领袖们,到中国寻找投资,以带给芝加哥市新的“机会”。美国的媒体也将戴利此行,比喻为芝加哥市长追逐他的“中国梦”。
在北京,戴利坦率地告诉新老朋友们,中国经济崛起所显示出来的巨大潜力,已经激起美国各个州市的极大兴趣,“扩展我们与中国的联系,采取行动正逢其时”。
就在戴利乘坐汽车,前往各地的讲台发表演讲,向中国推介芝加哥市时,一些顶级汽车制造商,已经将中国客户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


国际公司的“中国口味”


3月28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继德国和美国之后,成为奔驰公司的第三大市场,并且是其顶级旗舰车型——S级轿车的最大市场。而去年,奔驰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单位销量增长了115%。
他们也比芝加哥市长更早地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富人的腰包。去年,该公司甚至用飞机运送了100位中国客户到德国和美国洛杉矶,为他们即将生产的豪华汽车的外部涂饰与内部功能提意见。最终,他们得出答案,“中国客户偏好最大、最昂贵的车型”。
这些汽车制造商们的细心程度,恐怕超出很多人的想象。大众公司在设计生产奥迪Q5时,加入了温控杯架,因为他们发现,“中国客户走到哪儿都喜欢带着茶杯”。而通用汽车在设计新车型时,也专门为中国客户设计了宽敞、舒适的后座空间。加长车身并把后座设计得更舒适,也是这些制造商为中国客户设计豪华汽车时的共同特点,因为“中国的有钱人一般都让专职司机开车”。
中国客户的这些特殊癖好,已经对汽车制造商的生产设计产生影响,不过,有分析指出,这种影响暂时还停留在车型的配置及涂饰上,在未来,中国客户可能会更关注汽车的驱动速度,这将会影响汽车的核心技术。
中国人对速度的追求,也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无法忽视。令戴利市长一直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而这次中国之行,让他吃惊的,是中国高铁的发展速度以及中国高速列车前进的速度。
3月23日,从北京到天津访问时,戴利特意选择乘坐京津高铁。在天津匆匆7个小时的行程结束后,这位欣然接受了天津市“荣誉市民”称号的市长坦言,高铁留给他的印象最深。
芝加哥市长坐在乘客座位上,看着景物飞一般掠过车窗,感叹道:“安静、高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瓷器爱国主义”


通过在几大城市的访问,已是第5次到中国访问的戴利,再次看到崭新的中国面孔。
而在世界各地的各种奢侈品市场上,人们也见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中国面孔。
图卢兹的高价拍卖事件,再次将人们的视线拉回4个多月前。那时,中国艺术品创造了亚洲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而买家则是中国上海的一名企业家。
2010年11月,在英国伦敦郊外的一场小型拍卖会上,一件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被这名中国企业家以折合人民币约5.5亿元的天价拍走。这超过估价36倍,也打破了此前黄庭坚书法《砥柱铭》以4.3亿元人民币创下的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
中国艺术品价格的飙升速度,令外国人咋舌,中国富人们出手之阔绰,也引起了海内外关注。
当时,《金融时报》记者史堤夫·文森撰文称,天价花瓶背后是中国人的“瓷器爱国主义”。在他看来,中国的一些富人们,正带着爱国主义情结,急切地想买回本国文化遗产。这种“瓷器爱国主义”,当时在中国国内也引起广泛讨论。不过,不少人将这种“爱国主义”,看做是“美丽的花环”和“浮云”。
那件花瓶至今还引人关注,因为4个多月过去了,这位中国买家尚未付款。


世界市场上的中国面孔


但这桩悬而未决的大笔生意,似乎并未影响外国人对中国艺术品消费能力的判断。前不久出炉的《2010年全球艺术品市场:危机和复苏》报告称,中国在2010年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品和古董市场。
这份报告由欧洲艺术品基金会委托撰写。报告指出,由于去年富有的中国买家数量剧增,艺术品市场的价格也随之飙升。报告同时还指出,很多国家的奢侈品市场在2009年萎缩,但由于中国消费者的拉动,又在2010年开始出现复苏迹象。
在巴黎、在拉斯维加斯,甚至在香港的奢侈品店门口,人们时常会发现排队购买奢侈品的中国面孔。据报道,仅在2011年春节,就有多达5000名中国游客到拉斯维加斯的梅西百货购物,其中800名游客来自北京和广州,他们年收入在20万到100万人民币不等。
“这仅仅是开始。”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文化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喻文益如此评价道。在他看来,目前中国人均收入在世界排名还不高,只有少数中国人在进行高端产品消费,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购买能力,将会在世界上产生更大影响。
几乎在欧洲艺术品基金会发布报告的同一时间,知名咨询机构麦肯锡也发布了自己的一份报告,并作出类似的预测。他们认为,中国消费者在奢侈品上的支出,每年将以18%的速度增长,2015年将达到270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的奢侈品市场规模那时将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一。
这份报告也指出,中国富人与西方富人有天壤之别,中国富豪要比外国富豪年轻15岁,他们每笔交易的金额也更大。
对于这一点,伦敦的房地产商人感受更深。据英国媒体报道,最新研究显示,在伦敦市中心高端房地产市场,来自中国内地的买家去年在购买最昂贵住宅方面,超过了俄罗斯人,成为花钱最多的人。截至2011年2月,在过去的12个月时间里,中国内地买家在高端房地产方面的平均开支为650万英镑,中国香港的投资者则列第三位,平均花费是550万英镑。
这些中国买家尤其对面对海德公园、地处梅费尔区或玛丽勒地区以及波特兰街花园广场的房子感兴趣。他们的购房预算在800万到1500万英镑不等,并且已有中国买家以1175万英镑和2575万英镑的价格,购买了圣詹姆斯区的两处地产。
供职于北京一家公司的陈忆,专门从事海外投资置业的房地产营销代理业务,其业务重心是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国的顶级滨海物业。
在开展业务初期,陈忆发现,在澳大利亚置业的中国家庭,多是为了移民或留学,一般比较喜欢买公寓,房价算下来跟北京和上海差不多。但这几年,在澳大利亚购房的人呈增加之势,出于投资目的的购房者开始增加,大概占三分之一,买别墅者也已不是少数。


有谁可以购买世界?
“更强劲的消费还在后头。”喻文益说。他认为,经济发展带来了大量的资本聚集,这些资本都要寻求流通,最终都会导致对高端产品的大量购买。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佩蒂斯评论说,房地产、艺术品、邮票、珍稀波尔多葡萄酒等,都在以创纪录的价格交易,这种情况通常是在流动性过剩的时期出现。
投资银行家出身的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贝姆认为,从1950年代中期到1970年代中期,日本也经历过高达两位数的经济增长时期,但后来增长逐渐放缓,到了1980年代中期,增长率只剩下5%~7%。
银行的“大量超额贷款”人为推高了日本的经济增长率,也造成了1980年代末期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巨大泡沫。当时日经综合指数几乎触及40,000点,而20多年后的今天,日经指数已经跌破10,000点。因此,中国经济的走向令人关注。
那些跟着资本一起流动的中国富人,在澳大利亚当地人中间,也引发了不同的声音。“有人觉得这些中国人会给城市带来新的活力,也有人认为中国人炒高了当地房价,增加了他们的生活成本。”陈忆说。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普利策奖获得者汤姆·弗里德曼则指出:“毫无疑问,中国的崛起与西方领军的民主国家的停滞和瘫痪相重合,这带给了西方人心理上的不安。”
在欧洲,中国富人在伦敦和巴黎等地展现出的超强购买力,甚至有些让人惶恐。法国有媒体评论,富足的中国人“从企业、土地到港口、债务,无所不买”。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也发表了“中国全面购买世界”的封面文章。
不过,戴利市长似乎不这么认为。他从美国出发前,有华人记者问这位即将到中国寻找投资的市长,是否会担心“中国购买美国”,或“中国购买世界”的情况发生。
市长觉得谈论“中国购买世界”为时尚早。他淡定地回应记者:“美国在世界各地投资,我们也没有买下世界。”
对于让海外讶异的“中国人的超强购买力”,喻文益认为,从统计学上来讲,国家经济发展带来的资本流通和转移,必然带来各种优质产品的消费人群的增加。新兴经济体在高速发展时期,都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仅中国如此,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等国家,都在经历类似的情况,其实俄罗斯对奢侈品的消费比中国更厉害。”他对记者说。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