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文史博览·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史博览·人物 → 中国记者讲述利比亚采访经历
中国记者讲述利比亚采访经历
发布时间:2011-8-25 16:07:00    阅读次数:2907

作为一名战地记者,危险对于我来说并不罕见。但我这辈子惊心动魄的日子,却正是在利比亚的经历——如果以时间和距离来测量与死神的距离,仅仅是10分钟或者4米远。


受访着10分钟后被爆头


有时候,危险往往发生在貌似安全的假象中。
3月19日夜里3点多钟,我和郝洲在房间内睡觉。突然一声巨响,整个房间都在震动。凭借多年积累的战地经验,我跟郝洲马上从床上滚落到地下,静静地趴着。过了一会儿,我们起身,贴着墙,悄悄从窗台往外看,只见楼下很多人扭打成一片,场面非常混乱。
经过打听才知道,利比亚军情报部门的一个人向记者酒店里扔了一个手榴弹。手榴弹炸响的地点,就在我们所住房间的窗台底下。
我曾在搜狐微博上说过,利比亚东部地区的酒店保安都有AK-47,很多平民也拥有枪支。因此,按照常规的想象,我们通常带着记者证、头盔,穿上防弹衣,即使遇到紧急情况也应该是安全的。但实际上,这些东西到了战场上根本不能用,谁用谁就会被最先打死。原因很简单:反政府武装没有这个行头,政府军队也仅仅穿个军装,没见谁穿防弹衣。一旦(你)穿成这个样子出现,双方都会觉得“哇,这个人很重要,一定要先把他干掉”。实际上,穿得越低调,越能与人们融合在一起,就越安全。
在我们跟着反政府武装向卡扎菲老家推进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位反政府武装的指挥官。这名40多岁的前水果零售商,在车上就下一步作战计划向我讲了半个多小时。其间,我还他的劝阻,下车抢拍了一组照片。但由于沉闷的炮声越来越近,我们离开了现场。不料,就在10分钟后,这名刚刚还在同我讲话的指挥官,被狙击手一枪打爆了脑袋。
算起来,在被我采访过的利比亚反政府武装人员中,当场被狙击手打死的有7个,打伤的有20多个。
那我们究竟怎么保护自己? 其实,最好的保卫措施是了解情况。通过有效沟通最快地掌握局势的变化,找到合适的当地人也能及时获得预警。有的西方媒体会找几个武装保安。我们主要靠团队配合。我和搭档一定是一个人采访,另外一个人观察情况。发现不对马上提醒,互相保护。
可还是难防万一,一天下午,我们完成了当天的采访,要跟国内进行卫星电话连线,随行的翻译要求找绝对安全的地方进行这项工作。于是,我们来到几天前就被反政府武装占领的一处地点附近。当时,旁边是反政府武装的两辆皮卡车,有一些人正在附近休息。在场的反政府武装人员告诉我:“这里绝对安全。”
但就在郝洲正在打卫星电话的时候,一枚火箭弹突然袭来。4米之外的两辆车瞬间被打飞了,十几个人马上就在我们眼前死了。郝洲吓得卫星电话的包、电源线全丢了,只记得拎起卫星电话蹿到车里。我当时也慌了,记不清司机开车的时速是180还是200公里,反正是以一种疯狂的速度离开轰炸现场。


利比亚平民的态度

在采访期间,我一直在利比亚东部,对反政府武装控制区情况比较了解。实际上,反政府武装处于一种非常无序的组织状态中。特别是初期,很多人都是从来没有拿过枪的、热血沸腾的平民。他们能拿起枪,无论何时何地,他也都能放下枪,不知道自己要干吗。
但这种“亦军亦民”的状况,会造成极大的危险。
我们曾经在法国空军轰炸后两个小时到达轰炸现场,当地有很多政府军丢弃的坦克。附近的老百姓开着私家车去那里看热闹,有成百上千的人。我们正在采访,突然听见“咚”的一声巨响,吓得所有人都趴在地下,但后来才知道,有些人钻进坦克里,一扣按钮,一发炮弹就这么发出去了。还有人捡起各种炸弹、手榴弹在你眼前炫耀,这种完全无序的状态,极其危险。
联军轰炸以后,利比亚局势出现了变化。原来卡扎菲的部队用坦克、大炮攻打反政府武装。多国介入实施空中打击之后,特别是3月28号到4月1号之间,政府军把军装一脱,换上老百姓的服装,也开皮卡车拉着锅碗瓢盆上战场。双方交战,根本不知道谁是政府军、谁是反政府武装。(他们)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对付西方战机。
从此,就开始有了误炸。最惨的是老百姓。空中轰炸之后,沿途很容易见到被摧毁得只剩下骨架的平民用车。这也让东部的老百姓对联军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空袭第一天,全城都在鸣枪庆祝。但三天以后,情绪立即就不一样了,随着越来越多的平民被误伤,所有的人都会问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到了第四天,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收拾金银细软就往埃及边境方向逃。从欢呼、茫然、极度恐慌,再到大规模的逃难,东部班加西的老百姓没有觉得军事介入是在保护他们。

 


媒体运用是战术的一部分

当今社会,大众传媒成了民众的眼睛,大家很容易相信各种权威媒体的报道。但是,我想说战争中,对于媒体的运用,都是战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我看到的情况而言,利比亚政府、反政府武装以及西方媒体的一些报道都有跟事实相左的情况。
比如反政府武装会宣传利比亚政府军来了什么都干,打老百姓之类的,但是看到的不是这样的。西方的一些媒体,甚至一流的通讯社有报道预测卡扎菲一定会把石油城炸掉,同时把9.5万吨的毒气也炸了,会造成世界灾难。但是据我们观察,利比亚的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在炼油厂和石油输出终端附近没有任何交火的痕迹,双方都知道这是国家的命根子。反政府武装都会住在炼油厂内,但打仗的时候就走了。
之前,利比亚政府军攻进反政府武装聚集区班加西时,利比亚国家电视台有一条快讯,内容是利比亚政府军已经攻入班加西城内,三分之二的班加西老百姓倾城而出,欢迎政府军的到来,还出现了伤员被救治的画面。
但实际上真实的情况是,利比亚政府军三辆卡车的突击队员在离班加西城只有三公里的地方被反政府武装摧毁,车上大概一百多名突击队员全部死亡。剩下的几个人被送到医院去抢救。
利比亚国家电视台还宣布利比亚政府军已经在班加西的反政府武装总部升起了绿色的国旗,但我们看到画面的时候,就在反政府武装的总部里采访,根本就没有国旗。
因此,要了解真相,就一定要有人在现场。 我想,在利比亚的战火中,应该有中国记者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只听、只转述个别外国媒体的报道。这也是我选择留下的原因之一。

 

离开战争 和平真好


作为战地记者,采访利比亚之前,我还曾多次采访阿富汗战争。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战争带来的人道灾难。
多年的战地采访,让我见了太多的惨烈场景,其中有自然灾难、恐怖袭击……但见过的最惨烈的一幕,还是在利比亚布雷加城外,它感官和心理都无法接受。
布雷加城外,一辆轿车被打翻在路边。现场的人员,包括反政府武装人员都表示,这是战火中遇害的平民。我跟随一辆清理尸体的车采访时,意外发现这辆车的后座上还有一具尸体。尸体非常惨,整个肌肉被剥离,人被烧毁了,只剩下骨架,还带着一点点肉附在上面。我被震惊了,从未这么直观地感到战争对平民的伤害是如此惨烈。
无论是阿富汗的游击战,还是利比亚的常规战争。共同之处,都是残忍和危险。
从利比亚回国后,我到家倒头就睡,根本不跟家人交谈战场见闻。第二天起来,开始到处打电话报平安。从战争回到和平,我最大的感触是,待在和平环境的时间长了,不觉得怎样,习惯了。但看了太多流血、牺牲的战争场面后,你会发自内心地觉得,和平真好。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