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观点 → 各路“舌尖”此起彼伏 滥用只会众叛亲离
各路“舌尖”此起彼伏 滥用只会众叛亲离
发布时间:2012-7-11 18:24:44    阅读次数:1751

 

无可否认,一部热播的美食纪录片成就了一个新的流行词。 
  于是,网上网下,新老媒体,目之所及,各路“舌尖”汹涌澎湃,此起彼伏。
  看多了,是不是觉得“挺烦”?
  “舌尖”虽好,滥用无益。


  观点碰撞
  ■美食固然令人心动,可非要让受众把舌头伸向那些根本不能吃的东西,估计只会众叛亲离
  不可否认,《舌尖上的中国》这部纪录片的片名十分巧妙。用味觉来体验国家这样的命名方式大胆而新奇,道行远远高于《美食探秘》这种难以引人侧目的老生常谈。然而,这项创新之举的美感正因简单的复制、利用而破坏殆尽。
  如果只是简单地用“美食”、“甜点”或是其他地名来替换“中国”,观者还是能够较为容易地理解其背后表达的含义。改编者的动机一目了然,即在向这部红得发紫的纪录片致敬的同时,也能借其美名,让自己的作品也吸引一点眼球。可当诸如《舌尖上的楼市》、《舌尖上的A股》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标题出现在报章新闻里的时候,除了生搬硬套以外,着实难以让人产生移情的好感。美食固然令人心动,可非要让受众把舌头伸向那些根本不能吃的东西,估计只会众叛亲离。
  从广受追捧到乏人问津,这种流行词盛极而衰的例子不胜枚举,“甄体”也算其一。用繁复瑰丽的语言文字来说一些无聊平淡的日常会话,再接上一句“说人话”,这种反差常常能够带来爆笑的效果。可当广播里频频响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亦古亦今的对话时,由于欠缺考虑而制作的广告创意,不禁让人感叹牵强附会、新意凋零。
  “舌尖”现象源于对中华美食的热捧与文字精妙的运用,而简单的挪用只会出现水土不服。这样积极正面的例子固然值得学习,但哗众取宠必然无法满足受众的挑剔口味。只有因地制宜,发挥真正的创新精神,创作出适合自己作品的标题与立意,才能用真心实意赢得大家的青睐。(水草)


  ■当满目的“舌尖”如洪水猛兽般扑面而来时,再美好的联想也难免搅得人阵阵反胃
  “舌尖”火了,在一部名为《舌尖上的中国》的7集美食纪录片赢得掌声之后。势如破竹一般,“舌尖”已成为微博上连日来的“刷屏利器”,并高居话题榜关键位置,相当夺人眼球。
  或许连这部纪录片的主创人员都始料不及,这股“舌尖风”还带来了一系列线下效应。第一波,《舌尖上的中国》被当做“吃货指南”疯狂传播,很多人表示看片状态是一边垂涎三尺,一边泪水涟涟。第二波,是片子引发的真实版“吃货效应”。来自淘宝的数据显示:淘宝零食特产的搜索量高达数百万次,例如片中出现的毛豆腐搜索量甚至增长了48倍;据说,还有不少人是按图索骥,边看电视边下订单。第三波,也是后劲更足、影响面更广的,即网上网下、微博报纸、杂志电视甚至各种广告上,各种“舌尖体”汹涌袭来,令人避之而不及。
  本来,因为这部“带着对食物的敬意”制作的纪录片,以其独特的视角在一夜之间将人们对美食的热情集体点燃,不能不说是一桩令人振奋的文化事件。然而,当满目的“舌尖”如洪水猛兽般扑面而来时,再美好的联想也难免搅得人阵阵反胃,且不说雷同到使人审美疲劳的“舌尖上的清华”、“舌尖上的童年”,至少内容和“舌尖”还有那么点联系,但是请问,诸如楼市、舞蹈、高考,甚至刚刚开幕的欧锦赛,又哪里和“舌尖”有“半毛钱”关系?
  近日打开电视,《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甄传》等口碑不错的热播剧,出现率颇高。这个台金太郎刚结婚,那个台李小璐就在跟公公闹别扭;上个台小主刚进宫,下个台甄化着浓妆就快扳倒皇后……故事的各个阶段几乎都能找到,按一圈遥控器,一个电视剧的梗概基本完整。遇到这种状况时,观众的心情就跟看了一大堆“舌尖体”报道一样:再好的东西,也不该这么往死里撑吧?
  正如毁掉一首好歌最简单的办法是把它设成起床铃声,毁掉一个原本美好的词语,也只需铺天盖地地滥用它。
  饶了“舌尖”吧。 (裴军)


  ■这不是脑力劳动,只是文字游戏,有时还是拙劣的文字游戏
  如果巴尔扎克来到今天的中国,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估计足够让他老人家写出一部新的“人间喜剧”——“舌尖喜剧”。
  源起是一部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它以食物为线索,完成了对中国各地方文化的一次精彩呈现和总结。
  然而,高潮却在之后。
  这本来是一次以微博造势为始的自制纪录片尝试,但是,在众多商人眼里,“舌尖”两字通身闪耀着熠熠利润之光。
  很多餐馆搜罗了影片中提到的35道菜肴,然后打出“舌尖”之名招徕生意;在淘宝网店,打着“舌尖”字号的食材卖到脱销;甚至房地产、服装等等看似与食物完全不搭界的商品,也被商家煞费苦心地冠以“舌尖上的精致楼盘”、“舌尖上的夏日清凉装”。同时“舌尖”热还迅速延伸到更广泛领域。以“舌尖上的故乡”、“舌尖上的母校”为代表的“舌尖文体”应运而生。
  之前也有“梨花体”、“凡客体”、“和谐体”等等“前浪”,曾经流行,然后被下一波流行拍死在沙滩上。而在每一波“XX体”的流行中,我们乐此不疲地在各种场合运用这些语词,自我感觉无比时髦,却没有意识到——自以为走在时代前端的我们,其实都是二手炒作者!
  我们每一个现在用着“舌尖”的人,都并非是这个词、这个概念的发明者和创造者。我们只是将它拿来,放在不同的新语境中——也不管它是否真的适合或是否真的万能百搭——然后沾沾自喜。
  然而这并不是创新,这只是一个创新概念的二手贩卖,简单的组合和拼贴。这不是脑力劳动,只是文字游戏,有时还是拙劣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创新是什么?在我们这部喜剧中,是提出“舌尖”美食纪录片概念的主创人员,是构思拍摄整部纪录片的编导。是他们,最先用这样一个简洁而充满想象空间的词勾连起中国人的美食记忆,然后又用一系列唯美的视觉画面,赋予这些记忆鲜活的生命力。《舌尖上的中国》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这了不起的创意,在食物和情感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才能让人“才下‘舌尖’,又上‘心头’”。
  如此,再反观这股“舌尖”热,仿佛东施效颦,漫天席卷的二手狂热在真正的创新面前,黯然失色。
  其实“舌尖”热的始作俑者和主要推手,多是被商业利益驱动的商家。也许,在我们周围,这棵叫做“创新”的果树太低产了,以至于好不容易长出一颗叫“舌尖”的小果子,就被饥饿的人们贪婪地扯下,然后像挤海绵一样用力吮吸,直到果汁一滴不剩。前阵子史蒂夫·乔布斯的肖像,印在他的盗版自传上出现在大街小巷,那真像一个绝妙的反讽:我们不能不承认——国人崇拜创新,但自己却不去主动创新,甚至扼杀创新。
  复制的成本最低,风险最小。但,却最不可持续。
  要知道,一个新游戏,如果在短时间内被不停地重复玩,哪怕再有趣,都会迅速失去吸引力。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却在中国的“舌尖”现象上得到了极致的反面体现。
  于是,在这部“舌尖喜剧”里,我们是演员,同时也是导演;我们是助推者,同时也是受害者。这值得每一个被裹挟在这股潮流中的人,都认真思考。
  现在最紧要的,并不是仅仅去批判“舌尖”现象。我们的问题是:要怎么去复制“舌尖”的成功模式,而非单纯的“舌尖”现象? (张航)


  ■请不要刻意歪曲一个本意美好的词汇,熄灭那一道难得的微光
  如果同样想表述“吃早饭”,用淘宝体就是“亲,饿了吗?有早饭包邮哦”;咆哮体为“饿死了有木有!木有早饭吃有木有!”而甄体则是“该是早膳的时辰了,可传御膳房给本宫摆膳”;至于“舌尖体”,这句话就能被清华的同学唯美展开为“清华的早晨是忙碌的,无心顾及什么美味,往往见到人少的队伍便排在后面。一碗方便面或许是最快捷的,厨师顾虑到了方便面的营养偏少,便在烧面的时候,加入了青菜,点上一个剥好的鸡蛋。不下五分钟便吃完了,跨上自行车,沿着主干道,奔向教学楼,开始新一天的学习。”
  或许最近你已经被它弄得不甚其烦,随便翻开一张报纸或一份杂志,可能都会有一个“舌尖风格”的标题“盯”着你。
  在你为了这铺天盖地而来的“舌尖”而烦恼的时候,同时又有成千上万个“舌尖”滋生。
  一个词,让十几亿人民同时产生共鸣,并为之欢欣,本身就是一道点亮中国的微光。可惜的是,作为一个流行词,也免不了被误用和被拿来炒作,不少媒体以为自己抓到了亮点,不论什么话题都非要套上“舌尖”不可,由此出现了“舌尖上的广告”、“舌尖上的营销”等等不知所以然的名词,既无关美食,也无关中国。用流行词固然没什么不对,但和成语一样,用对了是恰到好处,用错了就是贻笑大方。当一个流行词出现的时候,媒体要首先摆正态度,否则,原本是勾起无数美好微光的“舌尖”,被扭曲本意而使得人们对其充满误解,岂不可惜?
  一方面,我们期待有更多如同“舌尖”一般打动人心的词汇出现,带来更多美好的回忆和向往;另一方面,请不要刻意歪曲一个本意美好的词汇,熄灭那一道难得的微光。 (何小荷)


  ■过多关于“舌尖”的转载、变形把我们丢进一个“舌尖”的包围中,令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中国在文化现象上确实“勇于拷贝,鲜于创新”
  随便一搜,跟“舌尖”有关的词条就跳出上千万个。前几天打开邮箱,发现专做电器网购的某电子商城也发来了个链接——“舌尖上的某某商城”,顿时乐了。
  “舌尖”这个词,确实形象。但是,过多关于“舌尖”的转载、变形把我们丢进一个“舌尖”的包围中,令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中国在文化现象上确实“勇于拷贝,鲜于创新”——难得出一个好点子,最终也被大众自己闹成了视觉疲劳。这样惨烈的例子,比如凤凰卫视的 《锵锵三人行》、《鲁豫有约》、《天天读报》,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等,以这些节目为母体复制、衍生出的电视产品、流行词汇、惹眼标题等在其他各大媒体上屡见不鲜。但诸位作者、制作人有没有统计过,到底这顶变形的帽子为“新”节目、作品带来了多少实际效益呢? (丹妮)

(来源:解放日报)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