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民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俗 → 远去的马帮(纪念改革开放30年)
远去的马帮(纪念改革开放30年)
发布时间:2010-5-19 14:28:41    阅读次数:2034

 

/庄文勤

在群山连绵的滇西,在滚滚奔涌的澜沧江两岸,马帮是极其重要的交通工具,素有“山中之车”的美称。

那些崎岖逶迤的山道上,诉不尽马帮的神奇;刀砍斧削的绝壁,说不完赶马人的辛酸;不老的风峡谷,回荡着许多赶马号子的豪迈和悲壮。

三十多年前,由于澜沧江的阻隔,山里与外面的交往,仅凭一条古老的驿道与一座叫做“青龙桥”的沧江铁索相通,因桥头一带地势险要,山岭纵横,往往成了土匪强人抢劫财物的场所。那年月,山里人迫于生计,不得不成群结队的赶着马外出谋生,于是,在古老的驿道上,常常可以看见少则七八十匹,多则三五百匹浩浩荡荡的马帮驮着毛皮、药材、核桃等山货进城,换回必需的盐巴、布匹等生活用品。每次马帮平安归来,山里人总要在村头的空地上燃起熊熊大火,敲着小锣,吹着芦笙,弹着响篾,喝着包谷酒,唱着高亢的山歌一直狂欢到深夜才会散去。这番情景,以于被人们编成了很形象却又“剌味”很浓的山歌“……赶起百十匹马帮(哟咳),驮上百十斤驮子(哎),翻过(哦)百十个梁子(呀),换回(哟)百十样货子,填饱(嗯)干瘪瘪的肚子(呀),狂欢一阵子(啊)……

解放后,村里的马被集中起来放养使用,祖父为粗通兽医,略有饲马经验,村里就让他饲养大队里的马匹。每年的365个日日夜夜,祖父在家的日子是很少的,他和村里的赶马人一样,大半生都往返于澜沧江两岸的崇山峻岭之中,与清风山雀为伍,与马帮晨露作伴,饿了啃一口干粮,渴了喝一口山泉,天黑了就卸下货物与马帮一同宿山野路旁。特别在每年的公粮入库季节,祖父常常同村里人背的背,驮的驮、挑的挑,不分昼夜的来往在那些羊肠小道上。在那座骡马都可能累死的名叫“骡马萎坡”的大山上,更是留下了许多赶马人的斑斑血汗——因骡马萎坡上的驿道,是从澜沧江边的绝壁上出来的。又窄又陡,又滑又长,弯弯曲曲有上百里。骡马不堪重荷而滑下山崖是时常发生的事,能走过去的马往往也如大病初愈一般萎靡不振,“骡马萎坡”的地名也因此而得。

然而,不管赶马人如何辛苦如何劳累,山里的生活依旧穷得揭不开锅,特别是“大跃进”那几年,村里人一年才可以吃到一次猪肉,全村浮夸之风肆虐,村里的人往往是空着肚子下地干活。就连每匹马固有的那份饲料,也在十年浩劫中被造的反派剥夺,村里的马帮也一天不如一天的走向衰落。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散了山里人心头的的阴暗,村里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和统分结合的经营体制,全村的马匹也被打散分到了各家各户。同时,人们经进三番五次的调查、论证、筹集资金,在澜沧江上架起了一座贯通南北两岸的柔性钢绳大桥,一条“S”形的宽阔公路,纵横于澜沧江两岸的村庄。从此,山民们进城,不再需要马帮十天半月地来回一趟,那些丰富的药材山货,只需挑到山街便可以出售,即使上一趟县城,也只需乘半天的客车,省去以前赶马进城的风餐露宿的艰辛。村里也紧紧抓住公路穿村而过的机遇,私营企业、个体经商、加工、小吃、服务等摊点如后春笋般的在公路两侧延伸,犹如两条齐头并进的长龙一般。

村里大部分马匹已被人们赶到山外出售了,偶尔有几户农人留下的马匹,也被主人关在圈里成了集造农家肥的工具,过去人背马驮的现象一去不返,古老的驿道如今呈现出杂草树木丛生的萧条景象,往日“碾米磨面,马是生产力”的格言失去了所有的特定含义。村头的空地被推成了几亩大的停车场,大部分村民买了自己的拖拉机、农用车、微型车、汽车等,办起了运输公司,大大小小的车辆琳琅满目,它们奔驰于宽敞的乡村公路,往返于都市之间,抒发写着一份沉甸甸的答卷,书写着五十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农村日新月异的不朽乐章。

地址:云南凤庆县委宣传部

邮编:675900

电话:13578315464

身份证:533522197003280217

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