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我所经历的批斗彭德怀
我所经历的批斗彭德怀
发布时间:2014-7-18 10:06:08    阅读次数:658

 

 


1958年12月1日,彭德怀接见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

 

 

 造反派批斗彭德怀

 

    在我的相册里,夹着两张彭德怀的照片。一张是1958年12月1日他接见全国青年社会主义积极分子大会军队代表时和代表合影。我就站在他后面的一排中。照片上的彭德怀元帅一身戎装,朴实英武,厚重威严而又意气奋发。另一张是1967年7月他被红卫兵用“喷气式”押上北航万人批斗大会时照片。我作为“万人”中的一分子站在群众队伍前面,离他咫尺之遥。“昨天还是功臣,今天变成祸首”(毛主席语),历史真能开人玩笑。每当我翻开相册凝视这两张照片时,禁不住含泪回忆起我两次见到彭德怀的情景。


    我第一次见到彭德怀是在1958年12月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上。当时我被选为代表出席了大会。12月1日一早大会通知彭老总要在国防部大楼会议厅接见大会的军队代表。我有幸和其他搞技术工作的代表被安排在下面第一排就坐,差不多和彭老总面对面。他那时刚好60岁,模样和报上照片一样:个子不高,身体结实,精神饱满,一口浓重的湖南口音。他一进会场先和坐在第一排的我和其他代表握手,他的握手粗壮有力,给人亲切、直率、刚强的感觉。


    彭总坐定后马上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稿纸讲话。讲话大致内容是:干部尤其是青年做事要老老实实,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要弄虚作假。好比打仗,你谎报军情,说歼灭敌人多少多少,实际上远没有那么多,那你只能欺骗自己老百姓,骗不了敌人,反倒被敌人了解你的虚实。这个讲话内容多少有点出乎代表意料之外。不过当时大家也来不及思索,一个个埋头忙于做记录,领会精神。


    在报纸上彭总的形象是庄重严肃,大家就以为他是个不苟言笑、不擅幽默的人,其实并非如此,他正式讲话完后神情马上显得很轻松、随和。他问:“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个口号原出何处?是否颠倒一下次序改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为好。当时一位总政代表站起来解答,他说这句话最早是一位法国思想家提出的,目的是与当时教会提出的“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针锋相对。后来列宁觉得很好,就建议把它作为共产主义道德准则。英文原文是“All for one, one for all”。直译过来是“大家为一人,一人为大家”。彭总听了很赞赏,并说:“我在你们这样大时是一个湖南伢子,没机会上洋学堂。至今英文字母不识一个。但我认为还是直译的比较确切,不易误解”。


    那天到会来看望代表的首长除彭总外还有黄克诚和国防部几位领导。彭德怀就指名请黄克诚讲话。黄老开始推辞,他就诙谐地跟黄老说,嘴巴的功用一是吃饭,二是讲话,你就发挥第二个功能吧。此时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黄老也是一口湖南口音,但语调较平稳,大意是:彭总讲话很重要,但不是针对你们或大会的,或针对什么人的。而是社会上确实存在不实事求是的现象;值得青年人警惕。会后首长们还和代表们合影留念,然后就离去,说马上要到武汉参加党中央会议。代表们就这样度过了愉快和有意义的半天。


    彭老总的讲话第二天(12月2日)就见各大报纸。我记得《解放军报》标题特别醒目:“彭总教导我们要老老实实!”,《中国青年报》好像也如此。但其它大报比较低调,只是作了一般报道。团中央和总政有几位政治敏感强的青年干部当时就在下面悄悄犯嘀咕:彭总讲话好像与前几天其他中央领导的讲话的调子大不一样。因为之前不久,周恩来、朱德、贺龙、陈毅、林柏渠等中央首长接见过代表,他们讲话的主旋律就与彭有明显不同。会不会有啥问题?因为在那个年代,老老实实往往就是右倾的代名词。第二年的事态发展固然不幸为这几位青年干部所言中,而且问题还很严重。这次讲话是在大跃进后,中央首长中他第一个站出来大声呼吁要实事求是,要老老实实。不幸也是他最后一次以中央首长身份在公开会议场合向代表讲话,和代表合影。仅仅隔了八个月后的庐山会议上,他却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头头。


    第二次见到彭德怀已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了。之前听说他在三线当第三副主任,1966年12月北京航空学院和地质学院的红卫兵把他从三线揪来北京。1967年7月间,北京几座高校的红卫兵在江青和中央文革小组授意下,共举行了五、六次批斗彭德怀的万人大会,还拉到北京市内游街示众多次。我曾经有一次参加了在北航举行“批斗三反分子彭德怀的万人大会”。我当时是一名还没“解放”的基层干部,但造反派为了“教育”我们这些人,让我们也跟着他们一起到批斗大会。批斗大会在北航南操场举行,说是万人,看来恐怕得有十来万人。说来也巧,因那天航天部的队伍迟到,大会只好把我们安排在最前面,我就坐在自带的小马扎上,正好又和台上的彭老总面对面。只见他上身深色旧褂,下穿淡色旧裤,穿着邋遢狼狈(后来才知道他关押期间根本无人管他的衣着)。时隔七年已衰老得几乎认不出来。他胸前挂块“三反分子彭德怀”的大牌子,三个小时的批斗会他一直摇摇晃晃站着,若无那二位“壮汉”左右夹住,肯定早已摔倒在地。在文革前我曾听研究室支书有一次传达文件说,彭德怀在隔离审查期间还在练太极拳,说明他“人还在心不死”。看来练太极拳也没能使他抗住“革命风暴”的摧残。


    看来事先已策划好,那天的批斗重点是百团大战。在批斗前有一位造反派头头念所谓“声讨檄文”。在他吐沫四溅,辱骂横飞的发言中,最使善良人们毛骨悚然的恐怕是下面一段话:“百团大战把日军吸引到解放区,造成很大损失。百团大战名义上是保卫国家,实际上是保卫坐在重庆宝座上的蒋介石,是帮了蒋介石的忙,得到了蒋介石的欢心(原话如此)”。


    那天会场上口号声、喇叭声、“造反有理”喊叫声嘈杂一片。不过我坐在最前面看的、听的还算清楚。当时会上向彭提出的一些质问,足以使人们现在回想起来仍觉胆寒!如“你发动百团大战,是如何与蒋介石预谋的?”;“百团大战时,你们军事俱乐部这些人搞了哪些密谋?”,“你1958 年在阿尔巴尼亚与赫鲁晓夫会面,是如何密谋回国搞政变?”等等。彭老总的交待倒也简单:“不是”,“没有”“我有错误,但我没反毛主席”。接着是红卫兵排山倒海般的口号:“彭德怀不老实交待,就砸烂他的狗头!”;再接着是那几位壮汉的革命行动:给彭做喷气式。此时的彭德怀应该很清楚他已在劫难逃,但他那倔强和桀骜不驯的秉性看来未见改变。


    历史是曲折的,但最终毕竟是公正的。1978年12月中共中央下达了为彭德怀同志彻底平反的文件。接着在北京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胡耀邦等都到会悼念。中央各单位同时召开干部大会传达中央为彭德怀平反和追悼的文件,完后还请人讲述彭老总的生平,大家才知道“文革”九年中他一直身陷囹圄。批斗、游街、审讯达二百余次,被打折多根肋骨,头部和肺部均受伤害。经受着非人折磨,直到1974年11月他心脏停止了跳动。他临终前向组织提的唯一要求,是希望能将骨灰送回湖南老家埋起来,在上面种一棵苹果树,以报答家乡土地,报答父老乡亲。但遭专政小组拒绝,去世后遗体被偷偷运走,秘密火化。在国际歌声中全体起立为彭总默哀时,会场上一片抽泣声,甚至有人放声痛哭。虽然文革中冤假错案远不止这一件,但庐山会议那桩冤案、百团大战和彭德怀的名字将永远铭刻在人民心中。


    附:郭衍莹,1931年12月生于江苏南翔(今划归上海市)。1952年北京大学毕业,航天科工集团二院研究员,航天部有突出贡献专家。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06期 作者:郭衍莹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