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贺龙大女儿的真实平民生活
贺龙大女儿的真实平民生活
发布时间:2019-1-11 15:47:05    阅读次数:386

导语:

贺龙从背上接过孩子,
裹在怀中,跃马挥枪,
一路冲杀,
待突围后松一口气时,
才发现孩子不知何时
从怀中弹了出去…… 

 

  贺大姐贺捷生,是开国元勋贺龙元帅的大女儿。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1959年的夏天,我去青海省省城西宁市,看望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我母亲的老上级和老战友——时任中共青海省省委书记、青海省省长的袁任远。 

 

  袁任远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革命家,党内外都尊称他为袁老。他年长我母亲,我称他为袁伯伯,称他的夫人、时任青海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的周雪林为袁伯母。我在袁伯伯的家中住了些时日,一天晚上闲谈时,袁伯伯问我:“贺老总的女儿在民族学院工作,你想不想去看看她?”我当即表示愿意。 

 

  第二天袁伯伯要他的秘书陈文炜送我到青海西宁民族学院办公大楼门前,由于事先去电话告诉了贺捷生,贺大姐在办公大楼门前迎接我,并随即带我到她居住的地方——民族学院工作人员居住区。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贺大姐,她年长我几岁,身材瘦小、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在学校任助教。她和丈夫、两个女儿热情接待了我,并盛情挽留我在他们家住几天。我在贺大姐家住了几天,在相处的几天时间里,贺大姐曾问我可否在青海工作或继续深造。我因当时在长沙深造,气候和条件胜于青海,所以没有应承此事。 

 

  贺大姐对工作一丝不苟,与乡邻们相处很好。在家里,她是一位贤妻良母,会做家务事。每次吃饭,她爱做凉拌红萝卜丝,很好吃,几十年来我都记忆犹新。贺大姐为人低调,除袁伯伯和省委、省政府及学院领导外,很少人知道她就是贺龙的女儿。 

 

  从那之后,我们有30多年未见面。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我们才又在北京重逢,而我与贺大姐都已步入了老人行列。 

 

  贺大姐童年历难的传说故事甚多,鲜为人知,富有传奇色彩。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奉命从湖南桑植县刘家坪出发长征,出发前夕,贺大姐的母亲蹇先任一夜未合眼。她不是害怕长征,而是考虑到女儿捷生未满月,是带上她长征,还是寄居老乡家?不论哪套方案,都觉得凶多吉少。她征求贺龙意见。贺龙深思后说:“就地找个老乡带吧!”蹇先任只好违心地点点头。可是之前找好的那个老乡却怕连累而突然回避了。贺龙和蹇先任商量后只有一条路了:即使千难万险,也要带女儿走完长征路。 

 

  蹇先任从小受封建礼教约束裹了脚,一双小脚,背着孩子上征途。蹇先任在长征途中每到一处不忘发动群众,写标语、印传单,忙得不亦乐乎。工作之余,她总是尽心照顾好孩子,但小捷生在长征途中还是几次遭遇死里逃生。 

 

  有一次红军为冲过敌人的封锁线,蹇先任怕孩子的哭声暴露部队的目标,毅然用衣服紧捂住孩子的头,待她冲过险境打开衣服一看,才发现小捷生的小脸蛋憋得发紫,几乎被闷死。 

 

  还有一次陷入敌人重围,蹇先任的身子实在是难以支持,不能再背孩子行走了,贺龙从背上接过孩子,裹在怀中,跃马挥枪,一路冲杀,待突围后松一口气时,才发现孩子不知何时从怀中弹了出去,这下子把一向镇定的贺龙吓慌了,急忙顺路回头寻找,幸好孩子被一位好心的老乡捡到了。 

 

  小捷生跟着父母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因风寒导致多病,但都转危为安,人们说:“这孩子命大,将来必是国之大材。” 

 

  1936年红军胜利到达陕北。这年冬天,贺老总考虑到集中精力抗日,孩子在身边不便于工作,加上孩子的安全难以保障,决定派人将小捷生送回湘西老家找乡友寄养。于是小捷生被送到乡友瞿玉屏处抚养。 

 

  瞿玉屏是永顺人,曾参加过贺龙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军,后出任湖南安江纱厂民生物品购销处安江供销社经理,住在洪江塘宅巷。小捷生在洪江翟家时曾遭到坏人暗算,在大火中死里逃生。捷生在湘西一待就是12年,直到1949年11月,贺龙的好友罗文才派人将捷生送到北京,让她与父母团聚。 

 

  20世纪50年代初,贺大姐考上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留校工作。1958年的“大跃进”来了,她响应号召,报名支边去青海西宁民族学院当助教,在这里她与在学院当讲师的天津籍人黄新全组成了一个小家庭,两个女儿先后出生。 

 

  贺大姐以平民的生活姿态在青海西宁度过了苦乐相间的6年青春时光。在“文革”前她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时任省委书记、省长的袁任远得知贺捷生因孩子多过着清贫的生活时,常将自己家中节省下来的肉、蛋等食物送给贺捷生一家享用。 

 

贺捷生和父亲贺龙合影

 

  正当贺大姐一步一个脚印开始自己的人生追求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拉开了大幕,她的父亲贺龙被打倒,迫害致死。她也受到了株连,被下放劳动改造,丈夫离婚而去,12岁的大女儿自杀。直到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她才获得表面“解放”,而她父亲已含冤九泉之下。

 

  1978年在邓颖超的亲自主持下,贺大姐同当时担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湖南省军区政委的李振军第二次组成了家庭。 

 

  1983年她调到军事科学院工作,参加了军史编写工作,成绩卓著,后担任军事科学院百科部部长。198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次授勋,她因功被授予少将军衔。 

 

  20世纪90年代初中期,我去北京时间较多,有机会就去看望了贺大姐。分别30多年后,她还是那么热情、和蔼、平易近人。每次去她家,她都很随和,去得早她都要工作人员给我冲上一杯牛奶、端上点心让我吃。遇上中午或下午她都要留我吃午餐及晚餐,然后要司机开她的专车送我回住处。每逢过春节时我都给她寄去贺年卡以表新春祝福,而她也回赠贺年卡寄给我。 

 

  贺大姐还曾担任过全国政协第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经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2015年是贺捷生大姐80大寿,我衷心祝愿她健康长寿。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