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插队那年的交响乐
插队那年的交响乐
发布时间:2010-5-19 11:39:17    阅读次数:1424

                               
                                       王祖远
  
  1974年秋天,作为知青,我插队到渝东的奉节县新民公社(那时属四川省管辖,处"下川东"区域)。
  在第二年的冬天,为了参加区里的样板戏汇演,公社决定成立宣传队。全公社30多名知青,除去严重五音不全者,统统入编。队部设在公社小学,那时放寒假,几间破烂不堪的教室便成了我们的排练室和集体宿舍。宣传队只有两把二胡,一只小提琴,一只竹笛,一架手风琴。尽管寒伧可怜,但一齐作响,在寂沉千年的蛮荒山区却气势非凡,能造成一种久远的回旋。大家都很兴奋,之后坐下来商讨拿出什么节目,便开始焦头烂额。宣传队十多名队员无一登过舞台,即使登过也只是在学校的礼堂演出过班级的话剧。那些乐器也是在"文革"后期复课闹革命时学弄的,最长时间不满一年。
  那时,我们都知道,几个样板戏的任何片断都躲避不了诸如燥音、动作、演技之类的真功夫,任何细微出入都已经被时代放大,每个音符、动作、画面都已深深地烙印在人们的大脑里。怎么办?只有另辟蹊径。
  一天晚上,从半导体收音机传来了交响音乐《沙家浜》。乐曲是那样的新鲜激越、气势磅礴。大家没等最后一个音符结束,便作出了决定,搞交响乐《沙家浜》。这样既可以逃避与邻边公社造成的直接比较态势,而且可以崭新的音乐形象立在舞台上。
  决定之后就开始行动。首先是要有总谱。那些日子,我们整天守着从城里带来的那台半导体,守株待兔地等待交响乐的重播,然后,凭着我们从小学到初中学得的音乐知识记下乐谱。我记得那年中央台只播放了两遍,第一遍我们是分段记,然后综合整理;第二遍边听边检查错误,也是分工负责。我看总谱,有出入的地方迅速改正,来不及就标上记号,过完之后再回忆修改。我们凭着年轻时的惊人记忆和快捷反应,只两遍就记下了总谱,一下乐器听来大致不差。记得第二次记谱是在深夜11点后,大家都已经酣然入睡,半导体里那个熟悉的前奏一起,大家便惊乍翻起,来不及穿衣服,裹着棉被奔围拢来,掏笔取谱揉眼,乱作一团。事后,有几处争议不休,面红耳赤一番,便根据音符的走向想当然。
  排练时间很短,大约两个星期,便仓促上阵。汇演舞台设在区公所的供销社前,用楠竹绑搭成一个台子。那天北风呼啸,雪花纷飞。七个公社的宣传队陆续赶到,他们听说我们搞交响乐,都大吃一惊,而后耸肩不屑一顾:就你们那几个人,七八条"枪"?他们大都是高中生,看我们初中生都居高临下鄙夷不屑。
  那天,附近公社的乡亲们吃过晚饭便早早地赶到区上,很快坝子就挤得水泄不通。汇演在这文化贫瘠的地方史无前例,当地的乡亲们还从来没见过小提琴、手风琴如此堂皇庞大的乐器。
  舞台后面,七个宣传队乱成一团。大家拥挤在一起,校音化妆等着出场。楠竹搭成的舞台摇摇晃晃,高悬的煤油灯将摇曳的人影投在幕布上的雪地里。每个宣传队都想着用自己的调腔表演形象压倒对方,许多妆化得青一块红一块,"牛头马面"似的,然后乱纷纷你唱罢我登台。每支宣传队都有几分怯场几分紧张,或弄错几个音符台词,或上台的撞着退下的,有个公社的李玉和在一本正经的鸠山面前竟"卟哧"一笑。
  我们的交响乐由于没有比较而潇洒超脱。伴奏郭建光的一表人才唱腔高亢,伴奏伴唱激情洋溢浑然一体。我们感觉不错,只是在入睡前这种良好的感觉才遭到狠狠一击。
  那晚,七个公社的宣传队都住在区公所,女生住区委大院的平屋,男生统统上阁楼,在地板上铺一层谷草便是床。正当我们蜷成一团议论着其它公社的演出的时候,旁边冯坪公社的宣传队的半导体收音机响了,在一阵"兹拉拉"的选台噪音后,交响乐《沙家浜》轰然而出。我们曾经天天期待的曲子,偏偏在我们演出后再现。听着这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我们无地自容。我不知道冯坪公社是因为我们的演出而认识了它还是用它对我们的不伦不类狂妄无知进行嘲讽。不过,我们的心态很快就平衡了。用中央乐团的演奏与我们十几个知青的演出作比较本身就不公平。我们只有那个条件和水平,而且我们只听了两遍。除了乐器音响配器技巧这些我们力所不及之外,我们的主旋律基本无误。我们可以这样说,我们的演出像那个样子。
  我记得冯坪宣传队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交响乐还没奏完就"兹拉拉"调到了另一个台的节目。而后撇开汇演聊贝多芬、基辛格。其实,那时大家都少年意气颇张狂。
  汇演后,我们宣传队便在公社和各大队间巡回演出。我们自己编了一些独唱独舞独奏的小节目,居然也能红红火火地弄上一两个小时。那年春节,宣传队的人都没回城探亲,辗转在川鄂交界的深山老林里,踏着没膝的雪层,把灿烂的音符和歌声撒向那片土地的每个角落。
  一晃,这些事已过去三十多年,我常常想,即使再一次踏上那片土地,沿着宣传队的足迹跋涉那片曾经走过的地方,也永远找不回当年那份欢乐与澄明。
  我永远思恋那些日子,思恋我们的交响乐。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