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毛主席点名邀我参加国庆大典
毛主席点名邀我参加国庆大典
发布时间:2010-5-19 11:46:25    阅读次数:3252

.

华 山 周祥新

1951年,原湖南省株洲市政协副主席罗吉林老人应毛泽东主席之邀登上天安门城楼,与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一同观看了国庆大典……


喜从天降!毛主席给我发来邀请函

    “你们年轻人没看见过天安门国庆大典时的场面,也想像不出我当时骤然听到毛主席邀请我去参加国庆大典时的感受……”得知我们要拜访他,79岁的罗吉林老人早早等在家门外。提起那年国庆大典时的情形,罗老至今仍激动不已。他58年前毛主席给他的邀请函、合影照等等一一摆在桌上,这些发黄发脆的证书纸张,为我们打开了珍藏大半个世纪的记忆……

1951年9月18日,刚调到湖南省浏阳县委组织部工作的我突然接到消息,说湘潭地委(当时浏阳县归属湘潭地区管辖)组织部长谢介梅专程前来找我。

至今,我还忘不了谢部长将那封请柬交给我时的激动神情——原来这竟是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给我的一封大红请柬,信里邀请我前往首都参加国庆大典。瞅着请柬落款处毛泽东三个大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做梦也没有想到日理万机的主席竟然还记得我这个烈士的后代?

1951年是共和国建国两周年,中央政府没有忘记老区人民为革命做的贡献,决定邀请部分全国老革命根据地的代表参加国庆大典,湖南是老革命根据地,此次共分配有6个进京观礼的名额,皆为湖南老区烈士的亲人,都是经省组织部们认真核实推荐的。

我家在浏阳醇口镇,父亲是湖南省“平江惨案”中牺牲的八路军少校副官罗梓铭(1907-1939)烈士。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第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突然派兵包围新四军平江嘉义通讯处,惨无人道地枪杀和活埋了坚持抗战的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涂正坤和时任中共湘鄂赣特委书记的我的父亲罗梓铭以及曾金声、吴渊、赵绿吟、吴贺泉等6同志,一手制造了震惊全国的“平江惨案”。当时,9岁的我因为恰好跟母亲去送一封信才侥幸逃脱屠杀。

我们湖南代表团由时任省纪委书记罗其南带队,他是父亲在新四军平江嘉义通讯处的老战友。我们于1951年9月27日首先赶赴武汉与其他省份的观礼代表汇合,组成了南方苏区赴京总代表团,然后由总团团长邓子恢率队于9月29日抵京。

次日下午5点钟,我们接受毛主席宴请,在邓子恢等中央领导带领下来到怀仁堂。遵照主席吩咐,我们浏阳、平江及井冈山的代表们被推入首座。6时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陈云、谢觉哉等中共领袖准时到场。宴会首先由周总理简短致辞,总理说:“你们大都是战斗英雄和老革命根据地烈士的后代,今天,毛主席特意把你们请到北京,举办这场盛大的宴会招待你们。现在请毛主席给大家讲话。”

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毛主席端着一杯酒站到了主席台上,他动情地说:“中央把老革命根据地烈士的后代与战斗英雄代表请来欢聚一堂,是为了感谢老区人民对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贡献,由于有了老革命根据地人民的支持,我们才打败了蒋家王朝……我们还要继续发扬革命优良传统,为建设繁荣富强的新中国而努力!为了感谢你们的到来,我提议大家举杯,为你们的健康,为了新中国,干杯!”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挨桌向我们敬酒。


随毛主席登上天安门城楼

次日早上7点钟,佩戴印有金色国徽代表证的我们便走上天安门城楼就座,我们南北方革命老根据地代表与志愿军战斗英雄代表和少数民族代表及华侨代表都就座在贵宾台上,我坐在右台237号。

    这天,庄严雄伟的天安门广场上聚集了40多万首都群众,他们举着红旗挥舞,使广场形成一片红色的海洋,远远望去,像红海奔腾。

当毛泽东主席在上午9时50分登临检阅台时,全场掌声经久不息。 

记得本次阅兵中还首次出现了民兵大队,成员来自汉族和多个少数民族,他们穿著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手里拿着新式的作战武器,全场掌声雷动。

当马达轰鸣的装甲战车方队以严整的队形通过天安门时,恰与空中战鹰编队同步,场面显得恢宏壮观,大气磅礴。那场面让激动不已的我们不由得忆起毛主席曾在延安窑洞里说过的话:“我们现在还没有一辆坦克,也没有大炮,但是有一批懂技术的干部了。有人,就一定能把特种兵建立起来,坦克和大炮敌人会给我们送来的。”现在,正如毛主席所预言的,依靠从敌人手中夺来的一辆辆坦克和装甲车,我军也有了自己的装甲兵。

那天在装甲车方队的检阅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一辆装甲车驶到天安门西侧西华门牌楼时,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熄火趴在路上,多亏后面那辆战车的驾驶员急中生智,开上前去把它顶到了西长安街上。远远的,我看到城楼上的毛主席望着那辆战车微笑了一下。

后来,在参加怀仁堂的联欢活动时我结识了田申大哥。田申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词作者田汉之子,长沙人,也是我们湖南老乡,时任华北军区某战车团团长。从他的笑谈里,我们才知道了原来在开国大典上,他率领的战车团队也曾遇到过战车熄火的事情。

据田申大哥介绍说,当时他所带的战车团是遵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指示与东北军区战车团一起参加国庆阅兵的。可由于他们当时的战车大都是从淮海和平津两大战役中缴获的,是来自于十几个国家的破旧装备,其中日本97式坦克占多数,美国M3式坦克在其次,许多装甲车实际上是带装甲的汽车。为了迎接国庆阅兵,他们团调集了数十辆坦克夜以继日地拼凑修复,并挑选了最优秀的驾驶员参加了在北京公主坟举办的短期集训。集训前聂司令员再三郑重地叮嘱他:“车辆绝对不能熄火!”要求虽简单但难度很大,因为受阅战车的电台大部分是坏的,只能踩着驾驶员的肩膀指挥战车。

通过苦练,驾驶员们之间形成了默契,熟练掌握了装备。但要保证受阅时绝对万无一失,田申心中还是没有底。随着10月1日临近,他们将受阅坦克和装甲车喷上了伪装漆以及军徽和编号,又利用两个夜晚到天安门现场预演。9月30日那晚,他和团政委贾林野又对战车逐一进行了认真检查,并对官兵再三叮嘱,到下半夜时战车就编队行驶到东单集结,等待天亮后的阅兵式。

然而由于这些受阅的战车装备毕竟是破旧的“万国杂牌”,结果在检阅途中还是险些出了笑话,田申说当时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可没想到事后毛主席接见他们部队时,除了感谢他们的辛劳外,对这个小插曲却只字未提,这让他至今都十分感动。

听了田申大哥的释义,我们才明白了我国的装甲部队从无到有发展壮大的艰辛啦!

阅兵式结束后,庆祝游行开始。领先的是少年儿童队18000人的队伍。他们欢呼着"毛主席万岁"走过检阅台前。两个小队员跑上检阅台,把一束鲜花献给毛主席。

当最后被检阅的文艺大军过去之后, 群众发现了自己的领袖还在他们中间,他们立刻就要求打破原来向东西分走的路线,而要一直朝北过白玉桥向天安门城楼走来。他们挤在桥上,拼命喊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从楼上回答他们,楼上楼下一呼一应,主席温厚而慈祥的手在空中摇动不停。工作人员担心主席太累,放了张椅子在他背后,但主席不肯坐下去——这时候,领袖和人民完全融合在一起,我看到许多人都哭了。

                  在毛主席家里做客

当晚,回到宾馆的我和吴桂初兴奋地睡不着觉,吴桂初说:“像我这样一个穷孩子,做梦也没想到会来北京参加这么隆重气派的大会啊!” 10月12日,毛远新母亲姚秀霞(毛泽民妻子)突然来请我们:原来毛主席要请我们6个湖南老乡到他家做客。

听到这个喜讯,我们喜得一夜睡不着。第二天,当我们走近毛主席的住处时却很意外?因为主席住的只是北京那种很普通的旧式四合院,这和我们猜想的可以说有天壤之别。走进屋里一打量,只见屋子里一桌一椅一床一排沙发也很普通,要说不一样,那就是靠墙放的许多柜子里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图书,就连床上靠墙的一边也尽是书籍。我想:怪不得毛主席知识那样渊博,原来他老人家读了那么多书啊!正想着,忽听有人说:“毛主席来了!”我抬头一瞧,只见毛主席红光满面,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周总理邓子恢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见我们到来主席很高兴,他操着浓厚的湘潭口音与我们打招呼。当他来到我面前时,邓子恢特地向主席介绍说:“主席,他就是罗梓铭烈士的儿子。”主席闻讯后抢上前一步,温热的大手紧紧攥住了我的手,爱怜的对我说:“你很有志向啊?从小就会为革命送信啦!”一句话说得我心里暖暖的。主席又亲切地说:“你要继承父志,将来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我只顾着点头,却将昨晚想好要说的话全忘了。

接着主席又与其它代表握手并向每位代表敬了一支烟,然后就用乡音与我们聊了起来。蔼蔼烟雾中,主席轻叹了一声,说他离开故乡已经24年了,却始终没有机会回去过。他笑着托我替他问候韶山冲(其时韶山浏阳都归属湘潭管辖)的父老乡亲……我连连点头,却忍不住指着主席宽大床上堆满的书籍问:“主席您躺在床上还看书?”主席哈哈大笑起来,“人活在世上一生都要学习啊!不能躺着看,坐在床上看该可以吧?”  说话间刘松林也赶来了,主席随即吩咐开饭。

饭厅里面已摆好了一张大桌子,一连上了三道菜,分别是红萝卜丝、炒粉条和虎皮豆腐,每个菜都是辣辣的,随后又上了一道梅干菜蒸腊肉,竟然都是地道的湘菜?主席兴高采烈地连连给我们让菜,说你们要尽兴吃啊。主食是大米饭,听邵华说是专门为我们煮的,而主席平常的主食只是烙饼和小米粥。看着这些简易的饭菜,大伙鼻子都有点酸,毛主席请客还这样简朴,他老人家平时生活的节俭可想而知。

饭后,刘松林和邵华忙着为毛主席、周总理和我们合影。细心的主席还特意给我们每人送了一份礼物:一套崭新的衣帽鞋袜和10万元钱(东北币)。周总理深情的对我们说:“主席说了,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的党是不会忘记老区人民的……”临走时,望着主席,我一步也不想迈,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回到宾馆后,我们依旧兴奋不已,隔壁一些代表们也闻讯涌了进来,围绕着毛主席,大伙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一位来自贵州赤水姓杨的代表说,当年红军四渡赤水时救济了多少穷人啊?现在贵州的农民一谈起毛主席就竖起大拇指。杨代表说他有位亲戚病重期间未吃一粒米,但去年12月26日那天他却坚决要求吃面,看他吃的非常艰难护士都劝他别吃了,他却费力地说:“今天是毛主席生日,我要为他吃长寿面啊!”在场的医护人员全都哭了!

而来自西藏那曲班戈的代表哈桑则说,每当我们藏族同胞看见“毛主席的队伍”时,都是热泪盈眶的,纷纷拿出食物塞给战士们且坚决不肯收钱。今年春天,那曲有位藏袍画师绘制了一副画——画面是一位牧民向立于草原雪山之上的毛泽东像叩拜。哈桑说在西藏农牧民家里大都供奉着“毛主席”——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汉人能让藏族人这样像神一样供奉着的……

     10月28日从北京回到浏阳后后,我于1955年调入株洲市委组织部工作,1986年又调入株洲市政协任副主席直至1993年离休。

从1951年国庆大典至今,倏忽58个岁月过去了——弹指一挥间!梦萦牵挂的毛主席早已离开我们了……而当年我省赴京观礼的6人中,除了我与浏阳的吴桂初尚在,其余四人均已作古……抚今追昔,有着60年党龄的我与老吴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期待能在今年国庆时再去北京参加共和国的60盛典……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