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那年,我们是怎么赖掉右派帽子的
那年,我们是怎么赖掉右派帽子的
发布时间:2010-5-19 11:47:22    阅读次数:2994

                

 永化

我岳父鲁显哲,1910年出生于鄂豫交界处的一个宗教家庭,自幼在教会学校读书,医科学校毕业,开办诊所。后染上鸦片瘾,与其父交恶,遂登报断绝父子关系。岳父后到国民党部队当了个军医官。解放后,由于家庭背景复杂,个人历史复杂,历次政治运动,他都要被当作斗争的活靶子拿出来折腾、折腾。于是,就成了身经百战,久经考验的运动油子了。他曾经给我讲了他自己在1957年“整风反右”一个故事,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1957年春,毛主席在中宣部召开的会议上,发出欢迎各界人士向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的号召。于是,各级党组织都积极开展了向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的活动。

  我那时在湖北省光化县(今老河口市)下面的一个基层卫生院工作。那时的卫生院才十来个人,加上下面的卫生所,也不过二、三十人。卫生院党支部书记付振魁在各种会上,都要讲: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一个人是这样,一个政党也是这样的。因此,号召大家积极行动起来,向党提意见。于是,一些积极要求进步的青年根据付书记的讲话精神,在院里民主墙上贴上大字报,提了一些琐碎而具体的意见。

  我有自知之明,他们提他们的意见,我照常坐诊看我的病。不久,学校也发动起来了,人们提出的意见越提越多,越提越尖锐;基层组织的官员们,已经明显感觉到风大浪急,有点儿把不住舵了。到了这年的秋天,风向突然变了,听说北京已经在抓大右派了。可是,我们这里大家却一直蒙在鼓里。卫生院一开始是开门整风,就是整风的大门敞开着,谁都可以自由提意见;到了秋后,搞起关门整风,就是有重点的安排人用关门开会的形式,让重点开会的人提意见。

  原来是谁有意见谁提,我都躲开了。后来安排重点人里,我被列为头号重点人物。我一打量,所谓的重点人物,除了我,就是中医老杨先儿和中药药把子老徐。都是五、六十的老头了;还有就是两个年轻人,他们是作为积极分子安排来教育启发我们的。我一看这阵式,就觉得大事不妙。但也没有什么躲灾善策,就是剩下装聋作哑了。

  付书记主持我们开会,照例大讲了一通欢迎向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的大道理。他主持完了,我们三个“重点人物”里,我双目微闭,似老僧打禅般闭目养神。老杨先儿以右手扶耳,好像是在认真听的样子。此时此刻,老徐不知道是真瞌睡还是假瞌睡,呼噜打得山响,涎水扯得二尺长。付书记看我们几个这副样子,轻轻地摇摇头。他点名了,“老杨先儿,你有什么意见啊?”老杨先儿扶耳朝书记身边挪挪,“你说的龙泉玉剑啊?我舞不动了,给孙娃子玩了。”“不是玉剑,是问你对党有没有什么意见?”“付书记,你咋知道我孙娃子不喜欢龙泉玉剑,喜欢太极推挡啊?孙娃子说,剑是老头玩的,没有意思。要跟我学太极推挡啊!”付书记一看他聋三拐四的,就点老徐了,“醒醒神儿,老徐,你对党有什么意见啊?”老徐揉揉眼睛,一蹦三丈高,“谁对党有意见?到底是哪一个?我倒想和他理论、理论哩!”付书记问,“现在不说别人,老徐,你对党有什么意见没有?”“老徐说,我对党没有意见,可是,对你这个党支书有点意见。”付书记一听,两眼放光,他示意两个年轻赶紧准备好记录,“好啊!对我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啊!”“付同志,你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给你提过多次老是不听。你看你眼睛都肿成毛桃了,上火了。要注意休息,注意自己的身体呀!一会儿去药房,我给你抓副煎药。听到没?”付书记哭笑不得,示意记录的不要记,嘴里连连说,“听到了,我会一散,就去你那儿拿药。”他用眼角瞭了我一眼说,“有些人不是平时意见不少吗?咋真叫提意见时不言语了呢?”我故意装作没有听见,还是闭目养神。付书记又开始点将了“鲁先儿,听说你意见不——”他的“少”字没有出口,我昨天吃了好多炒蚕豆下面起急,从下面传出的怪腔怪调的“不”字声震屋宇。两个年轻人掩口窃笑。付书记在鼻子面前扇扇,“看来,意见是不少哩。鲁先儿,那你就提提吧!”他话音儿刚落,我下面发出机关枪般的一连串的怪音。我赶紧捂着肚子说,“付书记,我正在闹肚哩!我去方便会儿。”我去方便的当儿,付书记就安排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做诱导式的发言。发言的年轻人姓何,他家三代贫农,所谓的“根正苗红”,他是作为培养对象参加组织上安排的反右斗争的;那天他的任务主要是去记录我们的右派言论的,如果有必要,就需要他们诱导式的发言。那天会议情况不是预期的,就让小何做“药引子”。小何才从学校毕业不久,对社会上的情况一无所知,拿什么向党提意见啊?就拿卫生院民主墙里大字报的内容什么粮食定量不够吃,布票不够用、物质匮乏等等,作了发言。民主墙的意见大家早就看见了,他说他的,老徐的呼噜又打起来了,老杨先儿还是右手扶耳吃力的听着。付书记启发小何说,“民主墙大字报的内容,大家都知道,能不能提点新鲜的内容啊?”小何突然想起了他大嫂说的一个情况,就是:粮食定量低,他家不够吃,大嫂才生孩子,营养缺乏没有奶,娃被活活饿死。因为事是真的,又发生在他们亲身上,真情自然流露,说着说着涕泪俱下。小何发的什么言我没有听到,我从厕所转回来,就看见他捶胸顿足,涕泪俱下的样子,付书记一脸铁青,还没等我落坐就匆匆宣布散会。

  不久,反右斗争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本来想打右派的人一个也没有打上,倒是作为积极分子培养的小何被打成了右派,其罪状是替右派分子提供向党进攻的“炮弹”。后来,我们老哥儿仨私下说:我们耍一下滑头,把人家小何害惨了啊,他是跟我们抢了个右派帽子戴头上哩!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