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我在北大图书馆遭遇尴尬
我在北大图书馆遭遇尴尬
发布时间:2010-5-19 11:49:19    阅读次数:2749


                            柳哲
  
  我在北大游学13年,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意的心酸,可谓酸甜苦辣,皆有体验。我初到北大时,就曾在北大图书馆遭遇过尴尬,至今回首往事,仍感慨系之。
  1996年3月14日,我从浙江金华的农村来到北大中文系自费进修。初到北大的头几天,一切都很顺利,我仿佛闯进了精神的伊甸园,一切乐融融的。
  到了1996年3月21日,我拿着北大单科进修证去北大图书馆办理借书证时,却遭遇到了尴尬。北大图书馆规定旁听生不给予办理借书证,这仿佛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凉透了我的整个身心。
  我耐下心来,想以求知的热情去温暖那工作人员的冷漠和图书馆铁板钉钉的规定。我向工作人员介绍了我过去的特殊经历,希望他们能够给予特殊的照顾。可工作人员很是冷漠,不耐烦地说旁听生都来图书馆看书,北大图书馆早就被挤破了。
  我无奈地走出图书馆,泪水溢满了我的眼眶。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时我确实有说不出的委屈。这是我来北京一个多星期后的第一次流泪。我来北大读书,如果图书馆都进不了,这还算得上是在学习吗?求知是平等的,但在这里我就遇到了不平等。
  记得在20年代初蔡元培主校时,当时北大教授马叙伦就曾对蔡校长说:“人称咱北大有‘五公开’,一是课堂公开,不管有没有学籍,都随便听课。有时旁听生来早了先抢到座位,迟来的正式生反而只好站后边。二是图书馆公开,可以随便进出。三是浴室公开,莲蓬头反正一天到晚开着,什么人都只管去洗。四是运动场地公开,操场上外校学生有时比本校的还多。五是食堂公开,我们的学生食堂都是包出去的小饭馆,里外用膳价格一个样。至于三种学生么,一是正式生,另一种就是旁听生,还有的是最近才发现的偷听生。未办任何手续,却大摇大摆地来校听课,他们多数就租房住在这‘拉丁区’里。据陈汉章老先生说,有一次他开了一门新课,平时总有十几位学生。可一到考试那天,台下只剩一人,一查,哈!原来那些全是偷听生。”蔡校长听后非常赞许。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我多少还有一个旁听证和中文系的介绍信,反而进不了图书馆,我不免眷恋起提倡“平民教育”的蔡元培校长来了。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沿着未名湖畔又走了一圈。想起当初自己的幼稚,上高中时,我是文科班的班长,在《少年文艺》、《中国青年报》上开始发表文字。但长期在那填鸭式的教学环境中,课程索然无味,还老是排名次,为了应付考试,不得不死记硬背,竟然对当时的学校应试教育产生了反感,因此还消极抵抗,有一次还差点逃学去了异地他乡。
  我讨厌中学教育,我也讨厌上大学。高考落榜了,我并不难过,仿佛挣脱了禁锢了很久的重重枷锁,我终于回到了自由的天地。我要在实践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后来有多次保送或自费上大学的机会,我也一一放弃了。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幼稚,我一个稚气未脱的高中生能抵抗得起那约定俗成的高考制度吗?简直是鸡蛋碰石头了。
  在社会上滚打摸爬几年后,我终于明白了这个社会没有学历是多么的艰难,高等教育对于一个有志于学术和文化的年轻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这次来北大我已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弥补自己缺乏的高等教育,虽然不一定是为了文凭。过了几天,中文系给我开了介绍信,办证人员仍非常无礼地拒绝办理借书证。
  冬天未名湖的冰,坚硬如磐石。现在已开始融化,但我毕竟又看到了冰,我的心情反而好多了。久违的冰啊,南国天气变暖了,已很难看到雪。一阵风吹来,已有了一些暖意,哦,春天来了,这里不久以后就会碧波荡漾,桃红柳绿。我对未来又充满了无限憧憬和向往。
  之后,我就忙于听课和参加北大学生的社团活动,收获也颇多。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我打电话给我的家乡前辈、原北大历史系教授、北大联合大学党委书记楼开炤先生,他对我很理解,很快给北大图书馆的林被甸馆长打了招呼。我去图书馆找林馆长,他非常热情接见了我,并安排一位副馆长带我去外借办证处办理,才知道图书馆只要有北大教职工担保,便可以办理临时借书证。我顺利找了担保人,交了400元押金,一年的借阅费100元,顺利办理了借书证。
  我终于领到了梦寐以求的借书证,我喜出望外。虽然押金、借阅费比本科生高出了好几倍,但只要我拥有了与北大师生同等的求知权利,我便心满意足了。
  从此,我就闯进了“北大三宝”之一的北大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文史哲等方面的书籍,为我今后从事曹聚仁和家谱等领域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听说现在的北大图书馆的服务已日益完善,不论是旁听生或社会人士,只要有身份证、工作证、学生证或介绍信,便可办理临时阅览证了,交2元钱便可进图书馆整天博览群书了。
  (作者系学者,北京香山文化部落发起人,现为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理事、副秘书长)
  
  北京市海淀区香山北正黄旗17号香山文化部落柳哲,邮编:100093
QQ:130518188,13051818154电子邮件:caojuren@vip.sina.com,http://xungen.blogchina.com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