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讲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讲堂 → 明朝的座主
明朝的座主
发布时间:2012-6-18 14:15:48    阅读次数:3820

                  
                       

    明代的座主,是一个颇有份量的名词。

   封建时代的科举制度,为读书人的晋升提供了一条合法的途径。今人往往按现代的观点,对科举制度大加挞伐,窃以为是不尊重历史的表现。中国的政治,从势豪大户的博弈转而有了一点的特点,实得益于科举。像王安石、张居正这样的救时良相,皆出身平民,若没有科举,他们就找不到由江湖而入庙堂的途径。我曾在《让历史复活》这篇文章中谈及,研究中国政治,首先要研究皇帝与宰相这两个系列。皇帝的产生只有两途,一是改朝换代,用暴力攫取,是为开国皇帝;二是世袭。宰相的产生也是两途,新朝的开国宰相,都是辅佐新皇下打下江山的读书人。其后的宰相,基本上都是科举制度的产物。历史上,有文盲皇帝,但绝没有文盲宰相。盖因宰相的出身都是读书人。

  今天的读书人出路很多,既可到政府部门当公务员,又可当企业的CEO,最不济者,当一个自由撰稿人,日子也过得下去。古时则不同,读书做官是士人惟一的出路。所以,科举是每个读书人必须经过的道路。

  明代沿用唐宋两朝的科举制度,读书人参加县、省、全国三级考试。县试合格者为秀才;省为乡试,考中者为举人;国为会试,考中者为进士。进士的甲科,即为状元、榜眼、探花三人,由皇帝主持的殿试产生。每逢乡试与会试,主考官都由礼部任命。特别是会试,主考官往往由皇帝亲自挑选并任命。参加乡试与会试的读书人,若考中举人或进士,则要拜本科的主考官为座主。而座主则称这些弟子为门生。

  明代以孝治天下,每家都有一个牌位,上书天地君亲师五字。文革以前,偏僻的小城镇还保留这种类似神龛的牌位。我小时候,每逢年节,长辈便领着我到这牌位下磕头。这五个字,天与地放在前头,乃是敬畏神灵的表现。跟着后面的是君王、父母、老师三位。都是每个人必须终生无限忠于的权威。

  座主的称呼源于老师,但比老师更受人尊重。因为座主兼有老师和仕途领路人的双重身分。明代的座主,一般都是皇上的股肱大臣。如解缙、方孝儒、杨士奇、杨廷和、夏言、严嵩、徐阶、高拱等内阁大臣,都曾担任过会试的主考官。他们一旦掌握大权,便会提携重用自己的门生。

  所以说,门生对座主,无不奉事惟谨。这里头除了师生之间的道义,也含蕴了一些功利的因素。因为在封建专制的时代,朋党政治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所谓朋党政治,就是执政者多用私人。乡党、同年(即同科进士,类似于今天的同学)、亲戚、门生、故旧等等,都属于私人的范围。古人荐贤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的原则,只是一种理想。在实际的操作中,不避仇的很少,不避亲的倒是比比皆是。因为这层原因,就不难理解座主在门生心目中的地位,是何其的的显赫和重要了。

  座主和门生的关系,说穿了,就是树和猢狲的关系。树大猢狲多,树倒猢狲散,这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座主对门生,是提携和保护;门生对座主,是依附和顺从。

  若要从历史中寻找座主与门生之间的亲密无间的典型,那就太多太多。若要找两者之间生出闲隙甚至仇恨来,就不那么容易了。就我所知,整个明代,门生弹劾或讽刺座主的,只发生过两例:一是武宗朝首辅李西涯;二是万历朝的首辅张居正。

  先说李西涯。

  武宗皇帝初承大统,信任阉党,臭名昭著的刘瑾得以成势。国事迅速颓败,内阁首辅刘健秉持正义,与刘瑾之流斗争不懈,眼见圣意不可挽回,便率领内阁辅臣集体辞职。在刘瑾的主持下,辅臣大都斥逐,但留下了李西涯一人。李西涯腆颜受命,每日周旋于刘瑾、张永之间,曲意逢迎,几无臣节可言。当时的士林,虽然对他腹诽甚多,但慑于他的权势,很少有人敢于指责。李西涯有一位门生,叫罗玘,时任监察御史。他看不惯座主的品行,于是修书一封,投到李西涯门下。这封信不长,兹全录如下:   
  生违教下,屡更变故,虽常贡书,然不敢频频者,恐彼此无益也。今则天下皆知,忠赤竭矣,大事亦无所措手矣。易曰不俟终日,此言非与?彼朝夕献媚以为常,皆为其自身谋也。不知座主身集百垢,百岁之后,史册书之,万世传之,我等门生岂能救之乎?白首老生,受恩居多,致有今日,然病亦垂死,此而不言,谁复言之?伏望座主痛割旧志,勇纳门生之议。不然,请先削生门墙之籍,然后公言于众,大加诛伐,以彰门生叛师之罪,生亦甘心也。生蓄诚积愤已多日矣,临械不觉狂悖干冒之至。   

   这封信虽然多有愤激之语,但罗玘仍不忘师生之谊。只是把信送到李西涯手上,并未公之于众。据说李西涯看了信之后,默默地流泪,不置一语,想是他有很多的难言之隐。

  此后,刘瑾伏诛,王振等另一批小人又粉墨登场。李西涯仍琉璃球儿似的周旋其中。罗玘的规讽,显然没有起到作用。但罗玘终究没有撕破脸,与座主闹翻。

  李西涯主持内阁近二十年,尽管昏昏老矣,仍不肯离去。一日,又有人朝他的门缝儿里塞了一首诗:

  清高名位斗南齐,伴书中书日已西。
  回首湘江春水绿,子规啼罢鹧鸪啼。

   诗的意思很明显,要李西涯不要再当伴食中书了,赶紧回他的湖南老家去。这首诗是不是罗玘写的,已不得而知。

  不过,信也罢,诗也罢,罗玘对座主的态度,是激烈而非极端。过后六十年,刘台弹劾座主张居正,就没有罗玘那么温文尔雅了。

  刘台是隆庆五年的进士,那一年的主考官是张居正,名符其实的座主。

  张居正于隆庆六年(1572年)六月当上内阁首辅,提拔了一大批青年才俊。刘台幸运地被张居正选中,由刑部主事升任监察御史巡按辽东。这对于一个入仕才两年的人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晋升。此时的刘台,对张居正这个座主可谓感激涕零。但是,到了隆庆三年,两人的关系发生了逆转。

   那一年秋天,辽东总兵李成梁对蒙古作战取得胜利。刘台抢先向朝廷奏捷。按规矩,奏捷的事应由巡抚和总兵联合上疏,巡按没有奏捷的权利。刘台出于私心上奏,有邀功之嫌。他的奏章送达京城后,张居正看了很生气,便去信将他训斥了一顿。

   斯时万历新政刚刚展开,张居正推行考成法,对官员的管理甚严。刘台坐误奏捷,虽非原则性的问题,但在这种大前题下,张居正将他当作典型申斥,其意图是让士林看到他的整饬吏治的决心。

   收到张居正的申斥信后,刘台感到没有面子,大概年轻气盛,不思后路,竟轻率地作出了反抗的决定。隆庆四年的正月,刘台写了一道弹劾张居正的奏章呈给万历皇帝。

  这篇弹章一开头就气势汹汹:
  

  高皇帝鉴前代之失,不设宰相, 事归部院,势不相慑,而职亦称。文皇帝始置内阁,参予机务,其时官阶未峻,无专肆之荫。二百年来即有专作威福者,尚惴惴然避宰相之名,而不敢居,以祖宗之法在也。今大学士张居正偃然以宰相自处,自高拱被逐,自擅威福已三四年矣……   

  接着,刘台列出了张居正擅作威福的五条罪状:(1)两面三刀驱逐高拱;(2)违背生不称公,无不封王的祖制,给成国公朱希忠赠以王爵;(3)降黜与己政见不合的言官;(4)任用张四维、张澣等私人;(5)接受边鄙武臣的贿赂。

  张居正自担任首辅以来,得到了李太后与万历皇帝母子二人的绝对信任,各方面的改革亦进展顺利,他在朝野之间的威望,也远胜过了前面的夏言、严嵩、徐阶、李春芳、高拱一连五位首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时候,刘台的奏疏到京,在朝廷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作为当事人的张居正,更是震怒异常。

   前面讲过,明朝门生与座主闹别扭,见诸文字的,刘台之前,只有一个罗屺。但罗屺只是规劝李西涯,尚没有将矛盾公开化。刘台这次却是公开弹劾座主,这是大明开国以来的首例。因此张居正受到很大的打击,他当即向皇上写了辞呈,说了我朝开国以来,未有门生弹劾座主,臣深感羞耻,唯有去职以表明心迹这样的话。万历皇帝当然不会让张居正辞官,而是下旨着锦衣卫将刘台押解进京,榜掠之后,逐回老家江西安福,削职为民。

  但因刘台这件事做得太绝,张居正虽然表面上劝皇上不要给刘台太过严厉的惩罚,但心中却对这个忤逆的门生恨之入骨。底下人看出张居正的真实心境,于是又编织罪名,再将刘台流徙充军到偏远的贵州都匀卫。万历十年,当张居正病死在任上的当天,这个刘台也在流徙地病死。这一对终生都不肯原谅的门生与座主,在同一天死亡,或许也是天意。 (文/熊召政)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