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争吃油渣子的年代
争吃油渣子的年代
发布时间:2012/6/16 21:36:28    阅读次数:3209

 

 

/欧阳升

 

光阴荏冉,岁月如梭,不知不觉我已步过不惑之年。虽然工作顺心,衣食无忧,家庭幸福,但在我心头总是萦绕着一种挥之不去、抹之不尽的忆昔怀旧之情,尤其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和老兄争吃油渣子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在那个强调“根红苗正”的火红年代,我有幸出生在“大跃进”之后湘西南一个老区县乡村。当时乡镇称公社,行政村叫大队,大队中分小队,农业社采取以小队为组织的联产承包责任制。由于处在计划经济时期,紧俏商品都是凭票供应,最常见的有布票、肉票和糖票。我父亲是队上老会计,每逢晚上发票,小队长满院子吹口哨通知各家各户。小孩子常常跟着大人去看热闹,心里更是乐滋滋的,象过节一样,因为大人领回票就可以为我们买新布缝衣裳,称猪肉改善伙食,拿白砂雪糖泡水喝。领票购物的事一直持续了好几年。

那个年代,物质文化生活清苦而单调。我清楚地记得,每年分到各户的粮食并不多,加之经常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乡亲们不能也不敢搞庭院经济来弥补口粮不足。有一年小队长为让大家能多分一点稻谷,有意瞒报了一点产量,结果在大队和公社两级会议上都挨了批。那年头大多每天只兴两顿饭,其中早餐是白米饭,不掺杂粮,也算正餐,只是要等到社员收早工回家,至少要过上午九点才有饭吃。我家兄妹四个算多,每顿早饭都是计划定量,每人大约二两米样子。开饭时父亲惟恐小孩争先恐后,搅乱饭局,就本着“强者不能多占,弱者不可全无”的思想,不分老小,干脆按份数把饭均匀地盛好,摆在餐桌上,由各人去端。我好强贪多,总是抢先一步去挑选那一碗自认为饭盛得最多的,父亲和母亲往往要等到我们端完退阵之后。很显然,无论是辛勤劳作的大人,还是正在长个子的小孩,一人二两米饭确实是不够饱肚的。午饭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富有“特色”,将红薯切成小四方块混在米中一起烧煮,叫“红薯饭”。这一顿母亲不惜多煮,常常是满满一大锅,父亲也用不着再分饭。照实说,一家人都可以吃饱,但我例外。由于红薯饭搭配比例是薯多米少,所以色黄味甜,从小调皮挑食的我实在难以咽下,我宁愿少吃挨饿,也要把薯块从米饭中挑出来,这样剩下的纯米饭自然就不多了,怎么能吃饱呢?有几次我埋怨红薯饭难吃,竞然任着性子把薯块抛在地上,结果被父亲发现,遭到他的严厉训斥,还挨了好几个耳光。因口粮不够,晚上很少有东西吃,我中餐没能吃饱,常常饿得肚子呱呱地响,为打发时光,忘掉饥饿,我们只好围着小煤油灯,听大人讲故事,或者邀约同伴外出玩“打仗”,有时也偶尔去邻队远村观看按月巡映的露天电影。

在我的记忆中,除了过年能够多吃一点肉,平时吃菜以坛子酸菜和绿叶子蔬菜为主,最多的是酸萝卜、酸瓜藤和南瓜、白菜之类。因酸菜吃得过多,炒菜油量又偏少,我常常感觉牙齿发酸,肚肠枯慌。那个时候一个月吃一次肉都很困难,更谈不上有鸡鸭鱼了,吃肉就叫“打牙祭”,意思是吃荤菜解嘴馋。家里好不容易凭票买回一斤多一点猪肉,在出锅时,父亲依然按惯例,象分饭一样均匀分好,让我们在伙食上都能有一点点改善。为防止青黄不接和炒菜断油,父亲就利用农闲外出为别人修房子,靠挣一点务工费买肥肉煎油炒菜。因素多荤少,营养跟不上,我不得不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搜寻每一次进补油荤的机会。起初我曾指望家里勤过节或多来客,以求改善伙食,但在那年月,这种想法显得十分幼稚和不现实。后来我和老兄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家里平时都是煎肥肉炒菜,每当母亲炒菜前夹着一、两小块肥肉煎油涂锅时,哥弟俩常常站在灶边,双眼圆瞪着锅子发直,要知道,那可真是难得的、能享受一点口福的绝好机会。一旦母亲煎完那小块肥肉,我俩争相抢夹锅里的油渣子吃,因双方总有得失,所以难免争吵。有好多回兄弟俩为争吃油渣子恶语相对,甚至“大动干戈”。为避免发生矛盾,后来母亲变得精明起来,学着父亲那一招,当俩个一同站在锅边时,母亲用锅铲把油渣叉成均匀两半,一人一小半。当我张嘴接着母亲平分的那么一丁点近乎烧焦发黑的油渣子时,舍不得嚼碎下咽,总是吮含在嘴里,慢慢地、细细地品味那诱人的油香,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喜悦。象我家这样队上的老“欠帐户”,不但从来没有吃过一顿断油的“红锅菜”,而且能天天分吃一点香喷喷的油渣子,那确实是一件难得的大美事儿。

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安定富足的新时代,物质文化生活早已今非昔比,争吃油渣子的年代将永远不复返了,全国城乡居民正在充分享受改革开放30年来的丰硕成果。我作为祖国大家庭中的一员,见证了跨世纪的时代变迁,当年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考上了大学,后来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检察官,也堪称是命运的宠儿。追忆过去,对比现在,我深切感受到今天生活的来之不易,只有倍加珍惜,干好本职,才能回报党和人民的养育之恩,才能无愧于这个新时代。

通联: 邵阳市人民检察院  欧阳升

邮编:422000          电话:0739--5635027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