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旧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旧闻 → 揭秘中国第一监狱
揭秘中国第一监狱
发布时间:2010-5-19 14:42:06    阅读次数:3043

/贾云峰

    非典时期,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非典医院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一时间,有数亿人知道北京有个小汤山。

    然而,除非典医院之外,直到今天,也很少有人知道小汤山还隐身着一座监狱,这座监狱在旅游地图和民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即使一些秘密的军用地图上也没有这座监狱。

    据小汤山的一些老人们回忆,小汤山的第一条公路建于60年代左右,名为汤秦路。汤秦路南起小汤山村西,经大汤山村、后牛坊村、东庄村,并最终延伸到北京北山的山脚下,它的尽头就是这座至今依然隐身,被知情人称为中国第一监狱的秦城监狱。

揭开第一监狱神秘的面纱

    1958年,苏联老大哥帮助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援建了157个项目,但对外公开的援建项目却只有156个,那个被隐蔽起来的援建项目便是秦城监狱。

    1958年,公安部组织一些国民党战犯到秦城农场劳动,当时这些战犯参与劳动建设的作用之一,就是为秦城监狱打造外部环境。

    当时,战犯都看到秦城农场有一座正在施工中的建筑,很厚很高大的院墙,上面还拉着电网。几位参加劳动改造的人就去问公安干部:“首长,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这个像监狱一样的大墙究竟是干什么的?”

    公安干部一本正经地说:“这里是新修建的体育学院。”于是又有人问:“那为什么墙上还有电网啊!”公安干部提高声音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这是我国和苏联老大哥学的,是非常先进的体育学院。”听公安干部这样一说,众人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确实,当初所谓的“体育学院”是苏联专家设计建设的,高墙大院里盖有四幢楼房,全部为三层,每幢楼房独立成院,楼前是一大块放风的地方,但不是学校的操场。

    每座监室的面积大约有20平米左右,比现在北京普通的出租房还要大,室内还有坐式马桶,洗衣机等先进设备和电器。

    监室的牢门是用铁皮包裹的木门,门上有孔,供哨兵监视。室内还有窗户,但是都在很高的地方,一般一个犯人踩着凳子也够不着,通过这扇外面有铁栅栏防护的窗户,犯人可以偶尔见到飘过的白云,有时候也会见到太阳。

    为了防止犯人行凶、自杀或者是越狱,监室里带棱带角的东西,全部被打磨成圆形,易燃易爆等危险品,一律没有。

    监室的高度大约有三米五左右,天花板的中央装着一个15瓦的灯泡,外面罩着磨砂灯罩和铁丝网罩,每到晚上,室内总笼罩在暗淡的灯光里,而灯的开关却在门外,由看守控制着。

    文革时期,犯人越来越多,为此,监狱又仿照苏联的模式,盖了六幢监舍,新建的牢房为钢筋混凝土结构,面积五到十平米不等。

    自从建立起那天起,秦城监狱在行政上就直属于公安部十三局,这里背靠大山,两边是果园,前面是农田和鱼塘,监狱的围墙约有五米多高,里外有三重大铁门。监狱的运营模式是企业、学校与武装三位一体的,这也正应征了毛泽东196010月对斯诺说的:“我们的监狱不是过去的监狱,我们的监狱其实是学校,也是工厂或者是农场。”

第一监狱中的别样生活

     犯人进入秦城监狱的三重大铁门后,那就意味着全新的牢狱生活开始了。

     首先,他们要进入一间小屋子,待工作人员搜身后,将所有不适合带入牢室的东西全部扣除,包括鞋带。

    然后,再穿上黑色的囚服,领取监狱统一发送的生活必需品,包括毛巾、脸盆、牙具、饭碗、手纸等等,除了盛水的杯子之外,其他的一切用品尽可能用塑料的。

    领完物品之后,犯人被监狱的管理人员带着,进入事先给他分配好的监区,并将他移交给这个监区的负责人。随后,这位负责人开始向犯人宣布监狱里的规章制度。

    犯人一进秦城监狱,他在外面使用的名字便成了废品,不能用了,取代它的是一串数字组成的代号。代号分为两个部分,前面代表的是他入狱的年份,后面代表的是他在这一年里是第几个入狱的。如“六五零二”,则表示是一九六五年第二个入狱的犯人。

    犯人按级别不同,享受的待遇也不一样。

    在高级监区,囚犯住单人房,每人每月的伙食费用一般在120元左右,一日三餐,两荤一素,还有一汤。监狱统一配送饭盒,不用专门的送饭窗口,而是开门送饭。每个周一,还要给这些高级犯人送一些牛奶,水果之类的补品。

    在普通监区,犯人们通常住的是集体宿舍,每人每月的伙食费只有30元左右,而且饭盒要自备。每天的正餐一般是“一菜一汤”,主食是米、面、粗粮混合做出来的,菜是最便宜的蔬菜,里面很少有油水。每当吃饭的时候,管理员就要将饭菜从专门的送饭窗口送进去,并不像对待高级犯人那样,打开门去送饭。

    秦城监狱的犯人在七点听到哨声之后,就要起床,晚上九点听到哨声后,准时睡觉。

    平时,犯人白天的时候不能躺在床上,高级犯人的被褥用的是士兵被。

    晚上睡觉的时候,低级犯人的牢房不能熄灯,手也不能放到被子里,同时也不能背对着监视窗口睡觉。否则的话,犯人即使睡得很香,也会被叫醒,受到训斥。此外,还不准大声喧哗,乱写乱画,唱歌,做鬼脸等,而且还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要处在看守人员的监视之下。

    当然,犯人们也有洗澡的权力,通常一星期或一个月洗一次,不论男女,洗浴时间都是半小时,洗的时候有人在外面监视,不能锁门。

    犯人也有放风的时间,但是根据级别不一样,放风的方式也不一样。通常高级犯人可以单独放风,每星期一次到六次不等,每次时间为二十分钟到一小时左右。

    放风的地点一般在牢房外面的平地上,平地上用高墙隔成像猪圈大小方格,看守人员在墙上看着,此外,谁也看不到谁。

关押的人都有谁

    秦城监狱能够称作是中国的第一监狱的主要原因是,这里曾关押过许多重量级的犯人,自从建立开始,一直到现在,有三类人被关押在这里。

    第一类关押的是内战时期国民党的战犯,当然,这些战犯的级别是非常高的,军衔至少少将以上,如沈醉、王陵基、徐远举、廖宗泽、王靖宇等。

    第二类关押的人来自内部,如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彭真、刘仁等人;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中的江青、邱会作、江腾蛟、吴法宪;后来还有王洪文、张春桥,以及当时行政职位特别高的副总理、部长、省长等,如薄一波、陆定一等。

    当然也有军衔比较高的大将、参谋长也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如罗瑞卿、黄永胜等。

    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物也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如王光美,以及毛主席的“秘书族” 陈伯达、师哲、李锐、戚本禹和鲍彤等人。

     到了最近几年,秦城监狱已发展成为我国的反腐倡廉基地,每年都会有很多政府机关干部来这里参观,在参观的过程中,秦城监狱的负责人就会对他们讲秦城监狱的历史,以及介绍这里关押着的各种类型的犯人和他们的犯罪原因。

    这就是秦城监狱,中国监狱中的老大哥,在它的大墙之内,无数曾经辉煌的达官、名人度过了自己生命中最为难熬的岁月,它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大起大落;它是一部另类的史书,默默地描画着一个特殊群体别具一格的人生轨迹。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