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秘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秘史 → 一个湖南“蚁族”的求职之旅
一个湖南“蚁族”的求职之旅
发布时间:2010/5/28 15:18:35    阅读次数:3357

 

 

提案名:关于大学生就业的建议

提案单位:中国民主同盟湖南省委

提案内容:

首先政府部门要综合运用各种手段,应做好长远规划,协调城乡二元结构差异和区域差距,而短时间内政府解决大学生就业困境的当务之急应该是通过法律、政策等手段消除那些妨碍大学生就业的制度、政策壁垒,尤其是关于户口和流动的问题,同时适当把资源向中小城镇倾斜,缩小城市和地区在政治资源上的差异,更好地引导大学生向不发达地区、小城镇等地区移动。政府在宏观调控的过程中还应该注意协调学校与市场之间的信息沟通,建立大学生就业的“质量评估系统”使得量与质并行不悖,减少一些高校就业率上玩数字游戏。

其次,高校要改变思路,与市场接轨,改革教育模式。高校应充分了解市场信息,把办学规模和专业设置与市场接轨,避免盲目招生;实行“工实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主动与市场、社会接轨。

                       
    2009年圣诞节的第二天,已经毕业三年的湖南姑娘李敏在广东收拾行囊,准备去男朋友的家乡陕西自主创业——养猪。

几年来,她辗转多个城市求职,以至于对于当下最潮的词语“蚁族”都不知道。她自嘲地说:“我已经OUT了。”

“蚁族”其实已经不算一个太新鲜的名词了,指的是“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群体特征是高知、弱小、聚居,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平均月收入却低于两千元,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九成属于“80后”。

李敏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蚁族。

赚的赶不上涨的

深圳是李敏就业的第一站。那是2006年,毕业于湘潭大学金融系的李敏和几个同学毕业一起南下深圳。“文员,一个从来没想过要做的工作,做了差不多一年吧,相当于打杂。”李敏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的一家公司当文员,这份与专业压根不对口的工作并不是李敏自愿选择的,而是因为带过去的钱已经用完了,她已经“没钱耗下去”了,加上暂时找不到更合适的工作,所以这份每月1200元的工作成了她解决燃眉之急时的无奈选择。

可是,这份工作做了不到一年,有一天李敏突然实在是不想做了,觉得做不下去了 ”。于是,结束了这趟辛酸的深圳之行,李敏第一次体验到了就业的艰难。

现在,在广东河源,李敏在做模架和模具的龙记集团,当一名数据分析员,“每天数字来数字去的,”工资2400元一个月,包住,可是吃的话,不论在不在公司吃,都要扣掉一百多块钱。

尽管工资相对过去长了差不多一倍,可是李敏说“赚多少花多少。就算能攒点,攒的那点钱哪赶得上物价涨的速度啊”。

租房:最多时八人一个房间

现在李敏住的是公司的房子,四个人一间,不过大多数时候,是李敏一个人在住。因为,很多同事已经结婚了,或者不愿意住在公司受管制。李敏的男朋友在深圳工作,两个恋人为了工作分隔两地。可是,目前的居住环境相对过去已经让李敏觉得很满足了。

刚去深圳时,李敏和几个同学住在另一个同学租的房间里,一室一厅的房子。据李敏说,当时男生住客厅,女生住房间,最多一次住过8个人。李敏去的时候,房子里已经住了7个人,房间里只能打地铺了,只有客厅有一张床,还是二手买过来的。吃饭的话,也是大家一起做。李敏说,那是吃饭的钱基本是同学和她男朋友出的,虽然他们来深圳找工作花掉了身上几千块钱并且还欠下了几千块钱。后来,大家就散了。李敏也搬出了那像“难民营”一样的宿舍,住到了公司租的一个三室两厅的房子,一般一室住四人,有时更多。

公务员没考上 农场梦也破灭

李敏在深圳工作并不长久,不到一年她回到了家乡湖南,在长沙找了好几个工作,可是也都没干久,有的甚至是干了几天就呆不下去了。“其中有很长一段时间甚至都没有工作。”

曾经有一次李敏是去了长沙一家电子商品交易公司,这与李敏的专业是对口的,做金融衍生产品。“其实那也是我之前最想做的,”李敏说,“呆了半个多月吧,就断了我的念想了,没办法做,缺很多东西,缺钱缺胆量。“和曾经的一个同事在长沙合租了一个月租450元的房子,可是没想到室友欠了李敏几百块钱却跑了。“当时太穷了,让我郁闷了很久。”李敏说。

之后,李敏和一同辞职的同学决定考公务员。李敏当时报了银监局的一个职位。“当年其实招蛮多金融系的,可是和我一起的几个同学都没考上。”李敏国考落榜了。说到这个,李敏不禁感慨:“太多人想挤这个独木桥了。”

年底回到家里过完年,已经是崭新的2008年了。新的一年,李敏也有了新的打算——办农场。男朋友的哥哥结婚,于是她去了男朋友的家乡——陕西。几个年轻人都体验过在外打工的不容易,于是商量着在家乡办农场自主创业,并且计划筹备好了。可是,这个时候却意外横生。没多久,男朋友的哥哥出车祸住院,然后震惊全国的“5·12”地震又爆发了,他们的农场梦也就这样流产了。

最新计划:回到农村去养猪

就业的形势是如此严峻,李敏和她的朋友们都感觉到了在外打工的不容易,交流过后,大家都认为打工没什么前途,还是自主创业比较好。

尽管李敏的农场梦破碎了,但是谈到关于未来的打算,李敏说她没打算在现在的公司长久干下去,今年打算回来,和男朋友一起再次创业。“养殖,具体是喂猪还有其他什么的,正好有人投资,然后家里条件也还比较合适,现在国家政策也还行。”因为男朋友是陕西人,李敏说,他家乡地方大,那里物资挺丰富的,各方面条件也可以。“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条路行得通,不然在外打工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在外面创业也不行,没那个条件。”

当问及李敏是不是明年打算结婚了,她说目前条件还不行,回家发展一下做不起来,得等事业有所起色了。

“时间过得太快了,以前老觉得自己小,现在觉得自己年纪一大把了,也就两三年的时间,感觉心理状态完全不一样了。现实太无奈,自己能使劲的部分很少,有力使不出去,旁边太多的人过得不如意,自己觉得过得也没多大意思,老感觉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在虚度样的。”回忆起毕业后的两三年坎坷的就业经历,李敏显然有太多的感慨。

可是李敏到底是乐观坚强的。“我一向看得开,抱怨也没用,路还是得自己走,慢慢来吧,总有能走好的那一天。”

【相关链接】

据了解,2009年,湖南省应届大学生有28.5万人,离校前就业率为74.9%,与上一年持平。湖南省教育厅认为,当前经济形势有所好转,但是从整体来看,就业形势仍不容乐观,甚至还非常严峻。2010年,全国大学毕业生需要就业的有611万人,加上之前没有就业的毕业生,2010年需要就业的毕业生总数可能达800万人。湖南省2010年大学应届毕业生为29万人,加上之前没有就业的毕业生,2010年总的基数可能不会比2009年的36万人低。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高校公布的就业率却总是高居不下,甚至是十分喜人的。“被就业”现象,让高校毕业生有苦难言。不管是因为总量供过于求还是结构性过剩,或者是大学生无法胜任工作岗位,大学生就业难已经是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了。大学毕业生群体已经成为了继三大弱势群体(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月光族”、“啃老族”、“蚁族”这些词相继提出来,都很现实地描述了当下高校毕业生群体真实的生存状态。尤其是自从学者廉思出版《蚁族》之后,“蚁族”一词在网上引发了广大的关注,不少高校毕业生发现自己就是“蚁族”。

关心蚁族就是关心我们国家的未来,若是对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予以重视,将给社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在主流话语中的缺失,并不代表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重要!”也许就是这些大学毕业生的真实心声。

配稿:

提案名:关于大学生就业的建议

提案单位:民盟湖南省委

提案来源:湖南政协十届二次会议

提案内容:

首先政府部门要综合运用各种手段,应做好长远规划,协调城乡二元结构差异和区域差距,而短时间内政府解决大学生就业困境的当务之急应该是通过法律、政策等手段消除那些妨碍大学生就业的制度、政策壁垒,尤其是关于户口和流动的问题,同时适当把资源向中小城镇倾斜,缩小城市和地区在政治资源上的差异,更好地引导大学生向不发达地区、小城镇等地区移动。政府在宏观调控的过程中还应该注意协调学校与市场之间的信息沟通,建立大学生就业的“质量评估系统”使得量与质并行不悖,减少一些高校就业率上玩数字游戏。

其次,高校要改变思路,与市场接轨,改革教育模式。高校应充分了解市场信息,把办学规模和专业设置与市场接轨,避免盲目招生;实行“工实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主动与市场,社会接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