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真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相 → 林彪在抗美援朝问题上的态度
林彪在抗美援朝问题上的态度
发布时间:2012-7-3 17:15:34    阅读次数:4450

霞飞

在中国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有一个问题显然是被人为地放大了。这个问题就是林彪为什么不挂帅出征,领兵入朝?

朝鲜战争爆发后,作为防患于未然的战略措施,中共中央决定以十三兵团组建东北边防军。77日下午,周恩来在中南海居仁堂主持召开了保卫国防问题会议,传达中共中央、毛泽东关于成立东北边防军的决定,讨论保卫东北边防问题。参加会议的有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和副政治委员谭政、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副主任萧华、总情报部部长李克农、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作战部部长李涛、摩托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海军司令员萧劲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军委铁道部部长滕代远、炮兵副司令员苏进等。从这份主要领导成员的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出,与会者主要是中央军委三总部、陆海空三军及有关兵种负责人。作为野战军的领导人参加会议的,只有第四野战军的司令员林彪和副政委谭政。会议讨论了对东北边防军所辖部队、人数、指挥机构设立与领导人选配置、政治动员与后勤保障、车运计划与兵源补充等问题。由于这是一项关系重大的部署,会上没有匆忙地作出决定,而是责成有关单位负责人进一步考虑商议后,在下次会议上再研究确定。

710日,周恩来主持召开第二次保卫国防问题会议,与会的基本还是上面那些人。会议经过讨论,决定分别从河南、广东、广西、湖南、黑龙江等地抽调十三兵团的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及四十二军,炮兵第一师、第二师、第八师,以及一个高射炮团、一个工兵团,共计二十五万五千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会议还决定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劲光为副司令员、萧华为副政治委员、李聚奎为后勤司令员;以十五兵团司令部组成兵团部,统辖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炮兵、装甲兵、工兵及高射炮部队,由第四野战军特司负责指挥;空军方面,成立东北空军司令部。这项决定会后经周恩来斟酌修改,于13日报毛泽东批准。

由上述决定我们不难看出,中共中央最初是确定在必要时由粟裕率领中国军队出兵朝鲜。

中央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时,粟裕由于身体不好,正在青岛治病。他得知中央的任命后,十分着急,便托罗瑞卿给毛泽东捎了封信,说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毛泽东收到他的信后即于88日写了回信。在复信中毛泽东说:“罗瑞卿同志带来的信收到了,病情仍重,甚为系念。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休养地点,如青岛合适则在青岛;如青岛不甚合适,可来北京,望酌定之。”此前,周恩来和聂荣臻考虑到粟裕正在治病,而萧劲光、萧华二人一时也无法到东北边防军任职,便联名致函毛泽东,建议东北边防军“先归东北军区高岗司令员兼政委指挥”,待粟裕、萧劲光、萧华赴任后再成立边防军司令部。毛泽东同意他们的意见。

此后,东北边防军的部队建设、武器补充、物资筹措等准备工作一直在紧张进行中,但边防军的领导班子却一直没有建立起来。8月下旬,朝鲜战场呈现僵持局面,战局发生逆转的可能性增大了。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决策者开始物色新的出兵作战领导人选。他们想到了林彪。

林彪是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中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组建东北边防军时抽调的大多是原四野的部队,他本人也参与了东北边防军的组建工作,由他指挥作战比较顺当;同时他在四个野战军司令员中年纪最轻,又善于打硬仗、大仗,很受毛泽东的欣赏,毛泽东曾称赞说:林彪打仗又狠又刁。而且出兵朝鲜肯定要与朝鲜领导人和苏联军事顾问配合行动,林彪长期在东北工作,又曾在苏联治过病,对于朝鲜和苏联的情况都比较熟悉。总之,从各方面情况综合来看,林彪确实是最合适的率兵出征人选。

从已经披露的资料分析,关于拟派林彪赴朝指挥作战一事,毛泽东曾与中央书记处的几名书记谈起过,中央也曾在不大的范围内酝酿过。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周恩来还曾有意识地让林彪多接触些关于东北边防军出国作战的准备情况和来自朝鲜战场的信息。其他中央领导,如军委副主席彭德怀、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国家副主席高岗、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等人都知道此事。但中央没有正式讨论过这件事,也没有为此作出过正式决定。

915日,美军成功地实施了仁川登陆,朝鲜战局急剧逆转,中国出兵步伐被迫加快。与此相应地,志愿军挂帅人选也就成为必须迅速落实的问题。

9月下旬,林彪曾就中国派兵入朝参战等问题与毛泽东作过一次交谈。根据毛泽东后来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讲话内容分析,林彪主要谈了自己对出兵作战的一些不同意见。林彪认为,我们国内战争刚刚结束,各方面工作都未就绪。美国是最大的工业强国,军队装备高度现代化,一个军就有各种火炮一千五百门,而我们一个军只有三十六门。美国有强大的空军和海军舰艇,而我们海、空军才刚刚开始组建。他认为在敌我装备极为悬殊的情况下,如若贸然出兵,必然引火烧身,后果不堪设想。

林彪的意见自然无法为毛泽东所接受。考虑到他是拟定的率兵出国作战领导人,如果他有不同意见,势必会影响到出国作战的大局。因此,在以后的几天里,毛泽东又找林彪谈了这个问题。在谈话中,毛泽东讲了我们为什么要出兵,不出兵将来会有什么结果,出兵有哪些有利条件,对美帝国主义应该采取什么对策等。

毛泽东最终没能说服林彪,两人分歧依旧。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又向毛泽东谈起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说他每晚失眠,身体虚弱多病,怕风、怕光、怕声音。一句话,体弱多病使他不能胜任挂帅出师朝鲜的重任。言外之意是,毛泽东必须另外物色人选。

由于林彪明确表示不赞成出兵朝鲜,而且又说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毛泽东当然也不会再勉强他领兵赴朝。在102日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毛泽东说:“出兵援朝已是万分火急,既然林彪说他有病不能去,我的意见还是彭老总最合适了。”

104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专门商讨出兵援朝的问题。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陈云、高岗、彭真、董必武、林伯渠、张闻天。彭德怀于会议中间赶到。李富春、罗荣桓、林彪、邓小平、饶漱石、薄一波、聂荣臻、邓子恢、杨尚昆、胡乔木列席了会议。

派志愿军出国同美军作战,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牵动全局的大事。毛泽东要求大家摆一摆参战的困难。林彪发言说:我们刚建国不久,百废待兴,国力很弱,没有能力再打大仗。特别是我们还没有同美军较量过。我还是那个意见:要慎重。我们国家已经打了二十多年仗,元气还没有恢复。我看还是加强东北边防为好,免得引火烧身。在随后的几天里,他又多次表达过这样的意见。

关于林彪的态度,曾担任周恩来军事秘书的雷英夫的回忆更详细一些。雷英夫说:“他在军委常委居仁堂会议上说,为了拯救一个几百万人的朝鲜,而打烂一个5亿人口的中国有点划不来。我军打蒋介石国民党的军队是有把握的,但能否打得过美军很难说。它有庞大的陆海空军,有原子弹,还有雄厚的工业基础。把它逼急了,它打两颗原子弹或者用飞机对我大规模狂轰滥炸,也够我们受的。因此,他不赞成出兵,最好不出兵。如一定要出,那就采取‘出而不战’的方针,屯兵于朝鲜北部,看一看形势的发展,能不打就不打,这是上策。”

105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继续讨论抗美援朝的决策问题。前一天刚从西安赴京的彭德怀表态说:“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最多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让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听完彭德怀的发言,毛泽东让起来坚定地说:“彭老总说得好!我们出兵参战的困难确实很多,但是,朝鲜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中国人民不能眼看着美国侵略者对其肆行践踏而置之不理;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我们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政治局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对彭德怀说:给你十天作准备,出兵时间初步预定1015日。

至此,关于由谁率军出朝作战的问题最终得到了圆满解决。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再提起林彪与毛泽东曾有过的那些分歧。但几十年后,林彪叛党叛国并受到历史应有的惩罚,有人又开始重新解释这段历史,并有意无意地夸大了林彪不赞成出兵援朝这件事情的性质与影响。有人说林彪“反对出兵”,也有人说他是“装病”、“拒不入朝”,还有人说他在这件事情上使毛泽东“深感失望”、“大为不满”,甚至有人说他在某次会议上遭到周恩来的“斥责”。这些说法显然有违历史的真实。

林彪到底有没有病?回答是肯定的。19383月,林彪在山西省境内为友军误伤,子弹从前胸进入,洞穿右肺叶。当年冬天,林彪被送到苏联治病。经医师检查,发现子弹不仅穿过肺部,还擦伤脊椎,损伤中枢神经,留下了无法治愈的后遗症。后遗症的表现是,每到湿冷天气,病人就会出现饭量减少、失眠、出虚汗等症状,还常伴有低烧。医生当时还说,这只是初期症状,随着年龄的增长后遗症会加重,病人会怕光、怕风、怕水,身体也会更加虚弱。

林彪是毛泽东手下的一员爱将,毛泽东不会不知道他的病情。在那种情况下,林彪也不可能在毛泽东面前撒谎。当然,林彪是否病到无法带兵打仗的程度也值得疑问。因为他从东北指挥打仗,一路打到华南,证明身体还可以坚持。这里面,思想可能是更加重要的因素。

林彪不赞成出兵的意见形成于何时我们不得而知,但到9月初这种思想已经开始表现出来。

据柴军武回忆,195091日,柴被外交部从平壤紧急召回北京,当天夜晚就受到周恩来的接见。时隔一日,根据中央军委办公厅的通知,柴军武又向林彪作了一次汇报。林彪在他的住处,坐在正厅门里可以晒到太阳的一把圈椅上,让柴军武坐在他的左侧。

“他们有无上山打游击的准备?”林彪问道。显然,林彪所说的“他们”是指朝鲜劳动党领导人。

柴军武回答说:“我不能确切地讲有,但根据和金日成相处的了解,如果形势需要,他是能够上山打游击的。”

林彪又问:“我们不出兵,让他们上山打游击行不行?”

这个问题显然超出了柴军武所能回答的范围,柴默然。通过这段对话我们不难发现林彪当时已不赞成出兵援朝。

对于林彪不赞成出兵的思想与观点,我们应当放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来分析与解答。那是一个历经战乱刚刚平静下来的时期,新中国百废待兴,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强大,需要我们做的事情还有许多。而我们所要面对的是世界上第一号军事强国。与这样的强大对手交战,党内有些不同意见是十分正常的。许多当事人在后来的回忆中都讲到了这方面的情况。

聂荣臻回忆说:“当时在我们党内也是有不同意见的。主要是有些同志认为,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仗,迫切需要休养生息,建国才一年,困难重重,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打这一仗。” 波一薄回忆说:“当时下决心出兵打这场战争,对于新生的人民共和国来说并不是没有风险的。百废待兴,困难很大。记得毛主席曾跟我谈过,我们确有困难,一些同志不主张出兵,我是理解的,但我们是个大国,不打过去,见死不救,总不行呀!”毛泽东本人也曾作过这方面的回忆。19701010日,毛泽东在北京同来访的金日成会谈时提到了当时的事情。毛泽东说:“我们虽然摆了5个军在鸭绿江边,可是我们政治局总是定不了,这么一翻,那么一翻,这么一翻,那么一翻,嗯!最后还是决定了。”这是毛泽东对当年中央政治局关于出兵援朝决策过程的一个形象描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政治局内部关于这个问题的分歧,可以看出中央出兵援朝决策来之不易。

杨奎松教授对这个问题作了深入研究。他在《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一书中说,1950101日,毛泽东在收到金日成的求援信和斯大林发来的希望中国出兵的电报后,召集中央书记处的几位书记商议,结果“除了毛泽东以外,与会者几乎都对迅速出兵感到没有太多的把握。”在第二天召开的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上,“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现在出兵朝鲜持怀疑和反对的态度。而最重要的是军队领导人几乎一致对同美军作战表示没有把握。”资深学者逄先知在他的《毛泽东与抗美援朝》一书中也写道,在104日下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多数人不赞成出兵或者对出兵存有种种疑虑。理由主要是中国刚刚结束战争,经济十分困难,亟待恢复;新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还没有进行,土匪、特务还没有肃清;我军的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美军,更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在一些干部和战士中间存在着和平厌战思想;担心战争长期拖下去,我们负担不起等等。”

毛泽东当然是坚定地主张出兵援朝,因为他看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据一些当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们回忆,毛泽东下这个决心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据聂荣臻回忆:“对于打不打的问题,毛泽东同志也是左思右想,想了很久。那时部队已经开到鸭绿江边,邓华同志的先遣队已经做好过江的准备,毛泽东同志又让我给邓华发电报,让他慢一点,再停一下,还要再三斟酌斟酌,最后才下了决心。毛泽东同志对这件事确实是思之再三,煞费苦心的。”当时的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回忆说:“考虑出兵不出兵朝鲜的问题,他不作声,一个礼拜不刮胡子,留那么长,想通以后开个会,大家意见统一了,毛主席就刮胡子了。”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回忆说:“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二十多年,记得有两件事使毛主席很难下决心。一件是1950年派志愿军入朝作战,一件就是1946年我们准备同国民党彻底决裂。”

我们引述了这么多资料无非是要说明三点:一,当时不赞成出兵援朝的并非林彪自己;二,林彪在中央没有作出正式决定的情况下说明自己的观点和身体状况,算不上是“拒不入朝”;三,林彪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时作了发言,即使有人在会上反驳了他的观点,也不能算是对他的“斥责”。另外还需要说明一点,当中央已经作出抗美援朝的正式决定后,没有资料显示林彪仍反对这一决策。

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后,按照中央的部署,林彪随周恩来去莫斯科就苏联对中国入朝参战军队提供援助问题与斯大林进行谈判。谈判结束后,周恩来回到北京,林彪留在苏联治病。无论从当时还是从以后中央对林彪的安排任用,都很难得出毛泽东对林彪“深感失望”甚至“大为不满”的结论。

1985年春,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正在编纂过程中,解放军总政治部百科全书编辑室将“林彪”条目释文送黄克诚审查。释文中讲到了林彪一生中包括提问“红旗能打多久”和抗美援朝前夕不赞成出兵在内的几项错误。黄克诚在与编辑室的几名工作人员谈话时讲道:“在党内来说,一个下面的干部,向党的领导反映自己的观点,提出自己的意见,现在看来这是个好的事情;如果把自己的观点隐瞒起来,上面说什么就跟着说什么,这是不正确的态度。林彪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尽管观点错误,但敢于向上面反映,就这一点说,是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态度。”他还说:“我考虑,如果其他人的条目释文中像这类问题都写,‘林彪’这一条也可以写;如果在其他人的条目中这类问题不写,对林彪也不要那么苛刻。在我们党几十年革命斗争中,没有错误的人是没有的,没有讲过错话、没有做过错事的,恐怕一个也找不出来。”

黄克诚的这番谈话,对我们正确认识历史大有教益。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