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真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相 → 备战 三线建设大揭秘
备战 三线建设大揭秘
发布时间:2010/5/19 15:18:18    阅读次数:2753

                  

                           陈东林

    1964年到1980年,我国在中西部的十三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以基础工业、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为目标的大规模基本建设,称为三线建设。它历经三个五年计划,投入资金2052亿元,投入人力高峰时达400多万,安排了1100个建设项目。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动员之广,决策之快,堪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建设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部署,对以后的国民经济结构和布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抓吃穿用”的“三五”计划指导思想

我国国民经济建设第三个五年计划,即“三五”计划,原本应在1963年到1967年执行。由于“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1958年至1962年的“二五”计划实际被冲垮了,我国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困难局面,1961年、1962年不得不进行两年调整。不久,根据国民经济恢复较快但仍存在严重困难的情况,毛泽东又提出,1963年至1965年继续调整,打下底子,从1966年起再搞“三五”计划。这个主张得到中央其他领导人的一致赞同。在制定“三五”计划之前,处在一线的中央主要领导人已形成了共识——抓吃穿用。而要抓吃穿用,首先要抓好农业。

    最早提出要“抓吃穿用”的是陈云。19622月,中央召开讨论如何克服当前严重经济困难的西楼会议,他在《目前财政经济的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增加农业生产,解决吃、穿问题,保证市场供应,制止通货膨胀,在目前是第一位的问题”,必须“在国家计划中把这些事情摆到头等重要的位置”。随后,陈云被任命为新成立的中央财经小组组长,副组长是李富春、李先念,成员有周恩来等。

    37日,陈云在中央财经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又说:“农业问题,市场问题,是关系五亿农民和一亿多城市人口生活的大问题”,“其他的方面‘牺牲’一点,是完全必要的”。周恩来高兴地插话说:可以写一幅对联,上联是“先抓吃穿用”,下联是“实现农轻重”,横批是“综合平衡”[1]。经刘少奇亲自赴武汉向毛泽东汇报得到同意后,陈云讲话作为中央文件发给全党。这样,在制订“三五”计划前,中央已形成了抓“吃穿用”的共识。

1963年初,由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薄一波等8人组成中央计划领导小组,研究编制长远国民经济计划和“三五”计划问题。在向中央报送的《关于编制长期计划工作的要点》里提出:三五计划的奋斗目标,应集中力量解决人民的吃穿用。邓小平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后,同意了这个设想。并再次肯定说:“‘三五’期间就是要努力解决吃穿用问题。”

年底,李富春在全国工交工作会议的报告中,为了扭转长期以来过分强调工业的倾向,比喻说:“各级计委必须克服屁股坐在工业上的毛病,要首先抓农业发展计划和支援农业的计划。”

19644月下旬,国家计委提出了《第三个五年计划(1966-1970)的初步设想(汇报提纲)》(简称“初步设想”)),规定基本任务是:一、大力发展农业,基本上解决人民的吃穿用问题;二、适当加强国防建设,努力突破尖端技术;三、与支援农业和加强国防相适应,加强基础工业,继续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品种,增加产量,使我国国民经济建设进一步建立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简而言之,就是一农业,二国防,三基础工业。

毛泽东提出抓“三线建设”的意见

510日,国家计委领导小组向毛泽东汇报“三五”计划“初步设想”,由李富春主讲,李先念、谭震林、陈伯达、薄一波补充。毛泽东听得非常仔细,频频发问。

当汇报到钢只搞质量好并合需要的产品时,毛泽东说:“搞工业干什么?搞钢铁干什么?它又不能吃,又不能穿。”汇报到铁路建设只能上有限的几段时,毛泽东说:“酒泉和攀枝花钢铁厂还是要搞,不搞我总是不放心,打起仗来怎么办?”他还反问:“张家口-白城子铁路是不是只是军事上需要?经济上也有价值。”

李富春解释说,计划存在一些矛盾,要平衡处理。毛泽东说:“横直被没有钱挡住了,只能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不要以我们这些人的寿命来考虑事情,要按客观规律来办事。”“财政收入你们不要打得太满了,打满了危险!过去我们吃过亏,把收入打得满满的,把基本建设战线拖得长长的。”

当李富春说到基础工业、交通还比较薄弱时,毛泽东插话说:“没有坐稳,没有站稳,是要跌跤子的。两个拳头——农业、国防工业;一个屁股——基础工业;要摆好。要把基础工业适当搞上去,其他方面不能太多,要相适应。”毛泽东的“屁股”比喻,显然和李富春不一样,是指基础工业,而不是农业。

第二、三天继续汇报,毛泽东又对对外引进和投资农业发表看法说:“还是靠自力更生,事情总是起变化的。(有人说)‘只要有利,向魔鬼借钱也可以。’我们不走这条路。魔鬼不给我们贷款,很好,要贷给我们,我们也不要。”“工业上要从外国引进一些,比如尖端技术,要搞一些,但不宣传。至于农业,要像大寨那样,他也不借国家的钱,也不向国家要东西。发展农业,要靠发扬陈家庄(在山东曲阜)陈玉梅、大寨陈永贵的精神。”

 

显然,毛泽东的思路和“初步设想”制定者有些差别,对“三五”计划安排不满意。527日,他对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彭真、罗瑞卿等人谈了他的一些看法。他说:“第三个五年计划,原计划在二线打圈子,对基础的三线注意不够,现在要补上,后六年要把西南打下基础”,“在西南形成冶金、国防、石油、铁路、煤、机械工业基地”。毛泽东说:如果大家不同意,我就到成都、西昌开会。搞攀枝花没有钱,我把工资拿出来。前一个时期,我们忽视利用原有的沿海基地,后来经过提醒,注意了,最近几年又忽视屁股和后方了。

经过讨论,大家取得了一致的意见,决定把毛泽东的意见和“初步设想”结合起来,在逐步解决吃穿用问题的同时,加强三线建设。但是,毛泽东仍然感到不满意。66日,他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讲了两个问题。

首先,他明确地提出了三线建设的主张,“只要帝国主义存在,就有战争的危险。我们不是帝国主义的参谋长,不晓得它什么时候要打仗。要搞三线工业基地的建设,一二线也要搞点军事工业。各省都要有军事工业,要自己造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迫击炮、子弹、炸药。有了这些东西,就放心了。”

其次,他批评制定计划的方法说,“过去制定计划的方法基本上是学苏联的,先定下多少钢,然后根据它来计算要多少煤炭、电力和运输力量,再计算要增加多少城镇人口,多少福利。钢的产量变小,别的跟着削减。这是摇计算机的办法,不符合实际,行不通。” “要改变计划方法,这是一个革命。学上了苏联的方法以后,成了习惯势力,似乎很难改变。”他实际上排出了两种先后次序。一、制订计划的依据,要以农、轻、重为序,从能生产多少粮食出发,而不是从要计划生产多少钢铁倒推。二、在分配投资时,要重点考虑基础工业、国防工业,然后才是农业。这和“初步设想”的“首先考虑农业的需要,再兼顾国防的需要,然后从这两方面出发来安排重工业”投资次序是不同的。

68日,毛泽东又说:“要搞第三线基地,大家都赞成,要搞快一些,但不要毛草。只有那么多钱么,那些地方摊子要少铺,中央的摊子也要少一些。(攀枝花铁路)最好从两头修起。还有以大区或省为单位搞点军事工业,准备游击战争有根据地,有了那个东西我就放心了。”715日他又谈到:攀枝花、酒泉两个钢铁基地一定要落实。如果材料不够,其他铁路不修,集中修一条成昆路。必要时也可将内昆路的铁轨拆掉,先修成昆路。

毛泽东的讲话激起了与会者的强烈共鸣。大家一致认为,应在加强农业生产、解决人民吃穿用的同时,迅速展开三线建设,加强战备。从此,抓战备的气氛日趋浓厚。

严峻的国际形势与三线建设决策的确立

毛泽东原来对这几年国民经济的战略考虑,并不是这样的。1959年庐山会议召开的第一天,他就指出:“过去安排国民经济计划是重轻农,现在是否提农轻重,重工业要为轻工业、农业服务。”1962720日,毛泽东在北京与各大区书记谈话。他激愤地斥责了包产到户的主张后,又说:“我发了一道以农业为基础的方针提出四年了,就是不实行。既不请示,也不报告。如果你们不实行,我兼计委主任,你们作副的,到哪里都可以革命么。”李富春在制定“三五”计划“初步设想”时,就是依据这些提出“屁股”坐到农业的要求的。是什么原因又使毛泽东把国防和基础工业放在第一位了呢?

    1964425日,总参谋部作战部根据副总参谋长杨成武的指示写出了一份报告,59日报罗瑞卿,罗又分别报送毛泽东等中央常委,时间恰好在国家计委向毛泽东汇报“三五”计划初步设想前后。报告中说:

    我们对国家经济建设如何防备敌人突然袭击问题专门进行了调查研究,从我们接触到的几个方面来看,问题是很多的,有些情况还相当严重。

    (一)工业过于集中。十四个一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就集中了约60%的主要民用机械工业,50%的化学工业和52%的国防工业。

(二)大城市人口多。据1962年底的统计,全国有十四个一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有二十个五十万至一百万人口的城市。这些城市大部分都在沿海地区,易遭空袭。战时如何组织城市防空,疏散城市人口,保障坚持生产,消除空防,特别是核袭击后果等问题,尚无有效措施。

(三)主要铁路枢纽、桥梁和港口码头,一般多在大中城市及其附近,易在敌人轰炸时一起遭到破坏,同时,这些交通要点,都还缺乏应付敌人突然袭击的措施,战争初期,交通可能陷入瘫痪。

(四)所有水库,紧急泄水能力都很小。……大水库232个,其中52个位于主要交通线附近,有17个位于15个重要城市附近。……被同时破坏后,北京市及周围广大地区将遭洪水冲击,并且危及天津……。

    根据总参这份报告,战争一旦爆发,存在的问题是严重的。

那么,当时有没有敌人突然袭击的可能性呢?让我们看看60年代中国大陆周边的形势:东面:在美国大力加强军事援助的怂恿下,台湾蒋介石政权利用大陆出现的经济困难局面不断进行军事骚扰,叫嚣反攻大陆。

南面,美国在越南的侵略战争逐步升级,1962年,美国由出钱出物支持南越政权发展到直接派出军事顾问和“特种部队”参与。19648月美国又制造“北部湾”事件,悍然对越南北方进行大规模持续轰炸。19652月,正式向越南南方派出地面作战部队,陆续增加到几十万人。美国有人还制造舆论说:在越南战争中,将不再有朝鲜战争中中国东北那样的“庇护所”,美国将实施“穷追”,不承认“任何武器限制”。这些话的潜台词是,美国将可能把战争扩大到中国,并使用任何武器,包括核武器。中国又面临着与朝鲜战争前期相似的威胁局势。

    西面:19621020日和1114日,印度军队悍然由东段向中国领土发动大规模入侵,中国军队被迫两次进行反击,将印军击退,前后毙、伤、俘虏印军8700多人。其后,虽然由于中国方面的主动停火、撤军和交还缴获的武器装备,战争停止,但双方边界的军事对峙局势尚未得到根本缓和。

北面:随着中苏两党关系的破裂,中国北部边境形势也越来越严峻。196410月赫鲁晓夫下台以后,继任的苏共领导人继续推行强权政治。此后的几年之中,苏联向邻近中国边境地区和蒙古部署的军队由10个师近20万人逐渐增加到54个师近100万人,战略导弹直接指向中国。

外有强敌,内有隐患。这些都不能不使毛泽东忧虑,从而下决心改变“三五”计划原定的主要解决“吃穿用”的指导思想。

1964615日,讨论“三五”计划的中央工作会议进入尾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领导人在北京西郊射击场观看了军事训练表演。毛泽东诙谐地对沙袋上的蒋介石漫画像打了几拳说:“老朋友,久违了,我也来打你几拳。”还兴致勃勃地拿起中国自己制造的半自动步枪瞄准。第二天,毛泽东又来到十三陵水库,在大坝旁边的一座两层小楼里,毛泽东详细地谈了他的战略防御设想,否定了林彪在此之前提出的战略方针。一旦战争爆发,敌人可能从哪个方向入侵,是当时战略防御方针的焦点。林彪认为,南面美国有可能扩大越南战争,入侵中国;北面苏联大规模入侵的可能性小一些,因此他主张“北顶南放”,即北面防御苏联,南面把美国放进来打人民战争。毛泽东则认为无论美、苏,从东面海上来是主要危险,可能拦腰分裂中国,因此防御后方要向西移。由这个判断,确定了重点放在西部地区的经济建设方针。82日夜里,在北部湾,美国驱逐舰“马克多斯”号与越南海军鱼雷艇发生激战。84日,海战进一步扩大。越南战争的战火燃到了中国的南部边界。中越边境地区、海南岛和北部湾沿岸都落下了美国的炸弹和导弹,一些中国军民也倒在了血泊之中。毛泽东紧张地关注着战争的态势。6日清晨6点,他在中国政府抗议美国侵犯越南的声明稿上批示说:“要打仗了,我的行动得重新考虑。”[3]

817日、20日,毛泽东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两次指出,要准备帝国主义可能发动侵略战争。现在工厂都集中在大城市和沿海地区,不利于备战。各省都要建立自己的战略后方。这次会议决定,首先集中力量建设三线,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保证。第一线能搬迁的项目要搬,明后年不能见效的项目一律缩小规模。于是,调整后的“吃穿用 + 三线”的“三五”计划指导思想发生一边倒变化,三线建设的战略决策终于确立。“三线”成为当时使用最频繁的一个新名词。

819日,李富春、薄一波、罗瑞卿联名向毛泽东和中央提出《关于国家经济建设如何防备敌人突然袭击的报告》。

830日,邓小平批示将报告印发中央工作会议和各中央局、部委、省委执行。关于三线建设,中央和国务院曾经发出过多种文件,但从时间和内容看,这份报告可以说是确立三线建设决策的第一份,具有最重要的意义。

首先,报告确立了今后不在一线,而是转入三线、二线建设的战略方针。其次,报告制定了一线的重要工厂、学校、机关向三线迁移的重大措施。最后,报告提出了三线建设“靠山、分散、隐蔽”的选址原则。

95日,中央书记处作出关于计划工作的指示,主要内容是:(一)三线建设要落实。铁路建设队伍要在9月底到达工地。一线的调整要立即行动。留下的企业进行技术改造,保证提高产量。(二)基本建设投资,首先要保证三线建设的需要,其他方面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三)三线建设的中心是成昆线,要什么给什么。西南建设以攀枝花为中心,重庆周围搞成一个小体系。在后方搞的厂子,一定要采用新技术。

    这些指示表明,中央书记处已经不遗余力、急如星火地把重点转移到三线建设上来。

1030日,中央工作会议通过并下发了国家计委提出的《1965年计划纲要(草案)》。这个计划的指导思想是:“争取时间,积极建设三线战略后方,防备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提出的三线建设总目标是:“要争取多快好省的方法,在纵深地区建立起一个工农业结合的、为国防和农业服务的比较完整的战略后方基地。”三线建设以抓战备的方式,使西部地区第一次在国家计划中占有空前的重要位置。

  



链接一:“三线”,指由沿海、边疆地区向内地收缩划分三道线。一线指位于沿海和边疆的前线地区;三线指包括四川、贵州、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西部省区及山西、河南、云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省区的后方地区,共13个省区;二线指介于一、三线之间的中间地带。其中西南、西北地区(川、贵、云和陕、甘、宁、青)俗称为大三线,一、二线的腹地俗称小三线。

链接二:三线建设中的重大建设项目有:成昆铁路,攀枝花钢铁厂,酒泉、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葛洲坝水电站等。其中的成昆铁路、攀枝花钢铁厂虽然是作为国防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工程而诞生的,但实际上,它们所起的作用远不止备战,一位社会学家曾评价:成昆铁路和攀钢建设至少影响和改变了西南地区2000万人的命运,是西南荒塞地区整整进步了50年。

但是,改革开放后,许多三线建设单位由于位置偏僻闭塞而难有发展。198312月,国务院三线办公室成立,到2005年,国家共规划安排调整项目201项,至此,三线建设调改工作全部顺利完成。经过以“军转民”为中心的调整改造、发挥效益的再创业阶段,大部分三线企业实现了适应市场经济的凤凰涅。它们许多已经成为重要的民用企业,如十堰第二汽车制造厂变为生产“神龙”轿车系列的东风汽车集团,重庆兵器工业基地变成占世界产量第一的“嘉陵”摩托车集团;有些已经面向国际市场,如西昌导弹基地变为卫星城,用长征系列火箭为世界多个国家发射了卫星。如今,酒泉航天基地又实现了中国人邀游太空的梦想。

目前正在进行的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某种意义上接替了三线建设,成为中央政府新的对三线地区的经济政策。三线建设形成了中国可靠的西部后方科技工业基地,初步改变了中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局面,带动了中国内地和边疆地区的社会进步,堪称中国历史上空前的西部建设战略。

[1]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