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 → 一个志愿军战俘的慷慨悲歌
一个志愿军战俘的慷慨悲歌
发布时间:2014-7-4 10:11:41    阅读次数:1301

 

   

 

 

 

   

    他,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老兵,在60年前的朝鲜战争中,不幸被联合国军俘虏,后被关押在韩国巨济岛战俘营备受折磨。但不管敌人如何威逼利诱,他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回到祖国去!尽管巨济岛战俘营的经历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但他和他那些从战俘营幸存下来回到祖国的战友同样也是最可爱的人。

 


   第五次战役——黑色的记忆

 


    来自湖南攸县的武春生家世代都是种田人。1946年3月,武春生被抓壮丁编入国民党青年军第12旅当兵,同年5月起义,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军35师104团,随后在194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冬,参加解放四川的战斗后,调到地方工作,在四川江津县土改、剿匪。1950年10月再次参军,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0军180师开赴朝鲜,1951年3月任侦察营副营长。

 


    1951年4月22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5次战役,在200公里宽的战场同时发起进攻。联合国军随即也发动了“第二次春季反攻”,直逼铁原、涟川。

 


    这一战,志愿军损失惨重,负伤、阵亡、被俘和情况不明的有数万人,仅武春生所在的180师就有5000多人被俘。

 


    26日,180师被美军密匝匝地围困在朝鲜春川的一个山沟里。夜晚,师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突围的计策,隆隆的炮声和坦克行进的机械声越逼越近。会议决定:分散突围。军号声响起,官兵们在夜幕中散去。可敌人已经封锁了所有的路口,突围几乎不可能。激战中,武春生的不少战友牺牲了,其他的大部分被俘。

 


    武春生带领十八名侦察兵奋力突围。由于多日没有吃东西了,水也难得找到。他们每走一会儿就有人晕倒,最后十几个人全部晕倒在地。当武春生苏醒后,发现他们早已横七竖八地躺在美军的卡车上。卡车开了几个小时后,武春生与其他志愿军战俘都投进美军一个临时俘虏营。

 


    这个临时战俘营建在一个荒凉的河滩上,武春生们吃的是大麦掺豌豆的饭,每餐只有一个小饭团,没有菜。战俘们时刻在饥饿状态中。穿的衣服仍然是志愿军装,胸前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符号却被撕掉。睡的是海滩,只垫一块草席,盖的是一床相当薄的旧军毯。难友们挤在一起,互相以体温取暖,度过长长的寒夜。

    

          

   在巨济岛集中营斗争的日子

 


    不久,武春生们被押往南朝鲜巨济岛集中营,被俘的两万多志愿军战俘和6万人民军战俘全被关在这里。这是一座戒备森严的正规集中营,由三层铁丝网围着,四个角落都有高达20米的岗楼,架设的探照灯、机关枪口对着帐篷。战俘们每天都被美军吆喝着去搬运海滩上堆积如山的粮袋和战备物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武春生见不少战友都中暑晕了过去。可美军却说:“死了死了,喂鱼算了”(是用英语讲的,武春生听不懂,是一位懂英语的难友后来讲给武春生听的)。就这样,几十个中暑的志愿军战士被美军活活丢进大海……


    有一天,武春生也不幸中暑倒地,两个美军将武春生抬起就往海边跑。刚到海边,武春生被海风吹醒了,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海中鲨鱼的食物了。于是就大呼大叫:“你们这些豺狼,我要到联合国去控告你们!”武春生只会讲中国话,这两个美国鬼子并没有听懂,可他的声音很大,吓得他俩松了手,武春生滚落在地,爬起来就往回跑,这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8月的一天,几个美蒋特务进入帐篷,对战俘们讲台湾如何如何好,说得天花乱坠,希望武春生们到台湾去。可武春生们不听他们那一套,最终这帮家伙只好悻悻离去。不久,战俘们自发组织了“回国同心会”,会员有党员,也有非党员,武春生也加入了“回国同心会”,大伙商定,要顶住任何威逼利诱,坚决不去台湾!一定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由于战俘们个个都要被提审。武春生早就考虑好了对付敌人审讯的办法。刚开始,武春生化名高仁,用在四川工作时学会的方言,说自己是四川人,普通士兵,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不久武春生的真实身份还是被暴露了。


    喜出望外的特务想从武春生这个志愿军军官身上打开缺口,培养“典型”和“样板”,以动摇战俘军心。他们把金条和一张美女照片摆在武春生面前说:“只要你声明退党并投降愿意去台湾,这些金条和照片上这个美女今晚就属于你的啦。去台湾后,如果你愿意继续留在军界服务,我们保荐你晋升到正团级。”见武春生沉思不语,对方将金条和美女照片塞给武春生转身就走。


    当晚,武春生意外地住进了一间单人房。房里的铺盖很整洁,墙上贴着美人画。伙夫送来了佳肴,还有威士忌酒。武春生想,既然敌人想软化我,我就乐得美餐一顿再说,便连吃带喝起来。


    正吃着,进来一个漂亮的中国女人。她一进门就嗲声嗲气地对武春生说:“武营长,我奉长官命令来陪陪你,请不要推辞哟!”女人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抚摸着武春生:“实不相瞒武营长,我是个台湾女子,咱们都是中国人,我陪你到台湾去,你升官后我们结婚生儿育女,过快活日子,何必一定要回大陆去呢?”=武春生警觉起来,他想,如果自己一旦在这个女人身上失了足,那敌人就会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大做文章,自己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他想一巴掌把这个女人打出去,转念又想,这台湾女子可能也是苦人家出身,沦为军妓,实在可怜,于是只把她推出去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那女子刚一出去就听见有人骂她:“臭娘们!连这样的事都办不好,滚!”接着武春生就听见那女人不停哭泣的声音。


    不一会儿,几个特务踢开门冲了进来,用绳子绑住武春生,逼武春生在愿意去台湾的所谓“申请书”上签字按手印。武春生坚决不同意。这时,两个特务抓住武春生的右手,在拇指上染上印泥,往“申请书”上按。在这紧急关头,武春生跳了起来,飞起双脚,将两个特务踢倒在地。这时又冲进来七八个敌人,他们一拥而上,将武春生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武春生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怒视敌人。敌人气急败坏地对武春生施用酷刑,用烧红的铁丝烙武春生,武春生疼痛难忍,大叫起来。叫声被在室外巡逻的两个印度兵听到了(印度在朝鲜战争中是中立国,善待俘虏),这两名印度兵冲进室内,斥责特务,将武春生带出房间。


    有一天,敌人在帐蓬内贴了一些反动宣传品,其中有国民党政府的“青天白日旗”。武春生看到后十分气愤,大声说:“撕掉你们这面反动旗帜!”一边说一边带头往上冲。一个特务拔出匕首对着武春生就刺。难友们一拥而上,拦住这个要行凶的家伙。印度兵听见吵闹声后来到帐篷里,要大家安静下来,敌人才无奈地走了。


    敌人走后,武春生转念一想,我们何不就地取材,为自己作宣传呢?武春生便将那面“青天白日旗”左上角的“青天白日”图案掰下来,留下大部分红色的纸片,拼成一张矩形的红纸,利用黄色标语的边角料,小心地做成几颗五角星,再用饭粒将五角星按照祖国五星红旗的模样贴在矩形红纸上——就做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了。国旗制好后,武春生他们把它贴在帐蓬的醒目处。望着五星红旗,志愿军战俘们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敌人听见歌声,冲了进来,要将五星红旗撕下,武春生眼明脚快,跃上前去,狠狠地用拳头教训着那个企图撕下国旗的家伙。这时,更多的敌人拥进来,将武春生绑到一间密室,一阵拳打脚踢后,使劲按住武春生的右臂,在他臂膀上强行刺下了“顽固共匪”四个字,并涂上了蓝颜色,然后将他打昏丢回帐篷里。


    在折磨武春生的时候,其他志愿军战俘也被强迫在自己身上刺字,许多战俘被刺的是“青天白日”、“反共抗俄”、“杀朱拔毛”等刺目标语。

 

    遣返战俘

 


    “一定要回到祖国去!”这是武春生和许多志愿军战士的共同愿望。然而,怎样才能回到祖国去呢?武春生们想逃跑,但在枪口的严密监视下,被层层铁丝围困的落难人,要逃出去谈何容易,何况周围还是茫茫大海?


    1953年9月30日清晨,巨济岛集中营的高音喇叭传来广播的声音,先用英语,后用朝鲜语,最后用汉语反复广播。这是中立国印度兵安排的。武春生们听到了如下内容:

 


    “金日成元帅、彭德怀司令员告被俘人员书:

 


    根据日内瓦战俘待遇公约,停战后,你们有返回各自国家的权力……根据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的规定,不容许任何人威胁你们并阻挠你们实现返回祖国的愿望……在此我们郑重声明:凡我方被俘人员,不管他在对方战俘营中有何种行为,回到祖国后一律不咎既往,一切回国人员均将与家人团聚,参加祖国建设事业。”


    在广播完金日成、彭德怀告被俘人员书后,集中营又开始广播朝中方面发表的“四六声明”:


    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向主张在积极的敌对行为停止后,交战双方迅速释放并遣返各自收容的全部战俘。这种合理主张,绝不因我方被俘人员在被拘留期间有一部分人被迫在臂上刺字,或被迫写下某种文件,或作其它类似的行为而有所改变。我们深知这些行为绝非出于他们的自愿,不应由他们负责。我们完全欢迎我方全体被俘人员回到祖国的怀抱。


    听完广播后,许多志愿军战俘及人民军战俘都流下了热泪。


    次日,集中营便开始了遣送战俘工作,经查,在21839名被俘的志愿军战俘中,连排级军官有608人、营级干部32余人、团级干部5人、师级干部1人。


    遣俘工作首先由中立国印度主持对战俘进行甄别,以确保尊重战俘本人的意愿。甄别的结果:志愿军战俘共有14235人(占被俘总数的三分之二)选择去台湾,而武春生等志愿军战俘则坚决要求回到祖国。同部分选择去台湾的志愿军战俘相似,有7653名朝鲜人民军战俘也最终选择了留在韩国。

 

 

   “我就是‘顽固共匪’,你们来斗吧!”

 


     1954年5月13日夜晚,中朝美韩等国在板门店交换战俘,武春生们被换俘回到祖国。跨过三八线那一刻,武春生是既欢喜又悲哀。喜的是自己终于回到了祖国,悲的却是以俘虏身份回国。


    令武春生们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受到极左路线的干扰,金日成元帅、彭德怀司令员的告战俘书和朝中“四六声明”并没有得到正确的贯彻和落实,当这些幸存的官兵历尽艰辛回到祖国后,却承担了打败仗的责任,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回国后的武春生首先在辽宁昌图参加了“被俘归来人员管理所”举办的集训。当时对被俘的党员、干部处理从严,对一般被俘人员处理从宽。由于武春生是中共党员,又是侦察营副营长,便以投降怕死为帽子,以叛国变节为疑点,将武春生的党籍、军籍全部开除。1956年春,将武春生遣送回原籍攸县农村。


    武春生刚回到家里时,父母及全家都感到高兴。但得知武春生当过俘虏,是被遣送回乡的时候,脸一下子都沉了下去。武春生又羞又愧。好在妹妹识大体,她看到武春生手臂上的“顽固共匪”四个字后,略加思考后对父母说:“我们不要怪哥哥了,敌人在哥哥的臂膀上刺上‘顽固共匪’四个字,说明哥哥在对敌斗争中意志坚强,我们不应该看不起哥哥。”


    可没多久,武春生又不得不面对令人忧虑的现实:他被定为专政对象21种人。在强大的政治舆论压力下,武春生老婆迅速和他离了婚,连唯一的一个孩子也带走了。


    祸不单行!“文化大革命”中,在朝鲜战场上九死一生的武春生又遭到了红卫兵的批斗。有一回,在红卫兵再次勒令武春生接受批斗时,妹妹偷偷告诉武春生:“他们批斗你时,你就将右胳膊露出……”果然,在批斗会上武春生当场脱掉上衣露出右臂,高声叫道:“我就是‘顽固共匪’,你们来斗吧!”


    那个红卫兵头头仔细辨认了武春生臂膀上的“顽固共匪”的字迹后,连声说:“这个人不能斗!这个人不能斗!”最终让武春生逃过一劫。此后,这四个字倒还成了武春生躲避批斗的护身符。

 


    1980年,中共中央74号文件下发了《关于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的复查处理意见》,党实事求是重新制定了对志愿军战俘的审查和处理办法。


    1982年,中共攸县县委为武春生落实了政策,他被定为退伍复员干部;1985年6月25日,广州军区给武春生补发了起义人员证明书;1990年10月25日,攸县县委、县政府给武春生颁发了“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40周年纪念”的荣誉证书。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09期  作者:周祥新 华 山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