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真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相 → 李宗仁忆民国乱局:我去制止强奸竟被溃兵枪击
李宗仁忆民国乱局:我去制止强奸竟被溃兵枪击
发布时间:2014/7/25 9:46:51    阅读次数:1290

 

 

                                         

                                             李宗仁

 

      核心提示:有时候看见落伍士兵,在抢掠或者强奸,我总是上前斥责一番。有的士兵看见官长,他说官长来了悄悄逃走,然而持枪反抗的也大有人在,黑夜之中我随从的卫士又不多,也无法管柬。统兵者治军无方,为害百姓,罪大恶极,实难极言。

    凤凰卫视2009年11月12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口述史最大的好处在哪里呢?就是你如果看一般的历史,比如说把一个时代某些事件用个宏观的角度去写,那当然很好。但是问题是,它少掉了口述史一个个人在一个时局之中,它那个有限定,然而又相当独特的角度,所看出来的一些凡人层面上,或者是个体层次上的一些细节,或者是感受。我们知道现代史学,越来越关心情感的问题,乃至于在年鉴学派之后,发展出来有心态史学,甚至最近讲到情感史学。那么对这种情感史学的把握,以前我们就要靠文学艺术作品去掌握,但是现在我们可以用口述史的方法,去慢慢的理解清楚,搞清楚一个时代的一些心态,社会上的状态。从这样的角度去看口述史,其实是有个很特别的一个效果跟作用的。我读唐德刚先生这部力作,就是《李宗仁回忆录》的时候,就有很强很强的这种感觉。

    我们来看看《李宗仁回忆录》,我们知道李宗仁是国民党在大陆时期的末代总统,在中国现代史上的地位非常非常的重要。他中间参与过几次事件,比如说当时他跟白崇禧、黄绍竑他们三个年轻军官,一起跑去广东参加革命,后来参加北伐,后来抗战一直到最后。这里面他们参与的重要事件太多太多了,李宗仁就是属于桂系军阀的首脑。说是军阀,其实人家不是军阀,他真的是有革命理想的军官。

    那么我们就能够在这书里面看到李宗仁的这个人,就像唐德刚所写的一样,或者他后来回忆的一样,是个敦厚的长者。你可以说他是个武夫,没有什么文墨,但是人其实是个很好的一个人,而且也真的是很有智慧。在很多战略问题上面,看他的回应,你会觉得当时他采取的某些决策,要比他的上司蒋委员长要妙多了。甚至有人说,假如那时候不是蒋介石在那边操弄军权,在搞制衡的话,让李宗仁去代替他,说不定后来中国就未必像现在这个样子了。意思就是国民党不一定会垮得这么快、垮得那么惨,甚至不一定垮得了了。

    好,我们回头看看,这里面怎么样说到,我刚才说到感情的问题。他就说到李宗仁在这里面回忆,说他当时参加护法战争,然后,后来回到了广西的时候,就有一回接到命令。你看看当时那个局面多败坏,其实他们军队的人接到命令,说要把他们军队所驻的那个县的县长绑回去杀了。可是问题是他说,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我与何县长曾有一面之缘,政治派系斗争与我又无切肤之痛,且不甚了解双方斗争的症结所在,但是他后来也没办法,还是要把他押回去。而那个何县长一开始看到他还很信任他,没想到他属下就把这个何县长给宰了。

    他就说到,这个东西,每念中国内忧外患,杀伐频仍,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人权毫无保障,像何县长的不知多少,说来痛心,他说他以后一辈子都记得当时那个场面。而让他印象非常深,记到晚年的早年的经验,还有什么呢?就是他当时在广西的六万大山之间,来来回回简直像流寇一样的时候,他就说到当时的士兵的军纪坏到什么程度。他说他们那些士兵沿途骚扰焚掠,他说我因为担任后卫,有时候看见落伍士兵,在抢掠或者强奸,我总是上前斥责一番。有的士兵看见官长,他说官长来了悄悄逃走,然而持枪反抗的也大有人在,黑夜之中我随从的卫士又不多,也无法管柬。统兵者治军无方,为害百姓,罪大恶极,实难极言。

    这就是当时很常见的一个情景,中国当时各式各样的军阀底下的士兵,哪怕是后来所谓黄埔军校中央军,下面的军纪都很糟糕,常常就做出这些生灵涂炭伤害百姓的行为。所以后来有一回,李宗仁就说到,他有一回就听说一个当地的一个老百姓,控告他的一个士兵偷东西,这个士兵就坚持说不是他偷的,而这个士兵还是他的一个同乡。于是李宗仁当时为以儆效尤,为了要治好军纪,居然就说现在说是你偷的嘛,那我们就说既然你偷东西,这是犯纪,当着全军训话完了之后,把他枪决了,就地正法。

    他就说后来我每想起这件事都非常内疚,这个士兵劫取民财,有物证而无人证,罪不至死。我事后调查,他偷的那些东西,也的确是捡回来的,他是我的小同乡,他家跟我家相距仅七里,但正因为他是我的同乡,我才决定牺牲他的性命,以整饬军纪。他就说到我一生最不喜用权术,生平只用这一次,竟用的如此残酷,虽当时情况使然,实非得已,数十年来,我每为此事耿耿于怀。


    说到这里,我们就能够了解,后来当抗战胜利的时候,我们看到李宗仁,他的感觉也是非常非常微妙。他就说到当时抗战胜利那一天的时候,他在家里面,那个情况是怎么呢?就是有点不是太高兴,为什么会人家打胜仗了,抗战好不容易赢了,他居然不高兴呢?他就说到,那是因为当时他有个很强烈的一个印象,就是他会想起来,过去他带的兵,想起来过去所经过的所有事情。古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抗战八年全国死难军民何止数千万,即在五战区,就是他的战区内,牺牲亦不下数百万人,我们试一念及,因抗战而招致家破人亡的同胞,以及为国族生存而在战场上慷慨捐躯的袍泽,他们所遗留的寡妇孤儿,如今皆嗷嗷待哺,与念及此,能不凄恻。而且抗战虽告胜利,前途荆棘正多,中央当国者私心自用,宵小横行,内政外交危机接踵而至,我人身当其冲,又将何以自处。

    其实这里面这两本回忆录,我刚才讲的这些小细节,如果你很关心民国史的话,你在他这个书里面你会发现,当时民国果然是命宿已尽,你别说看抗战的时候,在打的日本人了。这个黄埔军校的中央军还要继续歧视其他的,像他们桂系这些所谓的杂牌军。你去军火库要领弹药,军火库的主管还购弹,要跟你贪污拿钱,才给你弹药。天啊,那已经是抗战的时候了。

 

文章来源:凤凰卫视

[责任编辑:吴双江]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