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史鉴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鉴 → 百年前留学生眼中的中日对比
百年前留学生眼中的中日对比
发布时间:2012-6-18 14:26:30    阅读次数:3690

 

 

    100 多年前, 长沙辛亥革命志士杨德邻(1870-1913,字性恂,今长沙县高桥镇人,是一位一生追随进步的湖湘志士)写给母亲的家书,是他1905 年留学日本时写下的。8 年之后, 这位革命志士因追随宋教仁、反对袁世凯,被湖南督军汤芗铭杀害于长沙。

     百年前留学生眼中的中日对比

杨德邻写给母亲的家书
 
 

      这封家书现由湖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员吕芳文先生所珍藏,是他偶然从废旧书报摊搜集到的。家书仅一页大红信纸,长80 厘米,宽25 厘米,毛笔楷体字,竖行书写,共48 行1500 余字。杨德邻在信中除开头“男现在身体尚无病,湖南同乡诸人都好”两句以外,再无一字提及家事,通篇抒写自己真挚的爱国热忱和深沉的民族忧患。从信中提到的“日俄战争”推断,此信当写于1905 年秋冬,距今已106 年。

      100 多年过去了,中日两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阅读这封一百多年前湖湘先进人物写下的家书,尽管有失偏颇,但其爱国忧思仍引人追索思考,当时中日两国的众生相,也能管窥一二。在信中,杨德邻笔下的日本正延续着明治维新所创造的勃勃生气,国力日盛,野心膨胀,图谋四方;而此时的中国落后于人,社会沉闷黯淡,民众昏聩,遭日本歧视。信的内容如下:男德邻跪禀慈亲大人膝下:

      男现在身体尚无病,湖南同乡诸人都好。日本近来海军得胜回国,沿街遍户扬旗挂彩。英国有一海军大将,统领二千余英兵到日本祝捷,日本礼待甚隆,开欢迎会于日比谷公园,炮声震天地。中国学生到此地者约计有万多人,日本人接待甚是冷淡,不如英国二千人之势力,可见中国弱到极处。日本人之性质,无论贫富,于一切饮食、衣服之无用费,甚俭省。而于国家大事无不克己奉公。即如昨日英国海军大将到时,有某帽子店及某某靴子店、某某漆店,皆特别制一帽子、靴子、漆器送与海军大将,上刻“英日联盟”四字,以表英日两国欢情。此等事,皆不待国家号令,人人踊跃去做。他看日本国就是自己一家,所以看国事就是自己身分上事。

      中国人以为国家事只有国家担任,与我不相干,所以中国弱,日本强。日本的女子都要干国家的事,日俄之战,日本女人集资开一爱国妇人协会,以护卫战士。近日虽已停战,更添一爱国妇人扩张海军会,以为将来战事地步。此等思想皆中国女人向来所无。现在日俄战事虽已结局,然日本想打中国主意,其心甚深。各街上都有清国语学堂,少年子弟,多是讲求英国语、法国语、朝鲜语、俄国语、清国语的。所以讲求英语、法语者,国事上学问上之交涉也。所以讲求俄国语、朝鲜语、清国语者,打三国之主意也。现在俄国已被他打败了,朝鲜已被他压制了。我们中国到日本者,人虽多,懂日本话者很少,于他国的事情,打听很难。他的学生,来游中国者,都能通中国语,是以中国的事情,一点都被他探听了。

      我们乡间人听见有人学东文学、英文,必然骂他是洋教、说鬼子话,殊不知世界各国,凡稍有学问之人,必懂得二三国的语言,不独日本然也。日本高等学生,必懂得英国、法国两国之语。

      今比较日本与中国之性质

      1.日本女子人人读书,女子学堂之多,遍地皆是;中国女子人人不知读书,女学堂全然无之。

      2.日本女子十四五岁时,就可以经营商业,独当门面;中国女子十七八岁时只当得小姐,藏在房内。

      3.日本女子堂堂正正,不知畏人;中国女子见人就躲,缩头缩尾。

      4.日本男子人人看报,以不晓得世界事为可耻;中国男子人人不看报,以讲到世界上的事为荒唐。

      5.日本男女,人人勤快,人人俭省(日本吃食多半是生冷,且极少,每餐生白菜一酱油碟,或豆腐二片,或小鱼一只,中国人多半吃不下口);中国男子多半懒如蛇,好吃如猫。

      6.日本自贵人至下等,无不做事之人;中国人大半睡晏觉(午休),肩床铺,吃洋烟(日本不吃纸烟,所作纸烟,多半卖与中国人),抹纸牌。

      7.日本人做事之时,也要读书,无一时闲(日本人拖东洋车的与门面做生意的皆手中拿一本书);中国人读书者不做事,做事者不读书。

      8.中国人好咒人、好打架,日本街上从未见过。

      9.中国向来读呆书,不求个所以然;日本教子弟读活书,第一要晓得眼面前的事,引他以世界上之事。

      10.日本人人尚武,凡学堂内之高等学生,人人皆能击剑、打枪、跑马,所以一有战事,人人能出头;中国早数十年,尚有此风,今则不独读书,不能尚武,即做粗工的人亦复不能武。

      ……

      杨德邻1905 年(光绪三十一年)留学日本。归国后鼓吹君主立宪和地方自治,先后参加宪政会、政闻社和宪政公会,上书请愿,并于京师组织《中央日报》社,在奉天创办《自治旬报》。1911 年5月,清廷组成“皇族内阁”,假立宪之名欺骗天下,这给他很大刺激,陷于苦闷彷徨之中。适逢其弟杨毓麟(杨守仁)在英国蹈海殉国,噩耗传来,他悲痛欲绝,逐倾向反清。

      1911 年辛亥革命时,杨德邻走投滦州蓝天蔚军,并赴石家庄联络革命党人,谋划两路夹击北京,实行“中央革命”。后事败,走上海。民国成立后,曾任黄兴南京留守府秘书,后返湘担任国民党湖南支部政务研究会会长。1913 年春出任湖南省财政司司长,颇注意修筑滨湖堤垸。后因反对袁世凯遭汤芗铭抓捕,当时友人劝他快走他乡,他仍坚持所经手财政账目交接清楚,方可离职。同年11 月他被汤芗铭扣以“莫须有”罪名,枪杀于长沙贡院坪(现中山路三角花园一带),年仅43 岁。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革命党人及爱国人士要将杨德邻葬于岳麓山,因汤芗铭扬言掘坟,后归葬高桥刘弯冲。

(文章来自《文史博览》2011年第12期)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