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收藏 → 《江南春》“行走”江南得存于世
《江南春》“行走”江南得存于世
发布时间:2012-7-16 16:04:13    阅读次数:2072



《江南春》卷主体


沈周等人所作《江南春词》


   
《江南春》卷记录了“吴门画派”众才子的精粹,“明四家”中沈周、仇英、文徵明都在上面留下了珍贵墨迹。《江南春》卷是幸运的,在私人秘藏的楼阁,在文人雅士的赏玩珍爱中,在中国人对文化精神的坚守中,躲过了岁月的动荡、水火的侵蚀。

   
《江南春》卷是艺兰斋美术馆的镇馆之宝。这件藏品汇聚了“吴门画派”众才子的精粹,“明四家”中沈周、仇英、文徵明都在上面留下了珍贵墨迹。藏《江南春》的锦盒,可谓“机关”套“机关”。打开一重锦盒,里面又露出楠木盒。楠木盒面上雕刻着两行字,大的暗绿色,写着“江南春”;小的呈黑色,写着“吴江王氏话雨楼收藏”。它是几百年前大收藏家王任堂为《江南春》量身定做的,如今,楠木盒也已成文物。

   
《江南春》长7米,上有60多方印鉴,卷轴分三截,卷首是陈鎏写的“江南佳丽”4字,第二部分是仇英画,第三部分是10多位名家的和词。这幅卷轴,从题跋到绘画,历经数十年才最终完成。卷轴最早拥有者是袁永之,当时,袁永之无意中收藏了沈周的墨迹《江南春词》,后来,仇英为袁永之补图《江南春》,接着袁永之又请文徵明等吴中名士和韵,遍征名流题咏。

   
《江南春》卷出于众名家之手,以后也一直在名家手中流传。大概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江南春》卷从过云楼流入近代实业家兼书画收藏大家南浔人庞莱臣手中。庞氏将其选入《虚斋名画录》,可见珍重。

     “
抛妻弃子”:虚斋庞莱臣保护《江南春》

    1937
年日军侵华,此时藏于南浔庞莱臣家的《江南春》卷,又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才从日军的魔掌中逃脱出来?

   
据庞莱臣的后人庞叔龄回忆,当时庞莱臣为了保护这些藏品,决定将藏品由家乡南浔转移到上海。为了路途上的安全,庞莱臣和家人分开,自己专门带着书画由水路赴上海,而孩子们则由庞莱臣的夫人带着走陆路。结果险些弄得家人失散。但是《江南春》卷等书画珍品却也就此摆脱了日军的觊觎,避过了一场燹兵之祸和去国之难。

     
非要不可”:郑振铎动用“优先购买权

    1953
年,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为故宫博物院征集明清字画,曾致信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徐森玉,将庞氏所藏仇英《江南春》卷列入“非要不可”的六件明清书画当中。郑振铎在致徐森玉的信上这样写道:“……庞氏画,我局在第二批单中,又挑选了二十三件,兹将目录附上。‘非要不可’单中,最重要者,且实际上‘非要不可’者,不过:……仇英江南春图卷……等六件而已。因此间明代的画,至为缺少也。”国家文物局局长为故宫这样的国家级文保单位征集藏品,且直称“非要不可”,也算是动用了类似的“优先购买权”了。

   
但是国家文物局局长的要求,在当时却引起了上海市文管会部分委员的不满。为此,郑振铎再次致信徐森玉予以安抚说:“委员诸公大可不必‘小家气象’也,庞氏的画,上海方面究竟挑选多少,我们无甚成见。” 并表示将大力支持上博、上图等文保单位的建设发展。但是仍未放弃对仇英《江南春》卷等六件作品的“优先购买”要求。

   
最终故宫博物院征集到了数量和质量可观的庞氏藏品,但不知为何,对仇英《江南春》卷的购买却未能达成。大概是“非要不可”太刺人耳目。
直到上世纪90年代,艺兰斋从庞氏后人手中购得这幅身世传奇的《江南春》卷,将它带到了南京。应该说《江南春》卷是幸运的,在私人秘藏的楼阁,在文人雅士的赏玩珍爱中,在中国人对文化精神的坚守中,躲过了岁月的动荡、水火的侵蚀。

来源:收藏快报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