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 → 曾国藩并非天才:曾是顽劣儿童
曾国藩并非天才:曾是顽劣儿童
发布时间:2014-6-26 10:04:01    阅读次数:1687

 

  

                                    

                                                           曾国藩

   

    顽劣儿童


  曾国藩并非天才,也不是天生圣人,他小时候同其他孩子一样天真调皮,甚至有点顽劣。


  曾国藩6 岁发蒙,他有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磨书”,一部新书到他手上,没几天就磨得稀烂。老师没法,就找来一张牛皮纸(一种黄褐色的耐磨厚纸)裁成书本大小的纸片,把当天所授的经典,抄录一节贴在他的课桌上,让他熟读。但他并不认真朗读,只是用食指在牛皮纸上反复摩擦,直到纸上的文字被磨光。老师生气了,叫他背书,他却倒背如流。从此老师每天抄一张,他就每天磨一张,这样,不到一年,一部《论语》就已烂熟于心。


  曾国藩贪玩,有一次趁老师不在,他便跑到家塾的院子里摘花,刚好被院子的主人看见,告诉了老师,自然少不了挨训罚站。为了报复,放学后,他又跑到院子里,用石头把主人的大金鱼缸的底部砸了一个小洞,就悄悄溜走了。第二天早上,主人发现缸里的金鱼全死了。明知是曾国藩所为,但拿不出证据,又怕惹出更多的麻烦,只好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曾国藩孩提时如此顽劣,老师对他自然也有生气的时候,有时不免挖苦讽刺他几句。有一位陈老师曾训斥他说:“你如果不认真读书,不要说举人进士,恐怕连县学也进不了,你要是进了学,我给你背伞当跟班。”后来曾国藩16 岁入县学,考上第七名童生。之后便去拜谢这位老师,辞别时,他故意把伞留在老师家里。老师送走他后发现他留下的伞,立即背了追上去还给他,曾一见心中窃喜,连忙转过身,大声说:“感谢先生给我背伞!”


  

    钦点翰林

 


  道光十八年(1838)曾国藩考中进士,时年28岁。按清代科举制度,举人入京参加由礼部主持的会试,中试者称贡士。全体贡士还要参加在保和殿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然后按成绩分为三等:一等三名,称为“一甲”,由皇帝赐“进士及第”。二等若干名,称为二甲,由皇帝赐“进士出身”。其余的列为三等,称“三甲”,由皇帝赐“同进士出身”。一甲的三名分别授翰林院修撰、编修,二甲、三甲再参加一次朝考,分出等级。优等的进翰林院充庶吉士,其余的分配到朝廷各部或地方任职。


  曾国藩会试中第38 名贡士。传说曾国藩参加殿试的头天晚上,道光帝做了一个异梦,梦见自己正坐在龙椅上,忽听一声巨响,太和殿东南角的一根大柱岌岌可危,即将倾倒。正在惊慌之际,忽见一红脸汉子,卷袖向前,将柱子扶正,太和殿转危为安。梦醒之后,道光帝心想,国家必有危难,也将有挽狂澜于既倒的人物。决定此次殿试亲自收卷察看今科每一位进士,寻找梦中之人。


  第二天,他果然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前边摆放一张高桌,每个考生都必须把考卷送交皇帝手上。轮到曾国藩交卷时,他低下头,双手把卷子递上去。曾国藩个子矮小,虽然双手高高举起,但道光帝还是够不着,于是下旨叫他“抬头”。曾国藩只得抬头把卷子递上去。因为低头举手的时间过长,双颊蹩得通红,道光帝一看,此人很像自己梦中的红脸大汉,立即在他的考卷上用朱笔做了记号。


  阅卷后,道光帝过问此卷,主考官复查,发现此卷涂改超过50 处,已列入三甲第42 名。他立即调阅此卷,在朝考时将它列入一等,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按照清代制度三甲非列一等,不能入翰林院,而宰相必须是翰林出身,据说道光此举是有意在将来拜曾国藩为相。


  曾国藩中进士后,在翰林院任庶吉士,拜理学家倭仁为师,与军机大臣穆彰阿结交甚密。穆氏和倭仁多次向道光帝推介他。穆说他“留心时务,熟悉掌故,可备大用”。倭说他“天性聪慧,过目不忘,人才难得”。道光帝早已留意此人,只是未曾亲自考察,不知是否名实相符。


  有一天,道光帝下旨:着曾国藩立即入殿陛见。曾国藩赶紧进入宫中,由太监导引到一殿内坐等。但奇怪的是过了近一个时辰,却不见皇上接见。正在狐疑之际,突然接到旨意说:改天再行召见。曾国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不知出了什么事,赶紧去找穆、倭二人。


  穆、倭知道这是皇上在考察曾的“熟悉掌故”和“过目不忘”。于是问曾当时呆在什么房间,房间里有何装饰,曾茫然不知。只说当时惶恐呆坐,不敢抬头去看。穆彰阿急忙连夜派遣亲信,带上400 两纹银,找到值班太监,请他将房间里的书画内容一一抄出。


  原来道光帝让他待召的地方是悬挂祖宗遗像与遗训的偏殿,太监把历代祖训抄出后,曾国藩连夜背熟。待到第二天道光正式召见时,问他从太祖到仁宗的遗训,他对答如流。于是道光帝便真正相信曾国藩确是“熟悉掌故”,而且“过目不忘”。


  

    外号“剃头”

 


  曾国藩虽然是个文人,但杀起人来却毫不手软。他给朝廷上疏说:“欲用重典,以锄强暴,即臣得残忍之名,亦不敢辞。”


  咸丰二年(1852),他到长沙办团练,在城中鱼塘口设立行辕。据说开辕之日,为祭帅旗,他令部下捉两个匪徒来祭旗。部下一时之间,无法捉到“匪徒”,就在小吴门外抓了两个乞丐充数,他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杀两个叫花子开张”。


  杀戒一开,不可收拾,为了树威,不免滥杀无辜。当时湖南地区会党甚多,长沙尤甚。会党原是城乡无业游民、手工业者和社会黑恶势力组建的一种民间秘密组织,初无政治方向,只求结党自保。为了生存和发展,在不良头目的带领下,常有杀人越货、绑架盗窃之事发生。自从太平军入湘,会党开始活跃,有的公开投向太平军,如天地会的大部分成员加入了太平军。这引起曾国藩的极度恐慌,担心会党毁了他的功业,于是痛下决心,将清查会党当作第一要务,“严刑峻法,痛加诛戮”。


  有一次, 在湘江上, 发现有强行勒索民船的会党和游勇。曾国藩闻信立即派人捉了三人, 当即枭首示众。据说,审案局开局, 他杀了200 多会匪开张;长沙的湘乡码头开张,他杀了16 个“匪徒”来祭。他还下令各地团绅和地方官员,可以自行捕杀,“不必一一报官”,并且表示“断无以多杀为悔”。


  曾国藩此举令上下震恐,一时“曾剃头”之名广为传播,他的家乡荷叶塘有民谚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怕万一,就怕宽一(宽一即曾国藩小名)。”他的门生李瀚章,时任益阳县令,见其杀戮过甚,曾写信给他,劝他“广施仁义,缓于刑法”。他斥之为“书生之论”,置之不理。

 


  扶乩请仙

 


  曾国藩并非军事天才,与太平军作战,先后近十次因战败投水自杀被部下救起。仅靖港一战就两次投水,还写了长达几千字的遗书,曰:“天丧吾,非寇死吾也。”


  咸丰八年(1858) 十月,他率领部将李续宾、曾国华攻安徽三河镇,遭到太平军英王陈玉成十万大军合围。结果李续宾部6000 人( 系湘军精锐) 全部被歼,曾国华、李续宾战死。曾国藩趁大雾逃脱,躲到江北一农户家,抱头痛哭,顿足捶胸说:“元气丧尽! 元气丧尽!”


  据说在开战之前,曾国藩曾请来一个名叫马六的人来扶乩,预卜凶吉。于是马六口中念念有词,最后请来了“盖天古佛”。这位佛祖在乩盘上留下一句似诗题不似诗题,似谜语不似谜语的话:“赋得偃武修文得闲字。”曾氏不解,以为“偃武修文”是停止战事,开展文治,从此可以回家赋闲休息。就问马六,敌人是不是会不战自退? 马六颔首而已。于是敌人不战自退的话即刻传入军中,军心涣散,士气懈怠,一战即溃。


  事后曾国藩对这乩辞百思不得其解,他的幕僚李元度说:“那马六莫不是陈玉成派来扰乱军心的探子。”一语提醒了曾国藩,这才想起那乩辞是暗示此战必败。


  “赋”字“偃武”,即去掉“武”字,是“贝”字。“贝”字“修文”,即加上“文”字是“败”字。“得闲字”是说“赋得偃武修文”这句话中的“得”字是个“闲”字,即多余的字。解开谜一样的乩辞,曾国藩十分气恼,然而也无可奈何。


  枯藤老树


  曾国藩晚年多种疾病缠身,使他十分痛苦。


  一是眼疾。他的右眼于同治八年既已失明,这对平生离不开读写字而且公务繁忙的他来说,真是苦不堪言。


  二是肝风病。这是个中医学的病名,表现为阵发性手足麻木和抽筋,舌头僵硬以致失语,甚至大小便失禁。


  三是癣疾。曾国藩自幼即有体癣,全身瘙痒,搔之则白色皮屑散落一地,终身不愈。


  四是疝气。愈是认真看书写字,愈是疼痛难当。


  五是牙痛。曾氏晚年“牙疼殊甚”,疼时坐立不安,“绕屋彷徨,不能治事”。


  由于多种疾病的折磨,加上繁忙的公务,曾国藩面色枯黄,深感“精力益衰”,“志气不振”。幕僚彭丽生告诉他一个偏方,用黑驴皮胶蒸老母鸡可治阴虚,增强体质。曾国藩信以为真,但南京一时买不到驴胶,就以龟胶替代。结果蒸出的鸡汤浓而且腻,勉强吃下去,感到有点反胃,佐以腐乳,不想大呕不止。


  曾国藩真的到了膏尽灯灭的时候, 实际年龄还不到61周岁。同治十一年正月二十三日,他的肝风病又发作了,经抢救,病情得以平复。

  正月二十六日出城接客,病又发,“舌蹇不能语”。回署调整后,勉强写完了《刘松山墓志》300 多字,这成了他的绝笔。


  二月初四午后突然想起要到总督府衙后花园走走,由人搀扶而行,曾纪泽随后。走到一梅树下,他突感脚麻,随从随即扶他坐在树下。过了一会儿,发现曾国藩已是一动不动,原来他已死在梅树下了。但据史载,他是回到厅堂之后才逝世的,这样比较符合儒教的“寿终正寝”的最佳结局。


  据说他家乡的人们早就知道这位侯爷快要不行了。因为他们发现白玉堂屋后的那棵大枫树已出现枯枝败叶,缠绕在它身上的那根大青藤也已经枯萎。而那条大青藤正是曾国藩这条“癞龙”的化身。此藤繁茂,曾氏就发达,就登科,就升官,就打胜仗;此藤枯萎凋零,曾氏就倒运,就丁忧,就打败仗。现在此藤枯死,自然他的生命也就要结束了。曾国藩的晚年的确像枯藤老树,没有了半点生机。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 责任编辑:朱琳)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