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真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相 → 寻找毛泽东之子毛岸红:谜团何时能解开
寻找毛泽东之子毛岸红:谜团何时能解开
发布时间:2019-1-14 10:07:27    阅读次数:138

  

    1928年年初,贺子珍和毛泽东结合成革命的伴侣。据贺子珍后来对人讲,她跟毛泽东结婚,没有举行什么仪式,更没有摆酒祝贺,热心的袁文才做了几个菜,大家热闹一下,就算完事。1932年11月,贺子珍在福建长汀的福音医院生下一个男孩.

 

    毛泽东非常喜欢这个孩子,每次来医院,都又是亲又是摸。有时候,孩子睡熟了,他就把孩子放到贺子珍身边,自己则坐在他们母子旁边,静静地凝视着。毛泽东给这个男婴取名毛岸红。回到瑞金后,毛泽东给孩子找了个奶妈。奶妈是江西人,喜欢把男伢子叫毛毛。毛岸红因缺少营养,长得很瘦弱,奶妈便叫他小毛毛。

 

   小毛毛出生前后正是毛泽东受王明路线打击的时候,是毛泽东政治生涯中最黑暗的一段时期。1933年1月初,中共临时中央因处境日益恶劣而被迫由上海迁到中央苏区,在党、红军和根据地内全面地贯彻执行“左”的冒险主义方针。于是,一场先后反“罗明路线”和反“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柏)”的斗争迅速在中央苏区从上到下、从地方到部队广泛地展开,这实际上反对的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和主张,其目的就是要使毛泽东威风扫地,被彻底孤立。

 

    这时,小毛毛给了毛泽东不少温暖和慰藉,为他排解了许多忧愁和烦恼。

 

    一次,毛泽东出门几天回来后,神情十分严峻。他抱着天真烂漫的小毛毛,抚摸着孩子柔软的头发,亲着苹果般的小脸蛋,半天才告诉贺子珍:“中央决定,红军这次转移,只有少数女同志可以跟着走,但孩子一个都不准带。”

 

   于是,毛泽东与贺子珍商定,将小毛毛交给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争的毛泽覃和贺怡夫妇。出发前,贺子珍从邻居那里要来些棉花,把自己的一件灰布军装剪开,就着灯光,一针一线地给儿子缝制了一件小棉袍……

 

     当小毛毛得知自己将被留在姨妈家,与父母分离时,很伤心地哭喊着,贺子珍也只能忍疼安慰。

 

▲  贺子珍、李敏、孔东梅合影

 

   红军长征后,整个苏区很快便落入敌手。时任中共中央苏区局委员和红军独立师师长的毛泽覃,先将小毛毛安排在一户人家,后来又让他的警卫员秘密将小毛毛转移,警卫员带小毛毛到他的老家瑞金乡下一个亲戚家隐蔽起来。1935年4月25日,毛泽覃和他率领的部分红军队伍在瑞金附近的黄膳口红林山被国民党“进剿”军包围,毛泽覃不幸中弹阵亡。不久,那个警卫员也牺牲了。小毛毛从此下落不明。

 

   1949年5月,贺怡在南下江西前,到北平香山双清别墅见毛泽东,提出要为他和姐姐找小毛毛。毛泽东说:“小毛毛在两岁多时,我们没有能力保证孩子的安全成长,才把孩子交给老百姓收养。战乱之中,人家老百姓为了小毛毛不知吃了多少苦哩。现在解放了,我们进了城市了,生活条件好了,这时你们要把孩子从人家手里要回来,对得住人家养父、养母对孩子的养育之恩吗?孩子小时候就交给人家,人家对孩子的恩情比我们要大得多。我的意见是,你就不要再去找小毛毛了。”但执着的贺怡南下江西后,还是四处寻找小毛毛。

 

  1949年8月,贺怡担任中共江西省吉安地委组织部长。11月,贺怡在阔别多年的老战友——古柏的夫人曾碧漪陪同下,根据一些人所提供的线索,从韶关乘车北上,赴赣南、粤北一带寻找小毛毛。

 

▲  1937年春,毛泽东与贺子珍,拍摄于延安。也有说法称,该照片是两人最后一次合影

 

   21日晚,她们所乘坐的中型吉普车进入江西泰和县境内时,曾碧漪劝贺怡不要开夜车,可贺怡急于赶路没有听劝。约晚上10时许,吉普车经泰和县凤凰墟的一座木桥时,不慎翻了车,汽车跌落在3米深的水沟里,贺怡与曾碧漪的儿子古一民当场身亡,曾碧漪的右脚骨折。从此,有关小毛毛下落的仅有的一点线索也中断了。

 

    新中国成立后,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在其担任福建省副省长期间也曾通过多种渠道设法寻找小毛毛的踪迹,但终未能得到准确的消息。

 

    1953 年,幽居上海的贺子珍在病中给江西省省长邵式平写了封信,说她在长征出发前通过毛泽覃、贺怡夫妇寄养在老表家里一个男孩,希望帮助查找。

 

   江西省民政厅优抚处干部王家珍在叶坪乡朱坊村,打听到朱盛苔、黄月英这对农民夫妇曾在1934年农历九月底领养了红军的一个小男孩,取名朱道来。

 

   不久,有关朱道来的材料和照片由中组部送到了贺子珍处。贺子珍看完材料后高兴地说:“朱道来像是我的小毛毛。”她恳请组织上让朱道来和他的养母一道来上海,她想亲眼看看他们。

 

   王家珍、黄月英便带着朱道来到了上海。贺子珍仔细地端详着朱道来。顷刻间,她止不住喜泪纵横,声音颤抖着说:“毛毛,你就是我的毛毛!”

 

   为了防止出差错,贺敏学带着朱道来去检查身体,结果,朱道来的血型与贺子珍一致。当黄月英把当年收到的一件小棉袍交给贺子珍时,贺子珍双手颤抖着接过,不禁流下了两行热泪,这件小棉袍最能证明朱道来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毛泽东根据照片仔细辨认后,虽没说什么肯定的意见,但也传下话来:“这孩子很像年轻时候的毛泽覃。”

 

▲  “文革”时期的朱道来,贺子珍曾认定其正是自己失落的儿子“毛毛”

  

   可就在这个时候,南京来了一个中年女干部,找到中组部大哭大闹,声明说:“朱道来是我的孩子,不许别人夺走……”并扬言,如不把孩子还给她,她就吊死在中组部大门口。

 

    女干部叫朱月倩,其丈夫叫霍步清,当年为中央巡视员,后任红军学校宣传部长,于1933年病故。

 

    毛泽东在听了有关情况的报告后,果断地说:“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后代,就把他交给人民,交给组织吧!”

 

    后来,中央组织部作出决定:朱道来既不回南京朱月倩身边,也不回上海贺子珍身边,而由中组部副部长帅孟奇照顾他的日常生活。

 

   事实上,小毛毛究竟是谁,去向如何,至今仍是个谜。小毛毛如果还健在,无论是官员还是寻常百姓,也早已进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岁月了。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