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收藏 → 劫后难以“回家”的圆明园文物
劫后难以“回家”的圆明园文物
发布时间:2012-6-16 21:34:54    阅读次数:3370

 

1860年,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掠走了十二个青铜兽首,致使国宝流失海外140多年。虽然目前已有5座铜像经各种渠道回到祖国,但圆明园和这12座青铜兽首像,已经成为我们民族那段屈辱历史的代表,因此,出现在今年法国佳士得拍卖会上的鼠首和兔首铜像引起了各方的关注。事实上这十二件青铜兽首的命运只是圆明园文物流失的缩影。

“圆明园”之名拜康熙帝所赐,康熙御书的三字匾额,就悬挂在圆明园殿的门楣上方。康熙皇帝在把园林赐给胤禛(后为雍正皇帝)时,亲题园名为“圆明园”正是取意于雍正的佛号“圆明”。正是:“圆而入神,君子之时中也;明而普照,达人之睿智也。”圆明三园总面积达五千二百余亩,有一百五十余景。其中著名的有举行宴会的山高水长楼,模拟《仙山楼阁图》的蓬岛瑶台,再现《桃花源记》境界的武陵春色。圆明园汇集了当时江南若干名园胜景的特点,以园中之园的艺术手法,将诗情画意融化于千变万化的景象之中。苏州狮子林杭州西湖十景,也被仿建于园中。更有趣的是,圆明园中还建有西式园林景区。最有名的“观水法”,是一座西洋喷泉,还有万花阵迷宫以及西洋楼等,都具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在湖水中还有一个威尼斯城模型,皇帝坐在岸边山上便可欣赏万里之外的“水城风光”。

其中为后世所称道的十二生肖铜像为人身兽首,铸造兽首所选用的材料为当时清廷精炼的红铜,外表色泽深沉、内蕴精光,历经百年而不锈蚀,兽首铸工精细,兽首上的褶皱和绒毛等细微之处都清晰逼真,堪称一绝。设计者意大利人郎世宁充分考虑到中国的民俗文化,以十二生肖的坐像取代了西方喷泉设计中常用的人体雕塑。每隔一个时辰(两小时),代表该时辰的生肖像,便从口中喷水;正午时分,十二生肖像口中同时涌射喷泉,蔚为奇观。

然而,在咸丰十年(1860年)年这一切的美好都成为了逝去的回忆和一个民族永不可释怀的悲痛。郎世宁在中国的50年里,看到的是这个人口以及工农业产值都占当时世界三分之一的庞大帝国花不完的银子和数不清的宝藏,他无法想象一百年不到时间里,同样来自西方的一群人竟然能在他参与建造的苑囿里兴风点火,并且把他设计的兽首打劫得一个不剩,只留下带不走烧不着的大石头。郎世宁的两位法国同行同样不会想到,这些兽头中有一些竟然是被他们的法国同胞给抢走了,当然,还有一些是被他们的盟友英国人所掠夺。

那么,在这次浩劫中圆明园到底流失了多少文物呢?根据档案记载,清漪园(颐和园旧称)留有详细的“陈设清册”,册中详细记载了勤政殿(现仁寿殿)、佛香阁等不同建筑的各种摆设,精确到了每一层楼、甚至每一张桌子和桌子上的器具摆设。可惜的是,圆明园的陈设清册没有副本,仅存的一份在英法联军洗劫的大火中被毁掉或者丢失了,后人因而失去了精确排查计算圆明园流失文物的主要依据。

1860年圆明园被劫掠、焚毁后,圆明园旧有的陈设、收藏和稀世珍宝很少现存于国内,绝大多数的旷世瑰宝流落国外。这些文物包括有商、周著名的青铜器,历代的陶瓷器,古代名人的书画,清朝皇帝的玉玺;以及玉如意、时钟、金塔、玉磐等宫廷陈设品,还有清代的瓷器、漆器、玉器、牙雕珐琅、玛瑙、琥珀、水晶、宝石、朝珠、木雕等精美艺术品。此外,还有从外国进贡的贡品和无数的金银珠宝。这些文物最集中的流散地就是英国大英博物馆和法国枫丹白露宫。

英军所劫走的圆明园文物除一部分被拍卖外,其余均献给了维多利亚女王。而献给女王的圆明园文物随后存放于大英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其中东方艺术馆除收藏少量的中亚、南亚和日本的史物外,大部分是中国历代的稀世珍品,数量达2.3万多件!这些稀世珍品绝大多数是圆明园的藏品。其中不乏国宝级的珍品和绝品,青铜器中就有商双羊尊、西周康侯簋、邢侯簋等稀世珍品。还有当年权臣和绅被抄家时抄出一个长3尺、高2尺的白玉马。现收藏在英国伦敦的维多利亚博物馆内的圆明园的艺术品当中有一幅玻璃画《皇帝在万寿山下接见蛮人》,画中的皇帝很可能是嘉庆皇帝。这幅画在运用西方透视画法的同时,并没有放弃中国美学的精妙、细微,很可能是郎世宁的中国学生所作。

而流散在法国各博物馆圆明园文物数量也十分多,且极其精美的。如清代宫廷画师沈源、唐岱所绘《圆明园四十景图咏》的原画,该作品是依据圆明园最美的四十处实景绘制而成,是现存唯一能够全面反映圆明园原貌的诗歌绘画作品,在圆明园大劫中,被法国的杜潘上校抢走,后来在法国巴黎的国家图书馆保存至今。

当然“阵容最豪华”当属坐落在法国巴黎东南70公里郊外的枫丹白露宫,宫内有一个“中国宫”,里面的陈列品全部来自圆明园。光绪三十年(1904年),康有为游历欧洲十一国,他详细记下了法国枫丹白露宫中收藏的圆明园被掠文物的情况。“观内府玉印晶印无数,其属于臣下者不可胜录”,国耻家恨之情、无限悲恸之绪流露于字里行间,“岂意不及百年,此玺流落于此。昔在北京睹御书无数,皆盖此印文,而未得见,又岂意今日摩挲之!”

著名文物专家史树青在《圆明园——历史·现状·论争》一书中提到:中国馆门前有俩座石狮,馆中收藏文物1000余件,展出了320件,全部是1860年从圆明园劫夺去的。中国馆室内金漆桌案及多宝格上,陈设有商周青铜器,明清官窑瓷器,明景泰蓝熏炉(宫熏)和如意等物。此外,翡翠、玛瑙等工艺品更是不计其数。宫廷肩舆(辇)一抬,此肩舆被劫运到法国后,拿破仑三世的王后欧也妮也曾乘坐过。在该室最显著的位置摆放着一座巨大佛塔,这座塔高约2米,为青铜鎏金,通体各层镶嵌有绿宝石,这在乾隆年间各种佛塔中都是少见的。宫内最大的一间展室屋顶上,有3幅巨大的工笔重彩佛像,画上乾隆的鉴赏御印清晰可见。

其他如西欧各国、美国、日本博物馆和个人也都藏有圆明园的珍贵文物。在挪威西部伯尔根有一个实用艺术博物馆,其中一处展厅摆放着几千件中国文物,这些文物仅出自挪威人蒙茨的捐献。蒙茨曾在在中国生活了50多年,收集了2500多件中国文物。该馆藏品中最不寻常的是圆明园的石雕,在一层的整个陈列室中,几乎全部是雕刻精美的圆明园建筑石构件。有残断的柱础、栏杆、望柱、石像,在大厅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印在白布上的圆明园海晏堂铜版画。从上面还能认出部分石雕原来所在的位置。这座展厅被命名为“圆明园展厅”。

当然,圆明园的文物并不是全部被英法联军劫掠或者是火烧。其实1860年英法联军劫掠、火烧圆明园后,圆明园四十景仍剩下超过13处的景观,由于当时英国人找不到船只,建在水中的方壶胜景、蓬岛瑶台等侥幸逃过一劫,圆明园的山形水系也基本完整。但此后100多年,圆明园却惨遭国人毒手。1900年庚子之乱后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北京城内一片混乱。清王朝驻守西郊的游兵散勇和地痞流氓趁机大发国难财,加入抢掠集团。趁火打劫的人已不再满足于抢劫洋人劫余的财富,园内大小树木被滥伐殆尽,园内零星分散的建筑被拆毁残余的陈设被洗劫,导致又一批文物流失,这些文物大多被达官贵人以贱价买走,之后在这些人手中的许多文物又被倒卖给外国人,流失于国外。

清王朝覆灭后,军阀、官僚、政客乘机对圆明园的石料巧取豪夺,都把圆明园作为取之不尽的建筑材料场。圆明园废墟凡能作建筑材料的东西,从地面的方砖、屋瓦、墙砖、石条,及地下的木钉、木桩、铜管道等全被搜罗干净,断断续续拉了20多年!溥仪时期的档案留下了不少无奈的记录:“军人押车每日10余大车拉运园中太湖石。”实际上,拆卖的情况远比档案中记载的严重得多。徐世昌拆走圆明园属鸣春园与镜春园的木材,王怀庆拆毁园中安佑宫大墙及西洋楼石料,把这些石料拉走,修自己的达园抚顺张作霖的陵墓也用了不少圆明园的东西,燕京大学的翟牧师从圆明园私拆走了一对华表,至今仍矗立在北京大学西门内。后人称此为圆明园火劫之后的“石劫”。这些石料文物从此散失于民间,上文所说伯尔根艺术博物馆中的石雕,就是蒙茨从这些人手中购得的。

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目前在全世界47个国家的2000多个博物馆中,存有的中国文物超过1000万件,这些文物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因战争、不正当贸易等原因,而流失海到欧美、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其中国家一、二级文物达100余万件。北京的一些收藏家谈到,在国外参观时,看到数不清的中国文物,其中有不少就是圆明园的文物。据不完全估计圆明园流失的文物,大约为100万件。

20083月,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锋来到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零距离直面流失的中国国宝后,他感慨地写道:“只有与流失国宝面对面的时候,对于历史的回忆,残缺的艺术及其依旧微芒绽放的文化之光,才会有彻底的觉悟和生动的灵感,这不啻为一个悲喜交加的魂魄打击。”在150年后的今天,如何让众多流散在世界各地的圆明园文物回归,却是一个十分困难的课题。这些流失文物一部分是外国侵略者偷抢出去的,根据《国际法》应无条件还回来。但这不是一个 “你抢了我的,就必须归还”的简单问题,牛宪锋:“因为海外博物馆毕竟只是文物传承链上的收藏者,而非掠夺者。”另一部分是私下卖出去的,现在以很难找回来,就算找到了也很难要回。讨还是目前最难以成行的文物回流方式,一旦要求外国博物馆和外国私人归还所藏中国文物,就会牵涉到很多遗留的历史问题和历史事实。

中国自2003年7月开始启动国宝工程,宗旨是抢救流失文物、保护文化遗产。目前文物回国可行方案只有回购。圆明园猪首铜像的捐款回购便是一成功案例,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从一位美国私人收藏家处寻访到火烧圆明园时流失海外的猪首铜像,经过艰苦的谈判,美国人才同意转让,最后由澳门企业家何鸿燊捐资近700万元人民币购回。但是由于流失文物大多散落民间,只有进入市场、拍卖会等流通渠道,文物才会露脸,才有可能被国人发现。回购也有很多困难,由于文物的天价和回购的资金不成比例,往往使回购半途夭折。另外,专项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社会募捐和企业捐款,而企业往往希望把通过其捐助回归的文物藏于其企业内,这又成为一个新的矛盾。以捐赠的方式回流的文物也不乏先例,但捐赠首先需要的是文物持有者在思想上达到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境界,毕竟任何一件文物都价格不菲。现阶段圆明园文物“回家”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