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四清:干部困难时期吃根油条就成走资派
四清:干部困难时期吃根油条就成走资派
发布时间:2012/8/5 0:21:59    阅读次数:2096

大队支书杨家旺被“揪”出来作为“走资派”,原因是三年困难时期多吃了几根油条等等。工作队长()家有觉得实在没有什么材料可批判,开了两次斗支书的批判会后就停歇了,却被总团察觉,批评其为右倾。

说明: 点击进入下一页

 

1964年冬起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作风)。江苏的四清运动由于有不少中央的头面人物参加,在当时影响很大。如林彪夫人叶群和外交部副部长王炳南等在太仓,张爱萍将军在邗江,外办主任张彦和陈毅元帅夫人张茜等在句容。我当时在句容总团办公室工作。句容团长是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欧阳惠林,省委书记江渭清等则在天王公社的蔡苍大队蹲点。全团号称有工作队员两万四,实有近21000人。现择轶事若干记述如下。

查工作队员六父六母

工作队员下乡前,先要自身四清一番。其中要查成份,涉及六父六母,即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叔父叔母、姑父姑母、舅父舅母等。家族中有杀、斗、关、管者,队员就要清退。搞得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一直到廿三条”(即《当前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若干问题》)下达,说工作队员不一定要十分干净,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六父六母都那么,十人中难有二、三。

首次提出整走资派

毛主席在驳斥了刘少奇等提出的四清四不清矛盾的交叉后,首次提出了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些当权派,有在幕前的,有在幕后的”(廿三条”)。工作队一下村,先搞扎根串连,寻求最穷的贫户农家作根子种子。句容总团在城东杨家巷。大队支书杨家旺被出来作为走资派,原因是三年困难时期多吃了几根油条等等。工作队长(氵菐)家有觉得实在没有什么材料可批判,开了两次斗支书的批判会后就停歇了,却被总团察觉,批评其为右倾。当时(氵菐)的领导、宜兴县委书记徐界清说了一句牢骚话:团部就在杨家巷,好比煮饭,靠锅先糊。于是又批判了一阵靠锅先糊论

句容全县两万多名四清工作队员如大军压境,一下基层就开展封帐、封仓等斗争。生产队长以上干部都被靠边站,对他们中的某些人还搞逼供信。当时我们最怕半夜电话铃响,往往就是报告社队干部自杀的消息。四清期间全县共有82人自杀。直到廿三条下达后情况才有好转。

京果粉和热水袋

句容工作团里,京官不少。按当时桃园经验的规矩,领导人都化名蹲点。陈毅的夫人张茜化名陈英。那年冬天奇冷,张茜住在城东公社铃塘大队的草屋里。地委书记李楚(时任句容工作团第一副团长,文革中被斗自杀)叫我为张茜买点京果粉(一种糯米粉茶食,重油重糖,现今少有人吃),作为宵夜。张茜吃后称赞说,一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又为她买了一个字牌热水袋暖暖手。她也很高兴,说为农民打针,先把手焐热了好。村上农民见到这么一位大眼睛美丽的女干部,都与她十分亲热,喊她陈同志。后来巴基斯坦外长布托和夫人访华,中央要张茜回京陪同,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句容。村民这才晓得她原来就是陈毅夫人张茜同志。

鹅肠子炒咸菜

一天清晨,天王公社前进大队工作队长、镇江地委副书记刘耀华(“文革中自杀未遂,但伤了元气,不久病逝)打来电话请示:按规定,工作队不准吃鸡鱼肉蛋(后又改为鱼肉禽蛋”),房东老太过意不去,当地有腌成鹅的习惯,而且食油紧张,早饭菜就用鹅肠子炒了咸菜,怎么办呢?能不能吃呢?

接电后我就去敲团长欧阳惠林的门。他刚起床,手里端着尚未倒掉的痰盂。我向他请示,他就端着个痰盂,踱起方步来,口里喃喃着:鹅肠子炒咸菜,鹅肠子炒咸菜……

我提醒他,电话还未挂,刘书记等答复呢!他忽然醒悟,叫我把隔壁的第一副团长李楚找来商量。李楚问明情况后笑说,那还不简单!咸菜照吃,鹅肠子一筷不准动!欧阳团长豁然开朗,称赞说:不愧是老李,长期在基层工作,就是有办法!”

问题总算迎刃而解。欧阳老至今健在,这位大革命时期参加革命的老人已经97岁了。

两个烘山芋

工作队纪律严明,密报检举制度也十分健全。一天,工作团副团长吴山接到报告:城镇分团发现总团办公室有个戴眼镜秘书模样的人,买了两个烘山芋,边走边吃,并将其中一个山芋给与他同行的一干部模样的人吃。

吴山(时兼任六合地委书记)当即问办公室:谁进城了?”查询戴眼镜者是谁。

稍顷,戴眼镜的张秘书从城里回来,大家盯着他看。他说,山芋又不属鱼肉禽蛋,不违纪呀!

吴山笑笑说,这个问题嘛,说大也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一个堂堂的总团秘书,在城里买山芋,说明是不是早饭吃不饱?再说是边走边吃,影响很坏呀!

一席话说得大家瞠目结舌。

省委书记也发怵

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身上有战争年代留下的16个枪眼,身体虚弱。但他在1964年受到中央不蹲点、犯官僚主义的批评后,即化名江淮,在句容天王公社蔡苍大队蹲点。冬天戴个老头毡帽,与老农无什么区别。他一贯爱护干部,廿三条下达后,他讲了许多保护基层干部的意见,听的人都觉得心里热乎乎的。那时我在总团办公室,经常为他整理讲话记录,并向他请示可否印发”?他常常皱着眉头说,讲过就算,不要随便印书面的东西。中央还在讲三分之一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副团长李楚也说,你们年轻人不知厉害,白纸黑字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悄悄对我说:江政委刚吃了少奇同志的批评,不要给他添乱了。李楚还对我讲了他自己在三查三整中半天劳动半天检查的经历,要我们年轻人当心

尽管文化大革命还未开始,但从四清中整走资派一直整到生产队长的情况来看,党内斗争那时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风声鹤唳了。

西边的板牙

四清中,太仓叶群搞的学毛选经验在江苏全省推广。当时在沙溪公社洪泾大队有两个典型人物,一个是顾阿桃,一个是残疾青年沈玉英。顾是一位文盲妇女,在作学毛选报告前,工作人员为她画了一本图册作为提示。如讲到干部要做表率,就画一个火车头,提示她讲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记得顾阿桃亲口讲的一个趣事:在一个演讲内容上要讲到西班牙,画册上就画了一个大牙齿。因江南人讲盘牙为板牙。她就记住了:我嘴巴里西边有一颗板牙,这就是西板()牙呀!”当时我们听了都忍俊不禁。画者画得出,讲者想得出,真可谓挖空心思了。顾、沈其实都是淳朴的农村妇女,在那个时代大潮中只能任由大人物摆弄。(作者为原江苏省农村工作部部长、省政协秘书长)

(源自吴镕《世纪》)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彭德怀:我等着历史做结论

·抗战老兵口述:我见证了芷江受降

·“文革”中的浪漫爱情:苦多于甜,但

·她苦苦寻找的世界——忆我的母亲凌叔

·秋之白华:瞿秋白女儿眼中的父亲母亲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李先念: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重庆谈判阎锡山欲击落毛专机

·从基督徒到红色特工 ——我的父亲阎

·在朝鲜战场上冒死传令是什么感觉?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