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
蒋介石两次御批封杀的新闻牛人
发布时间:2014-7-22 9:23:09    阅读次数:1563

 

 


    蒋介石曾两度批示“永远不得叙用”、“永不录用”,封杀民国新闻人陈德征。翻开陈德征的历史,竟有“民国第一伟人”的称号,有人说他是“典型的都市流氓”,也有说他“还有一些人气”,做新闻做到这种地步,岂一个“牛”字了得!


   蒋介石批示“永远不得叙用”

   陈德征,浙江浦江人。1923年与胡山源、钱春江创办“弥洒社”并出版《弥洒》月刊。1926年任上海《民国日报》的总编辑。1927后任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主任委员,上海市教育局长等职。据说,在陈某执掌《民国日报》时,曾忽发奇想,在报上搞了一次民意测验,选举中国的伟人。揭晓时,第一名是陈德征,第二名才是蒋介石。蒋介石一怒之下,将陈某押到南京,关了几个月。但蒋对他的惩罚仅此而已。陈某回到上海滩后,照样做他的官。


    这就是陈德征“民国第一伟人”称号的由来。而还有一种说法是,测评结果显示,陈德征得票低于孙中山高于蒋介石,为“民国第二伟人”,蒋介石盛怒之下关了他三年之久而不是几个月。


    在陈德征之前,负责《民国日报》的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邵力子,据邵力子的孙女邵黎黎介绍:陈德征竟然利令智昏,在他主持的《民国日报》发起民意测验,选举“中国伟人”。他在暗地里还作了些手脚,自己也想弄个榜上有名,以便日后混迹官场时派上用场。岂知他手脚做过了头,出榜那一天他的票数比蒋介石还多,竟然名列第二(第一是孙中山)。这一下,闯了大祸,不日即被以“蛊惑民众、破坏治安”罪革职查办。暂押南京听候处治。关押数月后,人虽被释放了,却得了个“永远不得叙用”的处分。从此,这个蒋介石的大红人,在上海滩风云一时的显赫人物陈德征,也就销声匿迹了。


    据胡山源回忆:有一天,南京来电报召他进京,他兴冲冲地去了。不料到了“国府”,蒋介石并没有见他,而是请他住到了一个“特别招待所”里软禁起来。如是者,一去三年之久。


    后来,陈德征回忆:大约三年后,吴稚晖来看我,邀我去街上走走。。。。。。这是我三年来第一次走在街上。过了一会,吴稚晖对我说:“你不用回到现在的居所了,回上海去吧。”就此,我恢复了自由。

 

    蒋介石二次“御批”:著各机关永不录用

 


    1937 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陈德征逃难到重庆。


    寄居他乡的陈德征在重庆举目无亲,没有钱也没有官职,无奈,他想到了《中央日报》的社长陶百川。当年,陶百川在上海市国民党部工作时,陈德征对他有过提携之恩。


    对此,陶百川很是为难,一边是恩人的求援,一边是“领袖”蒋介石“永远不得叙用”的命令,无奈,他求助于上司邵力子。


    邵力子是国民党中常委的元老,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连蒋介石也敬他三分。陶百川写了个“请部长训示”的条子,把陈德征推到了邵力子处。


    邵力子天生心肠软,看到陈德征穷困潦倒的样子,当即在陶百川的条子上批示“酌情录用”。得到部长的批示,陶百川便给陈德征在《中央日报》社谋了个挂名的主笔。


    1942年,英美等国和国民党商定好战后归还租界,此事属于外交机密,几方约定同时发布公告。而《中央日报》竟然抢先将此事公之于众,引起了英美两国的抗议。


    本由国民党控制的报纸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对此,蒋介石勃然大怒。据《大公报》主笔徐铸成回忆:蒋下令查办,并把《中央日报》名册调去审查,看有无可疑分子,混杂其间。当看到陈德征的名字时,蒋介石火冒三丈,特意批了两句话:“此人尚未死乎?著各机关永不录用。”

 


    “还有些人气”的“都市流氓”

 


    陈德征一生发表大量“反共拥蒋”的文章,有人说他是“都市流氓”,也有人说他“还有些人气”。


    1929年3月26日,上海各报登出专电,说上海特别市党部代表陈德征在国民党“三全大会”上提交了一份《严厉处置反革命分子案》。他在提议中谴责当时国民党法院在审理“政治犯”时太拘泥于证据,往往使“反革命分子”漏网。


    陈德征提议:凡经省党部及特别市党部书面证明为反革命分子者,法院或其他法定之受理机关应以反革命罪处分之。如不服,得上诉。惟上级法院或其他上级法定之受理机关,如得中央党部之书面证明,即当驳斥之。


    陈德征的提议让胡适怒火中烧,以胡适为首的“新月派”知识分子,发起了一场颇具声势的“人权运动”,反抗国民党的专制独裁。


    胡适在文章中呼吁:我们要一个约法来规定政府的权限,过此权限,便是“非法行为”。我们要一个约法来规定人民的“身体、自由及财产”的保障,有侵犯这法定的人权的,无论是一百五十二旅的连长或国民政府的主席,人民都可以控告,都得受法律的制裁。


    在胡适的影响下,罗隆基写了《论人权》、《告压迫言论自由者》、《专家政治》等文章,梁实秋也写了《论思想统一》,直指国民党执政后的恣意妄为、倒行逆施。


    陈德征恼羞成怒,在题为《胡说》的文章中斥责胡适:不懂得党,不要瞎充内行,讲党纪;不懂得主义,不要自以为是,对于主义,瞎费平章;不懂得法律,更不要冒充学者,来称道法治。。。。。。不容胡说博士来胡说。


       而纵观陈德征一生,他还坚守了“不做汉奸”的底线,且对自己的国家怀着赤诚的心。在1927年至1930年四年中,陈德征写了大量“反日”或者研究日本的文章,数量甚至多于鲁迅,1928年济南惨案后,除发表“悼蔡公时同志”外,还在上海《民国日报》发起“反日宣传运动周”。


    陈德征还坚持让自己的儿子陈星弼认真学习科学技术,为国家做点实事,使陈星弼后来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胡山源是陈德征的同学,并与陈创办“弥洒社”,出版《弥洒》月刊,他评价陈德征说:“没有当汉奸,还有一些人气”。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08期  作者:张炜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