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
上海工运背后的青帮
发布时间:2014-8-5 10:13:55    阅读次数:1573

 

 

    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成立后就在上海开展工人运动,到了1927年3月,在北伐胜利进军和工农运动猛烈发展的情况下,上海工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打败北洋军阀的直鲁联军,胜利地占领了除租界以外的上海市区。但是蒋介石自1927年3月起公开反共,从江西至上海,沿途制造多起屠杀工农和国民党左派的流血事件,3月26日蒋介石到达上海后,便开始密谋发动政变。随后制造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其实在两党角逐的背后,是第三股势力——青帮决定着力量的天平。


    李立三借助青帮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大多数上海工厂里,控制包工制度的工头和监工都是青帮的小头目。在这样的工厂,所有工人都被纳入到青帮体系内,不加入帮会就进入不了工厂,得不到工作。陈独秀在谈到上海的势力时说,“大部分工厂劳动者、全部搬运夫、大部分巡捕,全部包打听,这一批活动力很强的市民都在青帮支配之下,……上海没有别的团体能比它大,他们老头子的命令之效力,强过工部局。”


    要化解帮会问题,需要成熟稳重的共产党员。但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缺少的正是这类人。受陈独秀委派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包惠僧在回忆录里说:“工作的开始,是遇到了不少困难的……最难对付的是青红帮,最后我们决定把几个同志设法加入到青帮或者洪帮,但是在当时我们同志都是学生出身,如果要上台去讲一套,下台来写一套,倒还有人,如果要到青帮里去拜老头子,到红帮里去做小兄弟,先要低首小心去学他们的清规戒律,然后再转弯抹角,开展工作,那真是谁也没有那个能耐,而且也不容易找到那个门路。”


    组织工会联络发动工人需要青帮的协助,在组织罢工活动的时候,还需要得到帮会的许可,邓中夏后来在回忆和李立三领导二月罢工时说,“当时有力的工人领袖,不少是青帮洪帮,他们是有老头子的,罢工时自然不能不争取他们,必要时甚至还须请老头子吃吃茶,讲讲‘抱义气’”所谓的‘抱义气’也就是说用江湖道义来说服对方。


    1924年秋,李立三来到上海,他采取一项新政策,把阶级斗争引入到青帮之中。李立三在处理工会运动中的帮派问题上很有经验,这要归功于他在安源煤矿中的活动。他认为,在上海对付青帮的办法,就是运用安源大罢工对付红帮的办法。


    李立三又高又胖,坐着汽车,在几名身强力壮的保镖的护卫下,穿行于全市各处。李立三的表现给许多人留下来深刻印象。当时有一个在新闸路与西藏路口开浴室的名叫常玉清的青帮头目,见李立三在工人中很有威信,便绑架了李,迫使其拜师傅。李立三审时度势,当即同意拜常玉清为老头子。事后报党批准。此后李立三利用这一身份广泛与工人接触,并与青帮徒弟和帮会头头有了较好的关系。


    1925年5月30日,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在上海爆发,并很快席卷全国。在共产党领导的这次工人运动中,帮会关系再次发挥了重大作用。当时一份英国警务处的报告称:“青红帮与工运鼓吹者相联合……效忠于李立三。” 青帮头目王汉良在五卅运动中还曾经保护过李立三。


    杜月笙临阵倒戈


    1926年10月,汪寿华接替李立三担任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主席。他接到中央委员会的指示要发展同青帮的友好关系。1926年11月到1927年2月底汪寿华与杜月笙建立了经常的实质性的联系。


    1927年3月中旬,北伐军向苏州、常州和松江进军,对上海形成包围圈。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时机成熟了。3月21日,中共江浙区委发出起义指令。从中午12点起,全市实行总同盟罢工、罢市、罢课。


    在武装起义前夕,当时的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从上海商界首领虞洽卿那里得知,“法界华捕麻皮金荣(青帮大亨黄金荣)与其他主要帮会头目之间的谈判已经完成,他们都很愿意合作。”这说明共产党的帮会工作开始从主要在帮会中小头目中开展工作发展到同帮会的上层头目,与青帮大亨黄金荣建立了统战关系。在2月28日到3月8日的9天内,杜月笙与汪寿华就会晤了5次。


    就在武装起义爆发前两天,中共上海区党委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会上,汪寿华向周恩来报告说,帮会大亨和鸦片大王杜月笙“请求我们予以帮助……他要求我们不要提出鸦片问题。同时,他希望将所有青红帮重新组织起来,交由我们指挥”。


    在此之前黄金荣和杜月笙对共产党提供了有效的帮助,据可靠资料证实,帮会给中共支持的工会提供了资金,杜月笙还为释放被关押的工人奔走活动,并把北洋军阀李宝章企图逮捕罗亦农、陈独秀等中共负责人的重要消息通知共产党。帮会还为在租界外面活动的中共干部提供保护。如著名工运、学运领袖林钧在租界内的藏身与活动,得到杜月笙的帮助。杜月笙还曾安排汪寿华与法租界官员晤谈,以协调双方关系。当然并非所有的帮会分子都像黄金荣和杜月笙那样采取合作态度,在第三次武装起义期间,有些帮会成员为外国资本家所雇佣,有一些则装扮成总工会的纠察队,暗中抢劫,破坏总工会的名声。


    中国共产党人能够领导这次暴动,在两天之内控制力这座全国最大的城市,部分要感谢来自帮会方面的这种帮助。到了3月22日,5000名工人纠察队占领了警察局、铁路局、江南制造局,以及法院和监狱。只有200名工人牺牲。一个星期之后,新的市政府成立,其成员包括共产党、国民党、青红帮及商界人物。


    澳大利亚历史学家布莱恩·马丁在其《上海青帮》一书中说,就在罢工结束之后,由中共控制的暗杀小组很快重新开始谋杀青帮工头和监工,而且愈演愈烈。据上海公共租界警务处报道,在2月19——3月23日,上海总共有11个工头被谋杀,5人受伤,至少2个前工头被工人的特别法庭处死。3月间的政策又回到了断绝青帮财路的包工制度上。


    但是不管怎么说,工会的胜利离不开这些朝三暮四的盟友的参与,这种联合特别不可靠,第三次武装起义后不到数个星期,悲剧便出现了。后来的事实证明,帮会大亨黄金荣和杜月笙找到了蒋介石——个更可靠的为其非法的鸦片买卖撑腰的支持者。


    1927年3月26日蒋介石来到上海,会见了青帮三巨头。3月下旬,蒋介石的亲信陈群、杨虎和王柏龄被派到上海,这三个人都与帮会有关系,其中陈群、杨虎为青帮通字辈,和黄金荣、张啸林同辈,比悟字辈的杜月笙高一辈。他们与各帮会首领取得联系,并制定出反共计划。


    4月11日晚,大屠杀开始前几个小时,上海帮会三巨头与蒋介石的亲信陈群、杨虎和王柏龄在“刘关张桃园结义”图前祭天告地,喝酒结义。在这次政变过程中,杜月笙亲自做了两件事,一是出面邀请汪寿华来赴宴,诱使其走出总工会所在的湖州会馆这座堡垒。当时上海总工会有人反对汪寿华赴宴,但是他希望能够劝说帮会分子不要参与到中共与国民党右派之间的冲突中来。汪寿华说,“我过去和青红帮流氓常打交道,他们还讲义气,去了或许可以把话谈谈开,不去反叫人耻笑。”晚宴的时间是8点,真正动手的是杜月笙手下的四大金刚,整个行动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杜月笙做的第二件事是亲自出马与公共租界董事局总董费信惇谈判,默许杜月笙的部下从法租界通过公共租界进攻闸北中共领导的工人武装。


    4月12日凌晨2时,隐藏在租界里的数百名暴徒手持枪械,臂缠工字符袖章,冒充工人,杀奔华界,很快占领上海总工会的工人纠察队据点。虽然次日即有20万工人举行罢工,但已经无法抵挡帮会和军队的联合进攻。


    4月13日,陈群、杨虎主持成立了“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这个所谓的工会到处是帮会分子,被工人称为“虎狼成群”,从此后上海的工人运动陷入低谷。美国战略情报局一份关于中国国民党的机密报告曾说:“国民党起于一个秘密会党,在另一个秘密帮会的帮助下步入权力的顶峰”。前者指洪门,后者则说的就是青帮。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10期 作者:栗月静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