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
朱镕基市长的特别礼物
发布时间:2014-6-18 11:16:17    阅读次数:2038

/阚治东

基担任上海市市长后,聘请了国际上一批著名的政治家和企业家担任上海市政府的咨询顾问,并定期召开市长咨询会议。1990 年7月,上海市市长咨询会议在上海波特曼大酒店召开,美国前国防部长温伯格、前财政部长威廉· 西蒙、美国国际集团董事长格林伯格、香港的方黄吉雯等一大批贵宾到会,并有17 位代表将在会议上发表讲话。

由于这次会议主题是建立上海金融中心的问题,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和上海市外资委参加会议的筹备工作。他们在筹备过程中最犯愁的事,是给演讲嘉宾赠送什么礼物。想来想去,想不出拿什么有意义的东西送给这批非富即贵的嘉宾。

在答谢宴会上,朱镕基向代表敬酒,左一阚治东, 左二尉文渊。

我出了个主意,能不能请朱基市长学学邓小平,给每位演讲嘉宾赠送一张上海的股票。我的目的很清楚,想借此机会提高申银证券公司的社会影响。他们一听觉得很好,花钱不多又极有意义。但是,我们都担心朱市长不会采纳这个建议,因为当初我们感觉朱市长对股票持谨慎态度,让朱市长赠送股票,他会同意吗?

当年上海的外资委主任叶龙裴,被公认为是对朱市长了解较多的干部,用大家的话来说,是朱市长身边的红人。我们去征求他的意见,叶龙裴肯定地说:“行,股票作为礼品,这个建议朱市长会接受。”

叶龙裴建议我们把股票准备好,在会议结束时的答谢宴会上听他安排,见机行事。

大家决定以申银证券公司名义通过朱市长向17 位演讲嘉宾每人赠送一股电真空股票,当时每股电真空股票市值300 多元,总计也就是5000 多元。我们约定,事前把股票按演讲嘉宾名单完成过户手续,在答谢晚宴上由我递给朱市长,由他一一赠送。后来,我听说工商银行毛应梁行长也参加会议,就建议由毛行长上台递给朱市长,因为那时工商银行是上海申银证券的全资股东。我把这个安排告诉毛行长,毛行长很高兴,但也产生了和我们一样的担心:朱市长会不会这样做?

会议进行的第二天,上午会议休息时,上海一批跑金融新闻的记者找我谈起晚上的答谢宴会上朱市长赠送礼品的事,他们不知从哪儿听说是我们申银证券提供的股票。因为都是熟人,我告诉他们有这样的打算,但最后送不送取决于朱市长。

这些记者彼此相熟,同行们都知道《新民晚报》抢新闻厉害,因为它是晚报,如果当天的新闻抓不住,就要比其他媒体晚一天。如果这条消息提前发出去,但朱市长最后不送股票,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这些记者都反复关照《新民晚报》的记者孙卫星不能抢发这条消息,孙也是满口应允,让大家放心。

下午会议结束后,我陪毛应梁行长先去参加日本一家证券公司在上海举行的活动,再参加7 点半举行的市政府答谢宴会。一出会场门,有人递给我一份当天出版的《新民晚报》,一看,头版中间,赫然写着:16 张电真空赠送给外国代表,电真空有了“洋老板”。

此时离闭幕酒会还有两个小时。我心想要坏事,果然,与毛应梁行长一说,他当即就火了,连声说:“怎么会这样!这报道如果给朱市长看到,那还了得!他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能安慰毛行长,说现在急也没有用了,何况消息也不是我们捅出去的,现在只能祈望朱市长在宴会之前没有看到这则消息。

答谢宴会如时举行,上海市方方面面的官员加上与会人员,摆下了二三十桌。我们和叶龙裴约定,上到第四道主菜时,由他去和朱市长悄悄“咬耳朵”,如果朱市长同意,就由毛行长上去,把我们准备好的股票递给朱市长。

整个过程我似乎比毛行长还焦虑,怕朱市长不同意赠送这样的礼品,回去再发现《新民晚报》那条消息,那可真闯祸了!此时门外的孙卫星也有点后怕了,其他媒体同行都谴责他,不该这样抢消息。大家吓唬他,万一今天朱市长股票没送,你们总编的位子还想坐下去?

一道菜、两道菜、三道菜,我在心中点着数,此时我看毛行长似乎和我一样,也没有心思用餐。第四道菜上完了,还没动静,我着急了,把叶龙裴拉到边上,告诉他别忘了这件事。叶龙裴是个性格开朗的海派人物,他告诉我们没有问题,他会相机行事。第五道菜上完后,叶龙裴走到朱市长旁边,对他咬了番耳朵,只见朱基市长欣然起身,走到话筒边,大声说:“为了感谢这次与会嘉宾的精彩演讲,我要送你们一份礼物,至于什么礼物?我先不说,请你们猜一猜。”“朱市长送礼物!什么礼物?”场内气氛顿时欢快起来。

美国国际集团董事长格林伯格的太太硬把老头推到前面,让他去猜是什么礼物。格林伯格也会来事,他问朱市长,是不是他申请在上海开办友邦保险机构的批准文书下来了。

几番猜测,没有一个人猜中。此时,朱市长大声说:“下面请工商银行行长毛应梁为我们揭开这个谜底。”毛行长喜气洋洋地走到台前,用他特有的浙江义乌口音的普通话大声说:“朱市长给大家准备的礼物,是我行全资附属的上海申银证券公司提供的上海真空电子公司的股票。”

“股票?!”场内气氛更热烈了,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持有不少国家的股票,但是没有人拥有中国的股票。而股票在当时是象征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产物,没有什么礼品比它更具纪念意义。

朱市长和毛行长把我们精心包装过的真空电子的股票,按照名单一一送到每位演讲嘉宾的手里。拿到礼品的演讲嘉宾个个兴高采烈,没有拿到礼品的境外与会代表满脸羡慕,有几个当即找到毛应梁,说我也发言了,怎么没有我的份?

我们准备的17 份礼品是按大会事前约定的演讲代表的名单准备的,在会议自由发言时,确实有些代表也作了简短的发言,但老外搞不明白主讲和自由发言的区别。后来有关部门找我商量,再补几份给那些在大会上讲过话的代表,因此,最后实际上我们送出了23 张股票。

场内热烈的气氛也感染了朱基市长,接下来是朱市长向与会代表敬酒,按事前计划,朱市长只给前面四桌贵宾敬酒,但是那天朱市长一高兴,就一桌一桌轮着来,也乐呵呵地拿着酒杯来到我和尉文渊坐的那桌,媒体记者不失时机地为我们抢下了这个珍贵的历史镜头。

时隔几年,朱基已担任总理,成为国家主要领导人,上海的股市已经面向全国发展,同时,股票发行和交易也实现了无纸化。有一次,我遇到香港的方黄吉雯女士,她当年也曾从朱基手中拿到这份礼物。我故意对她说,我们公司打算搞一个展示中国股市发展历程的陈列室,想收集一些有纪念价值的东西,问她是否愿意把当年朱市长赠送给她的那份股票以10 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我们?方黄吉雯一听急了,连说:“那不行,100 万元也不行,那可是朱总理给我的礼物!”

(责任编辑/亚 闻)

(电子邮箱:2003xyw@163.com)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