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林彪坠机后因何没找到“黑匣子”
林彪坠机后因何没找到“黑匣子”
发布时间:2014/7/21 10:37:54    阅读次数:991

 

 

 

  1971年9月13日,林彪出逃的座机坠毁在蒙古境内。时任驻蒙古共和国使馆的二等秘书孙一先,是中方到达现场勘察的四个成员之一,1973年结束蒙古使馆8年任期后,又被委派出任中国常驻联合国军事参谋团团长。在“九一三事件”39周年前夕,孙一先讲述了当时的一些细节与疑点。

  曾经震惊世界的“九一三事件”,已经届满39周年了,林彪出逃座机(三叉戟256号)坠毁之谜,却没有因冗长的岁月而湮灭。报刊上网络里,时而有新的析疑文章出现。

  近年来比较有分量的文章,当属去年(2009)10月,发表在《炎黄春秋》上的阎明复的文章,他转述了苏联友人顾大寿(古达舍夫,前苏联资
深外交官、汉学家,曾长期在苏联驻华使馆工作)讲述当年以苏联驻华使馆参赞身份去林彪坠机现场“实地了解所有情况”,“在死者中有没有林彪的尸体”。顾在他的回忆录《我的中国生涯》中讲,到达现场后,“在飞机的舱壁上发现子弹的弹孔,这些弹孔的边缘全都是向外翻的,可以断定子弹是从飞机里面射击的。这说明机舱内曾发生了搏斗,还使用了武器。”

  与顾大寿的说法近似的,还有凤凰卫视驻莫斯科记者卢宇光2004年访问过的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乌索夫,乌说:“根据我读到的材
料,在调查现场发现飞机上有弹孔,而且发射的方向不是由外而内的,而是由内而外。”

  但是,卢宇光访问过的另外一位苏联当事人扎格沃兹丁,即当年奉命去蒙古取林彪和叶群头颅回莫斯科“验明正身”的调查组领导人、苏联
克格勃第九局局长,却是另外一种说法:“机上所有人员都带枪,并没有用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谁都没有开过枪。”此外,俄罗斯《远东问题研究》的副主编达维多夫,也对卢宇光说:“我们的代表团在现场调查证明,人曾经活着,没有人开枪,所有人都是在飞机遇难时死的。”

  顾大寿和扎格沃兹丁,在林彪坠机问题上,应该都是权威性人士,但两人的说法完全相反,该相信谁的?三叉戟256号在落地前,机上是否发生过搏斗和枪击?我认为有必要回溯我们中方人员视察现场的情况,和我国空军专家组研究的结论。机舱残壁比较完整的一块,是离飞机着陆点200米有小汽车那么大的残骸,其他都已炸成碎片,我们没有发现上面有什么弹孔;空军专家组在京西宾馆地下室,曾把这张照片和其他照片放大,贴在现场示意图上仔细研究过,也没有发现什么弹孔。而且,死难者的遗体和现场的遗物,都证明在飞机迫降前,他们是做了准备的,完全没有开枪和搏斗过的痕迹。因此,这点上我认为扎格沃兹丁的说法是可信的。

  至于三叉戟256号在蒙古境内飞行的航迹,近来网上许多文章都认为林彪所乘专机,是飞往蒙古与苏联的边界附近,尔后折返南飞在温都尔汗坠毁。有的作者更引申为是想回国,而不幸遇难。我认为这种说法,其实是来自一个伪命题,这个伪命题的制作者,就是扎格沃兹丁。他在接受卢宇光采访时,原话是这样讲的:

  “飞机先是要飞往台湾,后来改变了航向,改成向北飞,接近了苏联的边境,离赤塔不远了,好像只有50公里。我们的同志和蒙古同志一起询问了当地的群众,目击者听到了飞机的轰鸣声。”他的这段话对我国有些媒体起了不小的误导作用,就是说三叉戟256号,是想飞到苏联的赤塔附近,却坠毁在蒙古的温都尔汗,自然是折返往回飞,想飞回中国。

  我之所以说扎格沃兹丁制作了假命题,有三个铁定的数字(都经过有关方面反复核实)可以证明:
 
  第一,三叉戟256号从山海关仓皇起飞的时间,是9月13日凌晨零点32分。

  第二,三叉戟256号坠毁的时间,是9月13日凌晨2时左右。

  第三,三叉戟256号由山海关机场起飞时,油箱存油只有12.5吨,至温都尔汗共飞行1080公里,耗油9.5至10吨,存油量只剩下2.5吨,而油箱的一部分存油油泵还抽不上来,继续飞行显然不可能了。


  这些数字表明,扎格沃兹丁的讲法并不真实,不排除主观臆造的可能。如果假设油料是够的(扎曾说机上“汽油确实不多,但是飞到赤塔足够,甚至飞到伊尔库斯克都够”),从温都尔汗到赤塔距离大约700公里,来回约1400公里,飞机耗时需两个小时,那么在温都尔汗坠毁的时间,就成为9月13日晨4时左右,这不是与事实大大背离了吗?

  除了上述三个谁也抹杀不了的数字,还有另外一个佐证。1971年任蒙古外交部副部长的云登,后来对日本《星期日周刊》的访问记者讲:“我方人员在机内发现有军用航空地图,地图上从河北省北戴河穿过失事现场,一直画线画到贝加尔湖附近的伊尔库斯克,目的地是当时与中国为不共戴天之敌的苏联。”这样重要的证据,扎格沃兹丁不应该不知道。

  现在,“九一三事件”已经越过39个年头,人们迫切盼望彻底揭开林彪坠机之谜的谜底。谜底在哪里?当然是在飞机上的黑匣子里。扎格沃兹丁曾对前去采访的澳大利亚记者彼德?汉纳姆讲过:“黑匣子找到了,但是克格勃鉴定时没有发现录音里有飞机和地面的通话。”没有同地面的通话,有没有机内话语录音呢?扎格沃兹丁似乎话中有话。

  人们都知道,现代民航飞机上都安装有两个黑匣子,一个是飞行数据记录仪,安装在机头;一个是机内话语记录仪,安装在机尾。遗憾的是,
当年我们驻蒙使馆的四人,由于航空知识的匮乏,也没有接到国内提示,失去了在同蒙方谈判中提出索要黑匣子的机会,有的文章作者曾为此对我提出过责备。其实我是若干年后在撰写回忆录时,才从空军专家那里知晓了三叉戟飞机黑匣子的情况,开始怀疑坠机残尾上的大洞,是苏联人把主发动机连同黑匣子一道拆走造成的。

  我的怀疑最近得到了证明,有位蒙古的作家达希达瓦(蒙古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在他不久前出版的只在内部发行的《林彪元帅之死》一书中,披露了飞机发动机和黑匣子被拆走的情况。1971年9月15日上午,一伙“苏联专家”乘米-8直升机从赤塔飞到坠机现场,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负责管理坠机现场(也是9月14日晨第一个到达现场)的肯特省公安处长奥特根加尔格勒中校进行阻拦,认为“黑匣子不应当归苏方”,但是在场的蒙古国防部副部长陶赫同意苏联人拿走。

  三叉戟256号上的黑匣子,以及死难者的遗体和遗物,何时能够回到我国呢?我认为按照国际惯例,俄罗斯和蒙古当局这么无限期地扣押下去,是没有什么道理和法理根据的,我国应该在适当时机索要。

 

  责任编辑:唐静婷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第10期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彭德怀:我等着历史做结论

·抗战老兵口述:我见证了芷江受降

·“文革”中的浪漫爱情:苦多于甜,但

·她苦苦寻找的世界——忆我的母亲凌叔

·秋之白华:瞿秋白女儿眼中的父亲母亲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李先念: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重庆谈判阎锡山欲击落毛专机

·从基督徒到红色特工 ——我的父亲阎

·在朝鲜战场上冒死传令是什么感觉?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