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飞机场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飞机场
发布时间:2014-8-5 11:50:24    阅读次数:933

 

 

卫士邬吉成眼中的第三次庐山会议

1970年,意义非凡的第三次庐山会议,围绕是否设立国家主席的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斗争;

作为会议保卫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从一个特殊的视角,带我们回顾这次不寻常的会议,并细细体味那些置身其中的高层领袖无暇关顾的细节……

1、林彪批准在庐山修建飞机场,毛泽东知道后什么也没说

1970年,九届二中全会召开,这就是在中共历史上意义非凡的第三次庐山会议。

作为这次不寻常会议保卫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邬吉成从一个特殊视角,观察了整个会议的过程,以及那些为置身其中的高层领袖无暇关顾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却是反映中共第三次庐山会议全貌不可缺少的构成部分。

当中共中央确定九届二中全会的会期和地点后,汪东兴即召集中央办公厅的有关部门开会,布置会务事项,主要是两大块:一是秘书工作;一是警卫和服务工作。

在“文革”前和“文革”初期,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和中央警卫团属两个不同的建制,警卫局属中央办公厅,同时也是公安部的九局;中央警卫团则属总参建制。

1969年10月,经中央批准两单位正式合并为中央办公厅警卫处,中央办公厅的各局也都改称了处。这样一来,汪东兴成为警卫处的党委书记、处长,同时是中央警卫团的最高首长,但他始终没有挂过中央警卫团的团长或政委的头衔;原来警卫处的副处长都成了警卫团的副团长或副政委;原来警卫团的团长、政委、副团长或副政委,亦成为警卫处的副处长,以至警卫处除处长汪东兴外,有16位副处长。

机构变动后,原警卫局的警卫一、二处,合并为警卫值班室,下设一科,即中南海科;二科,即钓鱼台科。邬吉成的头衔多了起来,他是警卫处的副处长,警卫团的副团长,警卫值班室的副主任。

在7月2日的会议上,汪东兴对九届二中全会的警卫和服务工作进行了细致部署,并特别嘱咐说:到江西后,所有事务只与江西省军区联系,而不要向福州军区打招呼,保卫会议所动用的部队,也只限制在江西省军区内。

会务工作部署完毕,汪东兴就随毛泽东,先期离开北京前往南方。在北京具体组织已经开始的会议会务前期准备工作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副主任王良恩和中办警卫处副处长、中央警卫团的政委杨德中。

汪东兴曾在会前上了一趟庐山,检查打前站的工作情况。

在准备安排毛泽东入住的庐林一号,他发现上边的山顶正轰隆轰隆地炸石头。汪东兴问和他一起上山的江西省军区政委、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程世清:“这是在搞什么?”

程世清说是在修飞机场。“怎么能在这里修飞机场?”汪东兴感到意外。“这块地方大,飞机起降比较安全。”“你们在这里修飞机场,是经过哪里批准的?”汪东兴觉得,这么大的事,他不该事先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是军委批准的。”程世清答。汪东兴马上追问:“你是什么时间接到的命令?”“前天刚收到。”

汪东兴到施工现场看了一下,见工程已完成了过半。他对程世清说:“这个机场就在毛主席的住所上面,这样会影响毛主席休息和办公。”

汪东兴将此事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问修机场的命令是谁下的,汪东兴说他也不清楚。“你打电话问问总理,他知道不知道。”毛泽东吩咐。

周恩来也是在接到汪东兴的询问时,才知道修机场一事。他马上追问总参谋长黄永胜。黄永胜说到庐山开会有许多老同志,坐汽车走那么长时间盘山公路不行,乘飞机又快又安全,空军就准备了几架直升机,所以要修个小停机坪,并说这件事报告了林彪。

问明情况,周恩来打电话告诉汪东兴,修飞机场一事,是林彪批准的。汪东兴随即转报了毛泽东,毛泽东听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九·一三事件”后,有把修庐山飞机场和林彪篡党夺权阴谋相联系的说法。对此,邬吉成颇不以为然:“开九届二中全会时,我到那个机场看过,就那么一点点大。修了以后谁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工程。我推想修机场大概有两个作用:一个是为了传送个紧急文件;一个是为防备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如老同志突发病症,需要抢救什么的。”

2、江青让他下山了解主席的安全保卫情况,其实主席早已到了庐山水库游泳

林彪上庐山开会,途中的警卫工作中央办公厅警卫部门没有具体管,他们只负责安排了其他中央政治局成员的行程。参加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分为五个组,于8月19日在北京的西郊机场登机。

周恩来、李先念、余秋里和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王良恩是第一组;朱德、叶剑英和陈伯达是第二组;董必武、康生和李作鹏是第三组;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是第四组;第五组的吴法宪、邱会作,也是在同一天离京的。

留在北京没有走的政治局委员有黄永胜、纪登奎,分别负责主持军委和中央政府的工作。他们是在毛泽东写了《我的一点意见》,点名批判陈伯达后,才和李德生、李先念换班上山的;谢富治则因病请了假始终没有上庐山。

由于九江的飞机场比较小,像伊尔-14、子爵号这样的当时算是大型的飞机,无法在那里降落,所以乘机赴会的政治局委员们,都先到达安徽省的安庆机场,换乘安-24型小飞机,再前往九江机场。负责周恩来警卫的杨德中,把周恩来护送上了庐山后,随即返回北京,主持中央办公厅的工作。

第四小组的人都住在钓鱼台,故而邬吉成是随第四小组乘机到的九江。江青上庐山后,住的是过去蒋介石和宋美龄住过的美庐。毛泽东在第一、第二次庐山会议期间,都住在这里。

她刚安顿下来,就问邬吉成:“主席上山了没有?”邬吉成是和她一同上的山,毛泽东的行动不掌握,就回答说:“还没有听到主席已经上山的消息。”江青吩咐说:“那你现在就乘汽车下山到九江,找吴法宪了解主席什么时候上山,要特别注意有没有安全问题。”

邬吉成当即乘车下山,到九江宾馆找到吴法宪。吴法宪当时正在吃西瓜,说:“来,来,来,你也一块儿吃。”邬吉成说:“我哪有你那么逍遥,吴司令。江青同志让我来询问毛主席的行踪。”

吴法宪先是告诉他说:“主席已经上山了,安全没有问题。”随后又说了一声:“我也不知道。”邬吉成立即又折回山上,与警卫值班室联系,那边说:“你下山的时候,主席已经在庐山水库游泳啦。”

因为毛泽东的安全警卫,是汪东兴直接领导,中央警卫团的团长张耀祠具体负责,一般没有交代,别人都不过问。但邬吉成负责着江青等人的警卫,江青吩咐的事情,他不能不办理,结果瞎折腾了一通。

3、陈伯达长叹一声:“上庐山,我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喽。”

在8月23日下午九届二中全会开幕式上,林彪突然抢先发言,为设国家主席造势;在当晚周恩来主持的各大区召集人会议上,吴法宪的各组听林彪讲话录音、展开讨论提议得到附和,改变了会议的议程;24日,陈伯达要求打印和分发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论天才的语录;部分上当受骗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联名给毛泽东、林彪写信,拥护毛泽东当国家主席;25日,产生更为严重影响的全会第六号简报(华北组二号简报)印发,毛泽东开始反击,制止对林彪讲话的讨论,停发六号简报,要求吴法宪等作检查,写出《我的一点意见》,点名批评陈伯达。

上述后来众所周知的会议内情,在当时,甚至是邬吉成这样负责核心警卫的人,都未能及时知晓。然而作为一个多次参与党的会议保卫工作的负责干部,邬吉成还是可以凭借蛛丝马迹,感觉到几分反常。

他记得开幕的那天下午,会议进行的时间不长。因为林彪的突然发言,占去了一个半小时,打乱了原定的议程,使毛泽东不悦。原来的两位主要报告人周恩来、康生,都以有材料下发,大家可以看材料的寥寥数语,把报告给省略了。五常委从南侧小门出来时,守候在那里的邬吉成、刘兰荪,看见毛泽东拉着脸,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接着,是在毛泽东宣布停止开会期间,周恩来寓所分外“热闹”。周恩来住的编号为“9”的别墅,最初的拥有者是美国传教士苏曼,40年代中期,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为“调解”国共两党冲突,在蒋介石、周恩来之间穿梭,曾“八上庐山”,都是住的这座别墅。

在那两天的下午和晚上,周恩来都在自己住的别墅小会议室召开政治局会议。每次都开得时间挺长,要求严格警卫,谁也不让进,显得有点紧张。邬吉成后来才知道,那是在小范围批评陈伯达。

每当9号别墅的会议结束,周恩来必去庐林一号毛泽东的住所。庐山别名云雾山,在七八月间,傍晚以后到次日上午10点,山腰之上多被大雾笼罩,一两米开外就不见路径,难辨东西,能见度极低。从9号别墅到庐林一号,大约有三里路的样子,周恩来每次都是乘车往返,为了安全行驶,李钊、邬吉成只好派人手提马灯,在汽车的前面引路。还有一次夜间11点多,毛泽东要请叶剑英到他那里去,也逢云雾弥漫。这次就是派刘兰荪等同志手提马灯,在轿车前边领的路。 在毛泽东《我的一点意见》发表之后,对陈伯达的批评转成批判。再开大会时,原先主席台上常委的席位,从五位变成了四位。这个明显的变化,在会场负责警卫的干部们一下子就发现了。而就在邬吉成内心感觉惊异并揣度因由之际,中央办公厅的副主任王良恩向他打招呼说:“让你们的警卫,多注意一下陈伯达,别出什么事情。他的情况要多汇报。”

邬吉成问:“怎么啦,有什么情况吗?”他想了解更多一点信息,但王良恩并没有更明确的透露:“情况嘛,有些复杂,总之你们提高警惕就是啦。”

然而,仅从王良恩这个看似没有超出一般警卫的嘱咐中,邬吉成已能体味出陈伯达肯定是有点问题了。但当时的他还想象不到,陈伯达已经从政治顶点一跌到底,他只是意识到对陈伯达的行止要比以往更多加留意。

他随即和负责陈伯达警卫的孙凤山打了招呼:“对陈伯达跟紧点,别出问题。”而他自己有时看见陈伯达独自一人转悠时,也要随之跟着走一段。

此时此刻,邬吉成发现陈伯达不再对此发脾气了,以往他总说他是小小老百姓,不需要警卫跟着;而且这时他的情绪神态,和刚上山时有很大差异,隐隐约约地露出几分消沉和颓丧。

有一次,陈伯达散步去了含鄱口,孙凤山在他身边跟随。走到含鄱亭,孙凤山听陈伯达长叹一声,像是对他,也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上庐山,我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喽。”当时孙凤山还没听出他话中有话,直到会议后期陈伯达挨批在庐山已经不是秘密,大家才想到陈伯达那天的叹息,并非即兴为之,而是含有更深意味。

4、汪东兴深有体会,当毛泽东用你的职务称呼你的时候,情况就有些不妙了

更让邬吉成惊异的,是在这次会议上,他的老上级汪东兴也因“受蒙蔽”而犯了错误。

当吴法宪关于放林彪讲话录音、组织小组讨论的提议被采纳后,汪东兴参加了华北小组的讨论。陈伯达正好也来到这个小组,他做了极富煽动性的发言,配合林彪集团鼓吹“天才论”,以实现在修宪中恢复设立国家主席的目标。

陈伯达的蛊惑发言,把小组里绝大多数人的激愤挑了起来。特别是他“有的反革命分子听说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欢喜得跳起来”一语,加上他手舞足蹈的表演,使汪东兴的热血也沸腾了起来。

汪东兴随之表态拥护林彪的讲话,还说:“中央办公厅机关和八三四一部队讨论修改宪法时的意见,热烈希望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

早在第三次庐山会议准备时期,毛泽东就多次谈到,不主张设立国家主席,自己也不当这个主席。有些相关的谈话,还是让汪东兴向其他中央负责同志传达的。

可林彪的讲话,陈伯达的煽动,用汪东兴自己的话说,是“没有识破他的阴谋,凭着自己朴素的阶级感情,一听说有人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我就火冒三丈被他煽动起来了”。

偏偏这些话都被编进了全会的第六号简报,而且还“把别人发言的内容与我发言的内容混在一起,以我的名义刊登了出来”,汪东兴的回忆说这些文字在刊发前,没有拿给他最后过目。

这份简报毛泽东马上就看到了,他立即把汪东兴召了去。“看到六号简报了吗?”毛泽东见面就问。“刚看到。”汪东兴还没想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们已经来过了。”毛泽东所说的他们,是指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他们说六号简报影响很大。”紧接着,毛泽东的口吻严厉了起来:“你汪主任了解我不当国家主席的意见,还派你回北京向政治局传达过,你怎么又要我当国家主席呢?”

当毛泽东用你的职务称呼你的时候,你的情况就有些不妙了,这一点汪东兴早有体会。

汪东兴解释说:“我听陈伯达发言说,有人听到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就欢喜得跳起来,我很气愤。”“在群众讨论修改宪法时,大家都拥护你当国家主席。”毛泽东立即反问道:“不当国家主席,就不代表群众吗?你强调群众拥护,难道我不当,群众就不拥护了?我就不代表群众了吗?”

毛泽东的批评,使汪东兴的心里非常难受,他感觉自己辜负了“毛主席对我的教导和信任”。他的这种极度不安的心情,邬吉成不久也感受到了。

一天,参与毛泽东身边工作的王海容、唐闻生,在碰见邬吉成时打招呼,说江西省的同志送到庐林一号一些瓷器。她们因工作常在毛泽东身边,与从事警卫工作的邬吉成比较熟悉,特意询问邬吉成想不想买一些瓷器,如果想要的话,就赶快到庐林一号去挑选。

江西景德镇的瓷器很有名,邬吉成就到庐林一号王海容、唐闻生那里,买了几个小酒盅、小碟子。孰料一回到办公的楼里,就接到汪东兴的电话,把他一通好训:“庐林一号那边的工作不归你管,谁叫你跑到那边去的?去干什么了?”

对汪东兴劈头盖脸的指责,邬吉成当时很纳闷。直到后来听说汪东兴在华北小组会议上犯了错误,受到毛泽东批评,做了检讨,他才省悟到,汪东兴动肝火大概与当时心情不佳有关。

九届二中全会是9月6日结束的,大概是7日或8日晚上8时,在会议办公驻地的邬吉成,看见叶群带领着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四员大将,到美庐探访江青。据说他们是向江青表示敬意的,见面的气氛还算融洽。

邬吉成后来分析,这种政治性的拜访,和庐山会议出现的较量有关;也表明林家和江青的关系非比寻常,直到1971年8月,江青还在《解放军画报》上发表林彪读毛主席著作的照片。

会议期间出现的较量,以毛泽东把陈伯达先分割出来,进行批判而告一段落。林彪集团对设立国家主席,以使林彪有所“安排”的诉求失败。因为多数人在当时还不曾认识到这后一点,所以会议结束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在下庐山之前,邬吉成和担任警卫的部分干部,去了周恩来的住所,在院子、前厅,和周恩来、邓颖超及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合影,“留下一份永远的纪念” 。

9月9日下午,毛泽东在庐山礼堂,应全会的服务人员的请求,接见了为全会服务的会务人员,也一起照了相。照完相,毛泽东遂乘车离开庐山。

 

                                                     编辑:唐静婷

                                                     来源:羊城晚报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揭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

推荐文章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