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发布时间:2014-8-18 13:43:02    阅读次数:837
 

 

  

                                           梁培恕


    梁漱溟与伍庸伯、熊十力

    在刘东看来,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被称为“新儒学三宗”的熊十力、梁漱溟和马一浮,三个人其实都是由佛入儒的。“这不可能是偶然,他们不是从小就喜欢儒学的,而是经过几种文化的对比、抉择之后又回来的。”刘东介绍,梁漱溟就早年思想转变有过一个自述,谈及自己当初归心佛法,认定人生是苦。后读《论语》,发现开篇即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一直往下看,全书不见一“苦”字,而更多的是“乐”字,礼崩乐坏,孔子谈得更多的是“忧”,这引起了梁漱溟的注意,也让他对儒家的学问有更多思考。

    梁培恕则是通过父亲梁漱溟的老朋友的事例,来比照三个性格气质不同的儒家信徒不同的路径。梁培恕说,伍庸伯没有熊十力有名,但是是梁漱溟十分佩服欣赏的朋友,“在我父亲心中,伍先生是可以补朱王——— 朱熹王阳明的不足,评价非常高。”

    梁培恕介绍,伍庸伯原来军校毕业,是中国第一个空军司令,在军界本来有大好前途。但就在这样一帆风顺的情况下,让伍庸伯很困惑的一个问题是:作为军人的一生是不是对的?“于是他就辞职了,靠陆大的同学、陆军部的同事们的微薄资助存活,用六年时间探索基督教、佛教等等教义,此后再没有回到军界。”伍庸伯曾经在北伐时出任后方繁重的工作,北伐一完成就辞职,在家乡办教育。“他选儒家的路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周遭的人愿意听,他也会讲,这跟我父亲不同,我父亲是想解决人类的问题。”

    在梁培恕看来,父亲梁漱溟之所以转向儒学,是想明白一个道理:佛学的宇宙观、人生观是终极真理,但是太多人不可能懂得它。“佛家的真理好不好?好,但只有极个别的人认识它。怎么办呢,他把自己救世的想法转向儒,他看了儒家的经典之后觉得孔子的思想是最适合人类的,再也没有比儒学的思想更积极乐观,更能把精神生活和日常生活都弄得很妥当的学问了。”

    至于熊十力,梁培恕说,“熊先生名气很大,在我父亲看来他在后期有很大的毛病。最根本的毛病就是‘我执’太强,虽然‘我执’是佛教谈的,但我父亲认为‘我执’强的人做什么都不好。”“我父亲晚年为熊先生做了两篇文章,一篇文章把他书里面正确的东西摘录出来,另一篇文章又把他的错误从早先一直到晚年,从小处到大的地方都给他罗列出来。”梁培恕说,三个人尽管都是儒家,但各自秉性、追求都使得精神轨迹截然不同。

    梁漱溟的教子之道

    作为一代大儒,梁漱溟又是怎么对待儿子的教育呢?“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他(我父亲)听任我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做事。”梁培恕说自己曾写过专门回忆父亲的书记述。

    梁培恕回忆说,抗战期间,梁漱溟在游击区呆了8个月回来之后,找了一个特别的时间,把哥哥梁培宽和他兄弟两个人带到重庆北涪的温泉住了半个月。“他专门抽了时间对我们两个兄弟进行教育,一个是讲国家,一个是讲家庭的历史,我的祖父怎么样,祖父重要的朋友怎么样,通过讲这些事,给我们一个暗示,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说,他不是不关心,只是他采取的方法,一个是不给孩子立太多的规矩,另外关心你的走向如何,你的走向对了就可以了,这是他作为父亲的主要职责。”

    梁培恕说,父亲对他们物质上的教育就是,不要挨冻挨饿就可以了,“物质条件往下比不要往上比,我总结出来的就是这些点。”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江啸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揭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