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发布时间:2014-9-3 16:00:02    阅读次数:789

  核心提示:其实,早在旅顺屠城之前,日军便已经大开杀戒,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日本人所绘的被占领的旅顺街市一角。(资料图片)日本人所绘的被占领的旅顺街市一角。(资料图片)

  120年前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是日本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在断断续续200余天的战争中,日军犯下了种种暴行,尤其是旅顺屠城,惨绝人寰,使其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旅顺屠城前已大开杀戒

  其实,早在旅顺屠城之前,日军便已经大开杀戒,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是日军击沉中国运兵船“高升”号、造成1100多名清军官兵牺牲,以及日军侵占金州时实施的烧杀奸淫。

  日本吞并朝鲜、西侵中国蓄谋已久。1894年春,朝鲜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朝鲜政府请求清政府派兵协助镇压。日本政府抓住机会,诱使清政府派兵,为自己出兵朝鲜制造借口。7月25日,日本不宣而战,在丰岛海面发动突然袭击,击沉中国运兵船“高升”号;同时,日本陆军向驻牙山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终于挑起了这场侵略战争。

  “高升”号是一艘英国籍商船,是李鸿章特地租来运兵的,他预感中日战事可能一触即发,租用外国商船运兵比较保险,认为日本人胆子再大,总不至于敢炮击英国商船。7月23日晨,“高升”号自塘沽起锚,载有官兵1116人、行营炮14门及大量枪支弹药,驶往牙山。在丰岛海面遇上了日本“浪速”号战舰,并被强令停驶接受检查。当日本海军大尉上船检查完商船执照、发现满船清兵后,要求“高升”号跟随“浪速”号去舰队锚地,遭到中国官兵拒绝。船长告诉日军大尉,这是英国商船,又是和平时期,应允许按照中国官兵的要求返回大沽口。交涉数小时,双方互不让步。中午,“浪速”号突然向“高升”号发射鱼雷,“高升”号中弹后起火,笼罩在火海中。接着,“浪速”号的6门右舷炮对准“高升”号又是一顿猛轰。当船开始下沉后,日军又用快炮、步枪向漂浮在海面上游动的中国士兵射击。中国1100多名官兵遇难。8月1日,中日政府同时宣战,甲午战争开始。

  金旅之战是甲午战争期间中日双方的关键一战。11月6日,日军进占金州(今辽宁金县)。日军攻破金州城北门后,在城内挨户搜查,烧杀奸淫,无恶不作。西街有一曲姓人家,仅剩姑嫂姊妹5人和5个儿童,见日军撞入欲施强暴,便拿起剪刀菜刀与敌相搏,最后连同5个孩子一起被日军投入当院井中而死。日军的随军记者,也记下了经日军洗劫后金州城的惨象:“市街上到处可见兵士和市民的尸体,死猪、死狗杂陈,军旗遗弃在地,衣服、家具散乱各处,光景极为荒凉惨淡。”

  旅顺港变成了屠场

  11月7日,日军向大连湾进攻,得手后,接着向旅顺口进逼。18日,日军前锋进攻旅顺时遭到清军的顽强抵抗。21日,日军发起总攻,22日占领旅顺口并血洗全城。光天化日之下,日军如同一架上足了发条的杀人机器,吞噬着成千上万的中国平民,把旅顺港变成了屠宰场。

  美国驻日本武官海军上尉欧伯连,惨案发生时正在旅顺。他在给美国驻日公使谭恩的报告中写道:“我曾亲眼看见一些人被屠杀的情形……我又看见一些尸体,双手是绑在背后的。我也看见一些被大加屠割的尸体上有伤,从创伤可以知道他们是被刺刀杀死的;从尸体的所在地去看,可以确定地知道这些死的人未曾抵抗。我看到了这些事情,并不是我专为到各处看可怖的情况才发现的,而是我观察战事的……途中所看到的。”

  谭恩原本袒护日本,但接到欧伯连的报告后,在给美国国务卿格莱星姆的电报中不得不承认:“欧伯连上尉的报告与帝俄驻中国及日本武官窝嘉克上校的报告相符合,也与日本运输舰的美籍指挥官康纳的报告相符合。占旅顺时他就在旅顺。从这些人的报告里,似可以清楚地看出1894年11月21日……有一次屠杀。”

  英国《泰晤士报》也根据其本国记者的报道和武官的报告,谴责日军的残杀暴行说:“日本攻取旅顺时,戕戮百姓四日,非理杀伐,甚为惨伤。又有中兵数群,被其执缚,先用洋枪击死,然后用刀肢解。……日本士卒行径残暴如此,督兵之员不能临时禁止,恐为终身之玷。”

  “街道上呈现出一幅可怕景象”

  英国籍海员詹姆士·艾伦大屠杀期间被困旅顺口,几乎遭日军杀害,侥幸逃出虎口。辗转回国后,他写下了亲眼目睹的这场灭绝人性的惨景,摘录如下:“一大群日本兵围在水池的四周,将大批难民推入水池。日本兵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射击,用刺刀迫使那些挣扎着出来的人退回水池。水上漂满尸体,池水被鲜血染红。士兵们大叫大笑,仿佛要以复仇的狂欢吞没受难者的苦痛声音。看到那些人在激荡的水面上挣扎的样子,实在令人心悸。那些还活着的人竭力想从死尸堆里解脱出来,忽而很快沉下去,但又不时探出头来,使尽最后一点力气,在血水里游动,发出求救和饶命的呼声。但这些呼喊却被围在四周的魔鬼所嘲弄。这些人中间有不少妇女,我看见其中之一举着幼童,挣扎向前。她高举小孩,像是向士兵求救似的。当她靠近池边时,一个恶魔用枪刺把她刺穿。她倒下后,第二下又把小孩劈死,用枪刺将看来才两岁的小孩的尸体高高挑起。这个妇人站起来,猛力去抢夺小孩,显然因力尽死去,重新倒入池中。她的尸体被剁成碎块——实际上凡是他们够得到的每一个人都被剁成碎块。他们又把一大群新抓来的受难者赶入池中,直到池里几乎不能再容纳人为止。”

  途经一个小店铺,艾伦看到了另一幅惨状:“但见地板上铺满一地的死尸,当中男也有,女也有,小孩子也有,有的缩做一堆,死在那里,也有直挺挺死的,有没头的,也有开膛破肚的,有的没了手,有的没了脚,也有手脚都斩去的,也有斩作两段的,各种样子我也一时说不尽,抬头一看,那柜台上的木栅尖上,签上无数人头。……再看那柜台边上,还有一个大钉,钉着一个几个月的孩子,那地板上的血,足有三寸多厚,死尸重重叠叠地堆了起来。那零零落落的手、脚、头,到处都是。”

  “天已经黑了,……屠杀还在继续着,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枪声、呼喊声、尖厉的叫声和呻吟的声音,到处回荡。街道上呈现出一幅可怕的景象:地上浸透了血水,遍地躺卧着肢体残缺的尸体,有些小胡同简直被死尸堵住了。死者大都是城里人。”

  “我等睹其情形,惨不可说”

  除艾伦之外,还有一批西方随军新闻记者,如英国《泰晤士报》记者柯文、《黑白画报》记者兼画师威利阿士、美国纽约《世界报》记者克里尔曼等人,也是旅顺大屠杀的亲眼目睹者。11月24日,克里尔曼从旅顺发回国内一篇通讯,题目是《日军残杀记》:“我亲眼看见旅顺难民并没有抗拒日军,日本人所谓有人从窗口向日军射击之言,全是谎话。日本人并不想抓俘虏。我见到一人跪于日兵之前,叩头求命,这个日本兵用枪刺一下将他的头钉在了地上,然后手起一刀将他的头砍了下来。有一人缩身于墙角,日兵一队一阵排枪将其击碎。有一老人跪于街中,日兵将他斩成了两段……”

  “战后第三天,天正黎明,我为枪弹之声惊醒,日人又施屠戮。我出外见一军官带一队日兵追赶着三个人,其中一人手抱一个没穿衣服的婴儿,因急于逃命,将婴儿跌落。一刻钟后,我见这个婴儿已死,两人被枪弹打倒。其第三人即婴儿之父,失足跌倒,一个日本兵手执枪刺将之抓住。我走上前,示以手臂上所缠白布红十字,想救他,但日本兵却将刀向这个人颈上猛插了三四下,然后扬长而去,任其在地上延喘待死。……我见一老人立于道上,双手被缚于背后,又有三人均系背绑,已被用枪射死在旁。见我们过来,日兵一脚将老人踢倒在地,看见这个老人倒地呻吟,两眼转睩,这个日本兵又一把扯下老人的衣服,看他胸口流血,就又向他开枪射击。老人痛极凄嚎,形体瑟缩,日兵非但不垂其怜,反而向老人脸上吐唾沫,还肆意嘲笑他。我等睹其情形,惨不可说。”

  “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

  四天时间,旅顺大约有2万多人被杀,使旅顺变成了死亡之城、白骨之城。大约有800余人侥幸逃出虎口。在活着的人中,有八九十人被日本人安排负责掩埋尸体,每人被戴着一顶尖尖的大白帽,上面用日语写着“此人不可杀戮”的标记。

  日本军队在旅顺屠城中的暴行,使西方国家震惊,纷纷予以谴责。国际公法专家、英国人胡兰德博士看到旅顺惨案的报道后,认为“日本军队之行为,实在是超出了战争常度之外”,玷污了日本国家的“名声”。美国的报纸尖锐地指责:“日本披着文明的外衣,实际是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

  世界舆论的谴责使日本政府害怕了,便编造谎言来辩解。于是,以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的名义,发表《陆奥声明》。与此同时,各国驻日公使也收到了一份“关于旅顺口事件的辩解书”:“外国记者关于旅顺口事件的报道是大加夸张渲染以耸人听闻,实际上,旅顺口陷落时,中国士兵看到公开抵抗是无用了,便抛弃他们的军服,穿上平民衣服,化装成这个地方的和平居民的样子。……因此,在旅顺被杀的人大部分被证实是变了装的中国士兵。”于是,舆论谴责渐渐平息了下来。

  然而,“墨写的谎说,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鲁迅语)后来,日谍向野坚一日记的发现,进一步证实了日军暴行的真相。向野随日本第二军第一师团进攻旅顺口,他在11月19日的日记中记述:日军由营城子向旅顺进攻时,军官下达了“见敌兵一人不留”的命令。日军步兵第三联队士兵路过民家,见“有士人二”,“遂进去击杀之,鲜血四溅,溢于庭院”,“师团长(山地元治)见此景……表示今后不许轻易对外泄露”。旅顺大屠杀后不久,向野还在一次内部谈话中吐露:“在旅顺,山地将军说抓住非战斗人员也要杀掉。……山地将军……下达了……除妇女老幼外全部剪除之命令。旅顺实在凄惨又凄惨。旅顺口内确实使人有血流成河之感。”

  向野坚一的日记,不仅证明旅顺大屠杀是事实,而且指出了制造这起惨案的下令者是日军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中将。再证以克里尔曼的通讯,可知这次大屠杀也是为日本第二军司令官大山岩大将所同意和批准的。

  120年后,当我们再次回顾甲午战争时,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暴行,是永远不能被中国人民忘记的!在此也希望日本不要忘记军国主义政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给本国带来的报应和灾难,时时自省,勿重蹈覆辙!

  作者:周溯源,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党委书记。

 

 

文章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江啸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文革”中的浪漫爱情:苦多于甜,但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