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李先念: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李先念: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发布时间:2019-1-11 16:38:07    阅读次数:300

   

  父亲留给外界的印象是谨慎、小心,不锋芒毕露。不少人将其归因于他成长的家庭——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前两任丈夫去世后嫁到李家,一共生育了八个子女。李家是一个大家庭,我奶奶在李家的地位可想而知,但是,奶奶却成功地主持了这个结构复杂的大家庭。我想父亲宽厚待人的品质,以及在复杂环境中处理复杂关系的能力,也许正得益于我奶奶的这种言传身教吧。

 

    新中国经济建设的“四大名旦”之一

 

    作为老一辈革命者和新中国的建设者,父亲的人生历程包括两方面:一是砸烂一个旧社会,二是建设一个新中国。

 

  1949年初的他面临着一个选择:是继续留在军队,还是到地方去。“当时任中原局书记的邓小平曾征求过他的意见,问他是愿意到三兵团工作,还是等湖北解放后,回湖北做地方工作。”他选择了后者。

 

  1949年5月中旬,40岁的父亲被正式任命为湖北省委书记、湖北省政府主席、湖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他一上任就遇到“黑白之战”,“黑”是指煤炭,“白”指大米和布匹等。一些资本家趁新政权立足未稳,抬高物价,黄金白银价格也暴涨。父亲除了联系上海等经济实力较强的城市,往湖北调集物资,以解燃眉之急外。善于用人的他还注意发挥当地资本家的作用,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以稳定市场。湖北的局面很快得到了控制。

 

  1954年5月,中央急需调一批年纪轻、能力强、有管理经济和财政工作才干的领导干部到中央担任领导职务。时任湖北省党政军一把手和中南局副书记、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的父亲,成为被相中的人选之一。中央决定:由父亲出任财政部长和主管财委第二办公室(即财贸办公室)工作,主要负责领导财政、银行、商业、外贸、物价等部门的工作。

 

  当年是陈云推荐我父亲到中央工作并任财政部长的。陈云与父亲渊源颇深:当年父亲带领西路军余部九死一生到达新疆时,受党中央委派迎接父亲的正是陈云。陈云向毛泽东、周恩来推荐我父亲的依据是:一、李先念四十五岁,这个年纪,在当时的高级干部中比较年轻;二、头脑清楚,对许多经济数字,都能印在脑子里而不忘记;三、爱学习,爱钻研;四、李先念在过去各方面工作中都有成绩,有开创精神。在新岗位上,父亲很快就赢得了最高领导的信任。新中国第一任财政部长薄一波在回忆录里坦率地说:“开始,我真有点为他担心,但先念同志却以他的聪明才智,很快交出合格答卷。”

 

  父亲后来在国务院主管财贸工作长达22年,成为周恩来总理的得力助手。毛泽东曾称赞李富春、谭震林、薄一波、李先念为新中国经济工作中的“四大名旦”。

 

  “经济学家”是父亲生前一直拒绝承认的身份。1966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一书记霍查接见来访的父亲时,称父亲是经济学家。父亲说,我就是位实干家。

 

  只有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1976年10月,中国政坛上发生了举世震惊的粉碎“四人帮”事件。程振声曾在父亲身边做秘书工作达十年之久,他说:“为了弄清楚李先念在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华国锋同志在世时,我们曾三次去他家访问过。”真实的历史过程也渐渐清晰:由于父亲在当时政治格局里的特殊地位,因而他成为华国锋探知叶剑英的态度、进而争取到叶帅支持的一个重要桥梁。

 

  华国锋其实很早就与我父亲熟悉。当时华国锋在湖南任省委书记处书记,主管财贸,而他的顶头上司正是在中央主管财贸工作的父亲。林彪事件后,华国锋渐渐进入权力中心,华国锋与我父亲经常在一起研究事情,所以接触非常多”。

 

  程振声说,1976年9月11日——毛泽东去世两天后,华国锋以去北京医院看病为名,来到西黄城根9号我的家。父亲对华国锋的到来颇感意外。两人关上门后,华国锋说:同“四人帮”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请你代表我去见叶帅,问一问叶帅的意见,并请叶帅考虑采取什么方式、什么时间解决合适。父亲意外之余,完全支持和赞成华国锋的意见。

 

  与华国锋交谈、明确了他的态度后,隔了两天,父亲对工作人员说,心情不好,要去香山植物园散心。车子快到植物园时,他突然对司机和警卫说,去西山叶帅处,到了门口才叫警卫人员打电话,通知叶帅。据叶剑英身边的工作人员王守江和马锡金回忆,当叶剑英得知父亲突然造访的消息时,起初还犹豫着是否见面,后来还是答应了。若干年后,父亲将两人当时的密会场面做了还原——叶剑英问父亲:“你是来公事奉命,还是老交情看望?”父亲回答:“都有。”这时叶剑英打开收音机,以防有人窃听。叶帅耳背,又加上收音机干扰,父亲说的话他听不清楚。两人商议用笔写,然后烧掉。

 

  李先念写:“这场斗争是不可避免的。”

 

  叶剑英:“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李先念:“请你考虑时机和方式。”

 

  叶剑英点头表示同意,随后叶帅写了陈锡联的名字,打了一个问号。

 

  李先念写:“完全可靠,请放心。”并简要介绍陈锡联同他谈话的情况。那时陈锡联负责中央军委工作,与父亲私交甚好。陈也是湖北红安人,两人的老家只相距两里路。我奶奶的前夫姓陈,丈夫去世后才嫁到李家,说起来,与陈锡联还有点远房亲戚关系。

 

  毛泽东去世后,父亲与陈锡联一起守灵。有一次,父亲去洗手间,陈锡联随后也跟随其后。在洗手间里,陈锡联对他说:那几个人可能要动手,要当心。父亲急忙摆手不让他说下去。两人连写带谈不到三十分钟。告别前,他们还特别小心地烧掉了纸条。

 

  有了李先念与叶剑英的支持,华国锋态度进一步明确。在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时,当时全国一片“人人皆曰可杀”的气氛,包括某些“相当负责的同志”也主张枪毙江青等人,而父亲则对此持否定意见。为此事,父亲多次与邓小平、陈云商量,探讨处置方案,同时也找一些人谈话,做说服工作,强调不能开杀戒。父亲是在相对残酷的政治斗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他说过一句话:“可以说过而极之的话,不可做过而极之的事。

 

   出生于1909年的父亲,比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小很多,因此老一代领导人看他,多了些亲昵。在一些早期的生活或工作中,他们之间也留下不少难得的轻松而亲密的场景。父亲曾提及这样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有一次在火车上,父亲与周恩来等人一起玩牌打发时间,水平不高的他经常被搭档总理批评。下了火车,他“委屈”地说:“以后,我再也不跟你打牌,你老克我!”周总理听罢哈哈大笑。在新中国成立后历次复杂的政治斗争中,父亲虽受冲击但未离开领导岗位,这也和毛泽东或微妙或直接的保护不无关系。1935年6月,红一与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毛泽东在一座法式建筑风格的天主教堂内会见了在那里迎接他们的时任红三十军政委的父亲。当时父亲只有26岁,红四方面军师以下干部年轻,指战员装备齐全、朝气蓬勃,这给毛泽东和朱德都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毛泽东对父亲更是格外青睐,他说:“名不虚传,果真英雄少年!”

 

  当年父亲从新疆回到延安后,因受张国焘错误的牵连,1938年,总政治部副主任找我父亲谈话,让他到八路军一二九师当营长。从军政治委员到营长,实际上是连降六级,他没任何怨言地答应了。毛泽东后来得知此事后说:“这太不公平了。”在毛泽东的干预下,他转到了新四军第四支队当参谋长。

 

  1987年,红四方面军的老战士聚会,陈再道曾直接问李先念:“人家外面都说你是不倒翁!”父亲当时的回答是:“是不是都倒了就好了?都倒了谁跟‘四人帮’斗争呢?只有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把工作做好就行了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到父亲抱怨过任何事,国事、家事,什么事情都自己去消化。父亲很少有时间顾及家。小时候,我们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父亲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经济工作。他每天早晨五点半或六点就到办公室上班了,我们起来见不到他;等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做完作业休息了,他还没回家,所以,很少见到他。尽管没有多少时间和子女在一起,但他非常注重良好的家风,他定了许多规矩,甚至包括不准穿背心、拖鞋上桌吃饭。吃饭时,他把孩子们掉在桌上的饭粒捡起来放在自己嘴里。他的衣服、鞋子穿了很多年,补了又补,仍不舍得扔掉。父亲晚年身体欠佳,医生说要补充维生素,家里就每天给他榨一杯橙汁。当他得知榨一杯橙汁要五六个橙子时,心疼地说:“太浪费了,以后不要榨橙汁,吃两个就行了。”

 

  父亲主管国家经济工作长达26年,可从来不许孩子经商。就是要求我们做普通人的工作,不能当官,不能赚钱,更不需要出名,把工作做好就行了。我是父亲最小的女儿,父亲对我曾经有过一个很经典的评价。一次,他在接见美国亨利?路斯基金会会长时,外宾问他:“你是怎么培养你的这个女儿的?”, 父亲说:“我这个女儿从来不听我的话,她的成长完全是她独立的。”我从小生性好动,兴趣广泛。游泳、打球、弹琴、舞蹈、美术等都喜欢。父亲开玩笑地说,我是典型的“小猫钓鱼”。我长大后想当一名“白衣天使”。父亲帮我分析说:“当一名医生的想法不错,但是你从小就胆小,既怕血又怕死人,可以胜任这个工作吗?你得好好考虑考虑。”

 

  父亲虽然是军人出身,可从来不动手打孩子。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次挨“打”的经历。爸爸还为此道了一辈子的歉。那时我只有八九岁,有位医生到家里来给父亲看病,妈妈说要留她吃饭。我一听就拉着人家不让走,父亲以为我在胡搅蛮缠,没问情况,就在我头上拍了一巴掌,尽管很轻,我却立刻大叫大闹,哭个没完,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冤枉。后来父亲了解到真实情况,知道打错了,以后每到我过生日,只要他在家,就会把自己的两个煎鸡蛋都给我吃,说是为那次“错打”赔礼道歉。哪怕我已经三四十岁,这无数个煎鸡蛋,我一直吃到父亲过世。

 

  父亲是我一生的榜样。他从来不要求我们像他一样生活,但他的言谈举止总是在无形中让我们感动!

 

  附注:李小林,李先念之女,1953年10月生,中共党员。1975年武汉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从事民间外交工作,其间曾任驻美国使馆一等秘书,2007年4月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党组书记。第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口述 | 李小林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彭德怀:我等着历史做结论

·抗战老兵口述:我见证了芷江受降

·“文革”中的浪漫爱情:苦多于甜,但

·她苦苦寻找的世界——忆我的母亲凌叔

·秋之白华:瞿秋白女儿眼中的父亲母亲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李先念: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重庆谈判阎锡山欲击落毛专机

·从基督徒到红色特工 ——我的父亲阎

·在朝鲜战场上冒死传令是什么感觉?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