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发布时间:2012-6-17 11:57:28    阅读次数:2490

沈宁

我的外祖父陶希圣同蒋介石的关系,很早就开始了。1927年1月,外祖父从上海偷渡到武汉,参加北伐军,担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中校政治教官兼军法庭长,他的委任状是蒋介石签名。虽然那时蒋介石不在武汉,但他是黄埔军校的校长,武汉分校的教官任命自然由他亲自签署。

北伐失败,外祖父的革命热情大受挫折,之后三四年间,独居上海,远离政治,既不从蒋介石,也未随汪精卫,置身学术,著书立说,掀起中国社会史大论战,又先后到南京中央大学和北京大学做教授和系主任。我想外祖父那一时期所建立的文名,一定很受蒋介石器重,乃至一以终生。自古存帝王之心者,惯通文武之道,亦须网尽天下人材。

芦沟桥一声炮响,日军全面入侵中国。蒋介石和汪精卫在庐山牯岭召开茶话会,约集全中国学者名流,共商抗战救国之战略,外祖父也在应邀赴会之列。我估计,牯岭会议对于外祖父与蒋介石个人之间关系的增进,是一个转折点。因为牯岭会议之后,蒋介石曾专门找外祖父,两个人私下谈了许久的话。那次会面,外祖父提到了,但从来没有具体透露他们谈了些什么,我想蒋介石肯定是很想将外祖父笼络进他自己的核心圈子。

但是他显然没有成功,外祖父没有成为蒋介石的人。牯岭会议之后,与会的学者名流都聚集到南京,组成国防参议会。随即,上海沦陷,继而南京失守,国民政府被迫内迁武汉。蒋介石指挥军事,汪精卫主持党务。外祖父在武汉负责艺文研究会,领导国民党文宣工作,汪精卫是直接上司。那几年,外祖父跟汪精卫来往密切,却与蒋介石接触不多。

听母亲讲,外祖父对于蒋介石,一直并不完全信任,就算后来在重庆,做了蒋介石的所谓“文胆”,仍对蒋介石存有相当戒心。在重庆,母亲曾问过外祖父,他认为蒋介石是个什么样的人?外祖父当时没有正面回答,却大讲一通《三国演义》里的曹操,很不满其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哲学。说曹操生性奸诈,脑子灵活,计谋很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喜欢杀人。他要用人,但又对手下人不完全信任,口头上会捧,私下里老有猜疑。

另外一次,外祖父因为一直想找个出国考察机会而不得,心里烦恼,私下对母亲抱怨:你见过中药铺吗?中药铺里总有一个大柜子,安装很多小抽屉。最上面一层抽屉,装的全是做官的机会,中间一层抽屉,装的全是发财的机会,下面一层抽屉,装的全是出国任职的机会。最底层的抽屉,装的全是打杂卖力的工作。我呢,上面几层抽屉都轮不到,只放在最下面那个抽屉里。

母亲曾劝外祖父,干脆辞了重庆政府职务,到昆明西南联大去做教授。外祖父摇头叹气说:我何尝不想,可是几年前,我背离重庆,去了一趟上海,对中国对政府都欠了大债,人家不杀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人家现在要用我,我怎能不尽心尽力做。人家可以不仁,我却不能不义。我只有一辈子做牛做马,以报不杀之恩才是。再说我也没那个本事走脱,如果走得脱,我早走脱了,也去了美国,人家把我抓得死死的。这里是重庆,是中国,不是上海。

外祖父说的那一趟出走上海,就是抗战史上著名的高陶事件,本书已有专文详述。1939年底,汪精卫私自脱离重庆政府,走昆明绕河内转抵上海,与日军秘密谈判,国民党宣布开除汪精卫等人的国民党籍,却没有开除外祖父。很多年间,许多人一直猜疑这个问题,据我想,蒋介石把外祖父与汪组织里的其他人区分开,分别对待,表现出他对外祖父相当了解,也很信任。外祖父后来决然脱离汪组织,冒死潜逃香港,公布日、汪密约,将功折罪,也证明了蒋介石的知人。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随即沦陷,外祖父几经辗转,重返重庆。蒋介石没有因他曾追随汪精卫参与对日和谈而问罪,反将他安置在委员长侍从室,任第五组中将组长,成为蒋介石的亲信,进入蒋介石的政治权力核心。随后外祖母领着一家大小,也从香港逃回重庆,我的母亲又自昆明西南联大转学重庆中央大学。全家经历生死离别之后,终于团聚。可逃难多时,身无分文,刚到重庆,何来粮油下锅。正在愁处,蒋介石派人专程送来一袋白米,暂解一时之需。记得在北京母亲给我讲这段往事时,感叹万分。

外祖父在重庆那段时间,租住的是南岸南方印书馆的房子。清朝两百多年间,湖北黄冈、黄安和麻城三县商家,一直从汉口贩棉花到重庆,又从重庆贩生铁回汉口。往返都以长江运输,用帆船,连年不断,数量很大。因而湖北三县商会上百年来,在重庆长江南岸置下一望几十里的山谷土地。抗战军兴,湖北三县人士,纷纷来此,聚集居住,躲避战乱,经商之外,还开办了储材小学和英才中学。南方印书馆,亦即湖北人产业之一。厂房设在山腰上,大门在山脚下,出入都须步行沿山坡拾级上下。母亲一家住的房子是几间新盖的砖瓦房,房前靠山坡边有个院子,正是夏时8月,外祖母在院子里晒面酱,用瓦罐装了,整整齐齐。下雨天要把瓦罐一个个搬进屋,雨过了又要一个个搬出去。母亲和几个舅舅,只要在家,经常帮外祖母把这些面酱瓦罐搬进搬出。晚上闷热,几个舅舅在院里的水泥地上铺个凉席睡觉。

房子后面,再上一层坡,是两湖同乡的公共墓地,二百多年下来,坟墓很多,难以数清,有的坟墓已经倒塌,无法辨认,有的墓碑已经拆下来铺了路面。刚住到这地方,几个舅舅跑到后面玩耍,见到那片墓地很有些害怕。母亲来到重庆后,第二天去后院看见了,也有些不舒服,觉得外祖父在墓地附近租房子住,不大吉利。外祖父笑笑说:那都是两湖同乡,他们和我们有乡谊,有什么事,自然会有个照应。怕什么?母亲想想,也笑了。可不是吗?中国人讲究风水,特别注重墓地的风水,总选风水最好的地方修墓地。既然墓地风水最好,为什么不可以住人。

外祖父、外祖母和母亲都觉得墓地没有什么可怕,几个舅舅也便心安理得起来。过了一个月,我的五舅忽然发现,在房后墓地里可以捉到蟋蟀,非常兴奋,每天跑到墓地去找。有一天三舅陪五舅捉蟋蟀,不小心踩塌一处坟坑,掉了进去,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三舅赶紧在墓坑里爬起身,却看到身边土里埋了一枝钢笔,竟然干干净净,亮光闪闪。三舅拾起,跑回家蘸墨水写写,还很好用,便放进自己书包。看来果然是祖辈同乡关照他们,从此舅舅们真的便不再害怕到墓地去玩了。

外祖母是个闲不住的人,到湖北商会去请求,在房子周围借几块地种。商会理事长徐先生见是黄冈陶、万两大世家的人,自然一口答应。于是外祖母在门前左手边圈起一块地种菜养猪,右手一块地圈起来养鸡。打猪草、煮猪食、拌鸡食,都是外祖母一个人忙碌。忙不过来的时候,临时雇个当地钟点工,挖地担水。外祖母也在山坡上一层一层开出菜地,准备第二年春天种下西红柿、辣椒、白菜、萝卜、豆子各种菜蔬。

学校开学了,母亲和舅舅们大大小小都去上学。外祖父照旧每天过江,到委员长侍从室和《中央日报》两地上班,有时晚上来不及过江回家,便住在上清寺。家里白天只有外祖母一人,种菜、养猪、喂鸡、筛米、晒酱,从早忙到晚。家庭终于团聚,生活终于安定,不必躲藏,没有恐惧,人人心满意足。每天下午,舅舅们放学回家,做完功课之后,五舅到后面墓地捉蟋蟀,四舅趴床上抱一本书看,三舅安装他的收音机。星期六晚上,外祖父和母亲都回家来。一家人于是热热闹闹吃晚饭,各人讲学校里的笑话。

三舅说:今天有一个老师念《孟子》: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是哪个打屁?快点开窗。我们都笑了,有人还以为孟子文章里写了打屁。四舅问:德国,意国和志国在哪儿?地理老师讲,德意志共和国,就是德国,意国和志国。五舅说:好多天,我每天上学找不到我的板凳。昨天跑去找校长说明。校长调查了,是隔壁的屠夫每天早上杀猪,到学校来拿我坐的那条板凳去用,因为我的板凳比别人的宽些,好用。

四舅又问:音乐老师教唱歌,有一句是:希圣一道最好罐头,什么意思?原来那是《抗敌歌》里的一句:同胞们向前走,把我们的血和肉,去拼掉敌人的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四舅把牺牲听成外祖父的名字希圣,又不晓得关头是什么,只知罐头可以吃,便自己拼了一句没人懂的歌词。

在重庆的时候,外祖父工作极忙,除侍从室本职,每星期还要给《中央日报》写三到四篇社论和几篇署名短评。所以他失眠得厉害,每天早上回到家里,必须吃两三粒安眠药才能睡觉。而且左右两肩疼痛,数月不退,终日脸色苍白,感觉身体疲软无力。找侍从室的周纶医生看了好几次,开了药,还需每天注射维他命B1和肝精。周医生连连警告外祖父,如果不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患上脑贫血,就有致命危险。

但外祖父无法休息,他实在没有办法,便请假回家,花两三个钟头,从重庆过江回到南岸,还没睡下,就又有电话来,或招去《中央日报》,或招去侍从室,最无法推托的是招去委员长官邸。有一天外祖父实在头疼得没有办法,晋见蒋介石的时候,只好当面直陈自己恶性失眠,轻度脑贫血,请求委员长允许休息一段时间。蒋介石自己从来没有得过什么病,完全体会不到失眠的痛苦,只随便地对外祖父说:你睡不着觉,休息几天就好了,我叫他们给你买药。那个时间重庆有药厂,可以造维他命B1,可肝精却只有进口货,不好买。

讲过几句之后,两人继续谈公务,及至外祖父临走,两个人都没有再提失眠和买药的事。外祖父想,当时抗战紧急,蒋介石日理万机,一个部下失眠买药那等琐事,不过顺嘴讲讲而已,过后自然忘记。外祖父从委座官邸出门下坡,刚到大门口,碰上总统府医务室主任进门上山。他急匆匆地对外祖父说:刚接委座电话,立刻晋见,不知什么事。外祖父朝他笑笑,猜想可能蒋介石真记得讲过的话,他一走就打电话找医务室主任,吩咐给自己买药吧。果然不过隔日,便有总统府医务室的护士,每天过江到家里来给外祖父送药、打针。

蒋介石作为军事家、政治家,并且做到国家元首的位置,自然是贯通权谋,心狠手毒,反复无常,大多关于蒋介石的著作,也都翻来覆去地讲述那些方面。可很少有人知道如上述的这些跟外祖父有关的琐碎事情。

外祖父自幼研习儒学,一介书生,虽不懂得如何拍蒋介石马屁,借机升官发财,但对于蒋介石的不杀之恩,心里还是感激涕零的,再得到蒋介石许多细微关怀,更加受宠若惊,自要披肝沥胆,尽忠以报,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其后数十年,外祖父主持国民党文化宣传工作,勤勤恳恳,为蒋介石书撰讲话文告,兢兢业业,除救国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社会理念之外,对蒋介石知恩图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1942年,二战发生重大转折,英美俄中的盟国战线开始赢得胜利。英美等国宣布,放弃所有对华特权,并与中国政府签定平等条约。蒋介石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我国自清季开始,与列强订立不平等条约以来,到了去年正是百周年,我们中华民族经50年的革命流血,5年半的抗战牺牲,乃使不平等条约百周年的沉痛历史,改写为不平等条约撤废的光荣记录。这不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起死回生最重要的一页,而亦是英美各友邦对世界人类的平等自由,建立了一座最光明的灯塔。尤其是我们同盟联合各国,证明了此次战争目的之所在,是为人道、为正义而作战的事实。他们这个举动不仅是增加了我们同盟战斗的力量,尤其是对侵略各国在精神上给予他们以最大的打击。”

那情况下,蒋介石看到中国抗战已转入战略反攻阶段,乃决定写一本书,分析战争形式和前途,向世界人民宣布中国必胜的决心和意志。蒋介石最初希望陈布雷能够代为执笔,但陈先生长年失眠,身心不支,便将写作此书的任务,转到外祖父的肩上。那本书就是后来蒋介石亲自署名的《中国之命运》,据外祖父说,书名是取自国父孙中山的话:“国家之命运在国民之自决。”

听母亲说,从1941年10月份开始,整整40多天,外祖父每日早出晚归,经常彻夜不眠,或在桌前默默枯坐,或在院内背手踱步。做事走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外祖父一生写过许多书,何以写那么一本书,会难成如此模样?因为那书是替蒋介石写的,只怕一句话讲不对,丢了全家人性命,古所谓伴君如伴虎,蒋介石对外祖父再好,他也仍然是个狮虎帝王,外祖父这一点理智还是十分清楚的。

那些日子,外祖父每天上午到委员长官邸,晋见蒋介石,先修改前一日所写文字,然后听他讲述下一段文章的意旨。回上清寺侍从室后,外祖父便伏案写作,按蒋介石当日命意,书成文字,同时为照应前后文章,连贯一气,不出矛盾,自然还需再改写前面段落。草毕,交助手用蝇头小楷整整齐齐抄好,第二天上午送蒋介石过目圈改。如此这番,每章每节,字字句句,都修来改去七八次乃至十余次之多,方才定稿。外祖父后来几次说,他自己用黑墨书写,蒋介石以红墨修改,文稿修改到最后,已经见不到一个黑字,全篇红墨。他把那些蒋介石亲自增删修改的红墨稿页,全数保存以备查。

然后校订,排印样书200册,精装烫金面,分送党政要员读阅,签注意见。过了元旦,外祖父和侍从室收到百余份意见书,集中整理,上报蒋介石,大多建议均被采纳。

在那段时间里,也闹出过一个小乱子。本来发样书时,外祖父专门通知,读阅样书乃属党政要员之间的内部事情,一律不得外泄。不料张治中作演讲,一时兴起,便提到蒋介石这本书,还讲了其中一些内容。蒋介石晓得了,大为光火,下令道:快把张治中那本书要回,不给他看。萧秘书连忙召了外祖父去查对,有没有通知到张治中不准对外讲这本书,外祖父自然是有案可查的,所以怪罪不到外祖父头上。

3月份,蒋介石《中国之命运》正式付印,纸张印刷都求全国最好,价钱也最便宜,以便中国人人都能买一本。外祖父的估计是国内赔,国外赚。那本书在写作时,已同期翻译出英文,中文出版时,也送美国出版英文版,可以收外文版税,以补国内的亏损。

蒋介石行武出身,众所周知,忽然有著述出版,自然许多人生疑,认为书是陶希圣写的,蒋介石署名而已,重庆城里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责骂外祖父。过了一个月,蒋介石找外祖父一道吃午饭,听外祖父汇报外界对书的评论。听完以后,付之一笑,说:我写了一本书,若没有强烈反响,那是失败。听了蒋介石这句话,外祖父才算完全放心,从那以后随人怎么说,反正蒋介石不在意,此事终于可以正式完结。

此书从1943年3月出版之后,仅普及本1个月内便印刷了300版次,以每版5000册计算,30天内发行15万册之多,再加精装本,可谓奇迹。战争期间,这样一本书,能有如此之巨的销量,足见其当时的影响。这本书出版三年后,1945毛泽东从延安飞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据说曾当众举臂高呼:蒋委员长万岁。显然并没有因为《中国之命运》里坚决反共的内容,而全盘否认蒋当时的核心作用。

抗战胜利,我的父母亲先回上海结婚,外祖父专门从重庆飞到上海参加婚礼。自然是因为外祖父的关系,婚礼在上海金门大饭店举行,十分隆重。由当时的上海市长钱大钧将军证婚,上海《申报》总编辑陈训悆做女方介绍人,文化名人刘尊棋做男方介绍人。外祖父特别记得,蒋介石平素不大为喜庆场合题字,那次居然也专门派人给我父母的婚礼送来亲笔条幅一件。我问过父亲此事,他始终不记得看到过那幅字。当时婚礼盛大,送礼极多,两人也被折腾得昏头胀脑,记不得多少细节了。我想,外祖父是个从政者,并且是蒋介石的亲信文胆,对于蒋介石送来的字幅,必定极为注意,不会记错,或许为防丢失损坏,当时收到之后,外祖父便立刻暗自收藏起来,也未可知,此事现在是无法查证的了。

但蒋介石因为外祖父的关系,对母亲有过特殊的关怀,却是千真万确。母亲不止一次给我讲过,所以至今记得清清楚楚。1949年初夏,解放军攻克南京,兵临上海城下。蒋介石决定撤退,带了一班亲信,登江静轮出海,外祖父也在其中。母亲那时还留在上海,外祖父无法放心。军舰驶出吴淞口的时候,外祖父终于忍不住,向蒋介石讲出了自己的心事。蒋介石听完,立刻下令在吴淞口抛锚停舰,叫外祖父拍发一封电报给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命他们立刻派员到狄斯威路我家,接母亲赶往十六铺码头,并即刻由警备区快艇送到吴淞口,登江静轮会合,跟外祖父一道出海避险。

母亲说,上海警备区的军警确实到了,她也亲手接到外祖父从江静轮拍发的电报,但因为她已经下决心陪伴父亲留在上海,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所以坚持没有跟随军警赶去十六铺码头。上海警备区一定发了电报到江静轮,向蒋介石和外祖父报告这个结果。外祖父无奈,只好自己随同国民党离开大陆。

我和弟妹都到了美国之后,1988年外祖父曾以90高龄,专门坐飞机到美国了一趟,让我们有机会再次拜见他老人家。外祖父离开上海时,我才一岁多,从此就再没有见过他。弟弟和妹妹都是1949年以后出生,从来没见过外祖父,却因海外关系而受了十几年罪。

那几天里,我们日日同外祖父一起生活,听他讲了许多往事,亲情让我明白,为什么母亲与他分别30年,会日夜地思念着他。而外祖父谈过的许多话中,有一次非常令我震动,清晰地记在我脑海里。他说:国民党固守台湾几十年,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中国的完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绝不能让外国人拿了去。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几十年间,只要大陆和台湾真的发生殊死战争,那么谁都赢不了,获利的是美国,或者日本,他们会把台湾拿走,做他们的殖民地。日本人对中国领土总是虎视眈眈,毫不足奇,他们曾经霸占过台湾50年。

外祖父这么解说国民党守台数十年的原因,我相信一定是国民党高层的共识,也是蒋介石的思想。蒋介石执政时期,当然有许多失误,但蒋介石是个坚决的民族主义者,这一点不容置疑。

(来源:《文史博览》)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揭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