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传奇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传奇 → 越迷信越倒霉的国民党高官
越迷信越倒霉的国民党高官
发布时间:2012-6-17 19:04:24    阅读次数:3637

 

 

迷信“水”和“十三”的戴笠

戴笠原名戴春风,1896 年出生于浙江江山,生活一直穷困潦倒。年轻时,他请一个人称“神算子”的算命先生看相,算命先生说他:“八字属双凤朝阳格,但因缺水,故早年命运蹉跎,仕途难登。”戴春风深信不疑,立即更名为“戴笠”,意为雨中戴笠的农夫,这样水就充沛了。

机缘巧合,更名后的戴笠青云直上,当上了国民党军统局的局长,他便更深信自己逢“水”必“兴”。此后,戴笠所有的化名全部有水,如:汪涛、涂清波、沈沛霖等。

1944 年,戴笠手下的秘书英渠觉得“沈沛霖”用得过滥过久,便讨好主子,建议更名为“洪淼”。戴笠听后觉得此名确比“沈沛霖”水分更多,心中大喜,为此还特意奖赏了小秘书一支德制左轮手枪。

一次,军统在歌乐山北麓罗家湾修建房屋。戴笠请风水先生指明哪有“龙脉”,哪些地方不宜建“阳宅”,以避“雷公”和“地神”。谁知,一个管工不明情况,随意开工,戴笠便认为乱了“八卦方寸”。气怒之下,竟派人在夜里用榔头将那管工活活敲死,以做祭门之鬼。戴笠住宅的门楼因遭雷击而倒,术士说是地下藏有“诡石”,戴笠便叫人挖地三尺,可没见“诡石”。术士又说,必须“三砌三拆”方可“镇邪压怪”,戴笠竟真的命人将门楼三砌三拆。

戴笠还对数字“十三”非常忌讳,他的生日就是农历八月十三日,为此他特意改为“十四日”。一次,戴笠在西安与“西北王”胡宗南打麻将,打到十二圈时,戴笠不想打了,但胡宗南玩性正浓,戴笠又抹不开“面子”,便佯装肚子疼。胡宗南信以为真,连忙叫来军医。结果,戴笠看到军医背的药箱上印有“十三”字样,连忙将那军医骂走,也顾不得“面子”了。戴笠在西安霸占了杨虎城军需长王维之的一栋别墅,当他看到门牌号是“十三”时,立刻火冒三丈,叫来西安市政局局长肖绍兴吼道:“谁定的这门牌号?”肖绍兴战战兢兢地说:“您这房子确实应该是玄枫桥十三号啊?”戴笠怒吼:“什么叫确实,什么是应该,你给我改为十四号!”

1946 年3 月17 日下午1 时13 分,戴笠的专机因大雨雷电,坠毁在南京郊区江宁板桥镇附近的戴山山腰上,戴笠的尸体在大雨中淋了三天三夜才被找到,而3 月17 日正是农历二月十三日!戴笠如此迷信,如此在意“水”与“十三”,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偏偏死在“水”和“十三”上。

喜欢测字的“邱疯子”

1902 年,别号“邱疯子”的邱清泉出生于浙江永嘉县蒲洲乡中埠,家境贫寒。他自幼好学,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大学社会系,在此期间还做过家庭教师,就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饱读诗书的“文化人”,却非常迷信。

邱清泉在投身黄埔前,曾刻意算了一卦,卦上说他:“运势向南,有贵人相助。”恰巧,国民革命军也在南方,邱清泉就南下广州,考入黄埔二期。此时,蒋介石正值壮年,也是英气十足,使邱清泉更加觉得他的“命”在国军,而蒋介石就是“贵人”。后来,邱清泉虽赴德留学,但他仍十分迷信。

邱清泉迷信的性格在后来不但未得到改善,反而愈演愈烈。

一次,他的黄埔一期大师兄孙元良和他开玩笑,找来了人称“神算”的原十六兵团监察官尹天晶给他测字,声称:“一测便可知吉凶!”邱清泉颇为认真地在纸上写了个“笑”字,毕恭毕敬地递给尹天晶,希望讨个好彩头。谁知,尹天晶看了片刻后紧锁双眉,慌忙把字条收了起来,并连声说:“不算了!不算了……”邱清泉心中直发毛,但仍强装镇定说:“君子问祸不问福,但请直言。”尹天晶低声说:“笑乃二人升天也。”

邱清泉顿时脸色铁青,后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淮海战役前,邱清泉奉命率部驻扎在河南商丘。当时,邱清泉就认为“商丘”与“伤邱”同音,心中大为不悦,并因此给上级连打了几次报告,请求撤离商丘。上级不明原因,不允许他撤离,邱清泉便自做主张,将部队撤到商丘附近,宁挨处分也不进商丘。

后来,邱清泉与杜聿明一同被解放军包围于陈官庄。眼见大势已去,穷途末路,可邱清泉的迷信病又犯了,他非说,“沉官!沉官!”就是这个“陈官庄”,“沉”了他的“官”。他还坚持认为:是杜聿明指挥部院子里长的那棵树,和院子组成了一个“困”字,才使他们落到如此田地,并且再三怂恿杜聿明将树砍掉,弄得杜聿明哭笑不得,只好将树砍掉。熟不知砍掉树后,人在其中,俨然成了个“囚”字,真是可笑之极。

沉迷风水的“罗盘将军”

桂系中将张淦,是“小诸葛”白崇禧手下爱将,他曾在北伐、抗战中都立过功。但其更为出名的不是“赫赫战功”,而是他一生都离不开的“罗盘”,他这一迷信嗜好,不但闻名于国军,就是毛泽东都久仰其大名。因此,江湖人称“张罗盘”。

1897 年,张淦生于广西桂林。此人自幼就熟读《易经》,喜欢打卦。后来,张淦机缘巧合投身军界,被长官赏识一路青云直上,升至中将。据说,张淦之所以平步青云,就是他自己给算的。入伍前,张淦面对从戎和从商左右为难,便把罗盘拿出卜卦,结果,连摇了三个“巽”卦,意为“凡事皆吉”,张淦大喜,此时,广西陆军速成学校恰好招学员,张淦就毫不犹豫地参了军。

张淦对“罗盘”爱不释手,无论是行军作战或布阵,他都要在防区内摆罗盘看风水,甚至每次开会就坐,他也要看看罗盘,以确定座位朝向。

一次开会,张淦的座位被安放在西北角,但张淦 “罗盘”一摇,算出会场西北角是“煞位”,会冲他,结果,他非要与别人换座位,要不宁可不坐,弄得会场主持长官哭笑不得。据说,“张罗盘”爱屋及乌,甚至把多年来一直为他背罗盘的那个上等兵,逐级提拔至少校军官。

 国民党中将张淦(左一)
 
 

1949 年11 月29 日,张淦率两万残部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广西玉林逼退到博白。在博白的激战中,解放军四野四十三军三八二团飞虎队趁夜向张淦的指挥部发起进攻。当副官告诉张淦,他被解放军重重包围时,“张罗盘”还不慌不忙在卜卦,卜完后满脸笑容地对下属说:“这个司令部的方位很好,定可逢凶化吉,马上就有援军来解救。”话还没说完,“援军”解放军就冲入指挥部,“张罗盘”束手就擒!

被俘后,张淦依然不失“罗盘”本色。在战犯管理所,他虽然没有卦,但依然“遇事必卜”,只不过“罗盘”变成了鞋子。连分配的床位,他都要用鞋子占卜,如不利于他,立刻坚持换位,为此多次受过批评,但他还是坚持。当有人问张淦,既然你如此相信卜卦,卜卦又如此灵验,为何还会被俘时,“张罗盘”气定神闲曰:“这是天意,非人力可挽回。文王善卜,尚被囚百日,况我辈哉!”使人哭笑不得。

张淦1959 年在北京去世,他的衣冠冢被子女们迁至桂林黑山张家祖坟旁,而那坟地,也是“张罗盘”用罗盘选中的“风水宝地”。 (文/ 韩博 王海毅)                          

(本文源自《文史博览》,2010年第12期,责任编辑/齐风)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