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发布时间:2012-8-5 0:21:12    阅读次数:2319

   

武汉撤退后,我方主力部队都退往西南山区,抗战乃进入最艰难的阶段。

不过,敌人因深入我内地,战区扩大,补给线延长,兵力不敷分配,也有陷入泥淖之势。故无力对我作全面进攻,只有对各战区不时作间歇性的战斗,但每次作战时期亦不能超过一月以上,真所谓势穷力竭、捉襟见肘了。

 

说明: 点击进入下一页

 

汉奸汪精卫的戎装照

    193811月间,我偕五战区长官部退至枣阳时,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已先抵该处,与我会商防务。李部所辖的第八十四军在应城一带突破敌人包围圈,到达随县。刘汝明的六十八军也自左翼退下,同时到达。我便命令两军在随县布防,以待敌军来袭。我长官部则暂设于樊城。因按军令部于武汉失守后的新规划,本战区现辖防地,计包括自沙市至巴东一段长江的江防。北面包括豫西的舞阳、方城、南阳、镇平、内乡数县。东向则敌后的大别山和皖北、皖西、鄂东各县也在本战区防地之内。故樊城实为指挥本战区内战事的最适中地点。

长官部到樊城后,我遂将在武汉保卫战中打残了的部队约十余万,加以整顿,重行部署,准备向武汉反攻。这一时期,我五战区的战略是死守桐柏山、大洪山两据点,以便随时向武汉外围出击,同时与平汉路东大别山区内的廖磊集团军相呼应,威胁平汉路的交通,使敌人疲于奔命,发挥机动战与游击战的最高效能。

敌人固亦深知我方战略的重心所在,故视我桐柏山、大洪山两据点为眼中钉。无奈武汉四周我军的游击队实力强大,日军四面受敌,暂时无足够兵力来扫荡我五战区,我们因而有充分时间来重行部署。而1938年岁暮,我们在樊城也能从容过年,未受敌军骚扰。

孰知正当敌人陷入泥淖,攻势日弱之时,我方阵营的悲观论者却出人意料地背叛抗战,开始做投降的活动。1218日国民党副总裁、国民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主席汪兆铭突然秘密离渝飞滇,前往越南的河内,并发表反对抗战、诬蔑抗战将士的文告。

汪兆铭的叛国虽出我意外,但是他的反对抗战,我实早已亲自领教过。我在上年10月抵京的翌日,便专诚去拜望汪先生,见汪氏态度很是消极。他一再问我:你看这个仗,能够打下去吗?说时摇头叹息。

我说:汪先生,不打又怎么办呢?不是我们自动地要打呀!是日本人逼我们抗战呀!我们不打,难道等着亡国吗?汪氏遂未多言。也许他已认定我是好战分子,不可以理喻吧。那时汪派反抗战人士已组织一个低调俱乐部,当前方抗战最紧张、后方民气最沸腾时,这批悲观分子却打着低调旗号,在后方泄气,实是可恨。直至武汉失守,全国精华地区全部沦陷,他们悲观到了绝望的程度,乃索性不顾一切,掉头投敌,当起汉奸来了。

但是我们也应该说一句公道话,便是汪兆铭当了汉奸,却没有做积极破坏抗战的勾当。例如汪氏投敌后,以前与汪氏渊源最深的国军将领,如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和第五战区内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黄琪翔,都是抗战阵营中的柱石。然终汪之世,未尝作片纸只字向张、黄等招降。足见大义所在,纵是卖国贼也颇觉不为已甚,而自我抑制。

汪氏投敌后,五战区中袍泽虽亦纷纷议论,然究以敌忾同仇之心甚切,士气未受丝毫影响。

1939年初,第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十军军长徐源泉忽率所部三师,自平汉路东大别山区潜至路西。原来在武汉保卫战初期,在安徽太湖、潜山一带作战的,为徐部和川军杨森部的第二十七集团军以及川军王缵绪部的第二十九集团军。武汉吃紧时,杨、王两部奉命撤入江南。徐部则奉命入大别山,协同廖磊部在该山区作游击战。

前在《完成北伐》一章中曾提及,徐源泉原为张宗昌的旧部,后经何成濬的居间,在天津一带向革命军投降的。嗣后何氏即引徐部为自己人,徐也仗何在中央为渠周旋。此次徐源泉不奉命令擅自自大别山潜来路西,实犯军法,无奈何成濬在中央为其缓颊,遂不了了之。

再者,此次武胜关失守,亦由于第一军军长胡宗南不听调遣所致。我抵樊城后,便呈报中央,要求严惩胡宗南。孰知此电报竟如石沉大海,永无反响。于是,武胜关一带失守的责任问题,亦不了了之。

于此均可见中央政府的治军、治政,全以人为依归。凡中央嫡系部队,或与中央可以发生通天关系的,因不听将令、不受指挥而失城失地的,都可不了了之,实在不成个章法。如此上行下效起来,对敌抗战的效能也就大大地减低了。

源自《李宗仁回忆录》)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揭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