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发布时间:2012-7-26 17:27:05    阅读次数:2209

 

(图:彭真夫妇在北戴河)

  

张道一(1926年出生)云南人。北京大学英国文学研究生,北平地下党学委干事。1959年至1966年,张道一担任彭真同志秘书,前后长达7年。本文系对张道一的访谈实录。

 

问:您能先谈谈“七千人大会”的情况吗?

答:“七千人大会”是想总结“大跃进”的挫折经验,彭真在会议上讲: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办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毛主席的威望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重。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好像一检讨就会垮台。

 

问:“七千人大会”对以后的历史发展有什么影响?

答:“七千人大会”后,1962年夏在北戴河召开了八届十中全会,也就是北戴河会议,毛主席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要抓阶级斗争。他认为刘少奇、彭真等在“七千人大会”上提了一些意见是冲着他来的。他在北戴河开始反击,提出:经济建设没搞好,是因为没有抓阶级斗争。从“北戴河会议”开始了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左倾错误在政治领域大发展时期。

北戴河会议上一提出抓阶级斗争,江青就嗅出了此中的味道。她马上抓出《李慧娘》这台戏来做靶子。她和康生一起说《李慧娘》这个鬼戏就是要反党的。于是到上海找人写文章批这个戏,批这个戏附带就批了北京市委的廖沫沙。一批廖沫沙,北京市委就紧张了。彭真认为廖沫沙是好人,因此,有一些批判文章北京市委就压下来了,不予刊登。从这时起,思想意识形态上的一场严重的斗争就展开了。发展到后来就是批《海瑞罢官》了。

 

问:听说,因为沪剧《芦荡火种》,彭真和江青曾发生冲突?

答:1963年,北京京剧团将沪剧《芦荡火种》改编为《地下联络员》投入排练。江青来看了彩排,回去后打电话给彭真,不许上演。当时,预售票已经售出三场。这一次彭真是采取了忍让的态度,给买了票的观众退票道歉。

可是,江青又提出把北京京剧团作为她搞京剧改革的“试验田”,随后又把上海沪剧团调到北京来给北京作观摩演出,又要把工人俱乐部作为她专用的剧场,禁止一切别的演出,江青为此直接找到彭真家里来吵。这次彭真不让步了,她气呼呼地走了。她走后,彭真对我说:“我不管她什么人!我要到中央去告!”

 

问:毛主席曾说北京市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您怎样看这个问题?

答:毛主席很可能主要是听了江青的小报告,另外就是北京市委扣发了姚文元批《海瑞罢官》的文章,并追查文章的背景。北京市委也可以说对有些事情“顶”了:城市开展“四清”运动时,北京有几个点是由中央机关派人来搞的。这些工作组搞出许多“问题”,北京市不同意。北大搞“四清”(社教运动)时,中宣部一位副部长是“四清”工作队队长,他拿北大校长陆平开刀,说陆平是坏人,彭真知道后,把我找去。他对我说:“你到北大去看看怎么回事!说陆平是坏人,别人我不了解,陆平我还不了解?”工作队说,陆平出身不好,他说:我党的高级干部中有不少人家庭是地主、资产阶级。我们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当然,北京市也有顶得不对的时候。如开放自由市场,陈云打过几次电话,让北京开放自由市场,北京就是不开。彭真不同意,认为这样做会助长资本主义的自发势力,助长单干。

 

问: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看,有苏区党,有白区党(地下党)。而在“文革”中,各省的白区党都挨了整。对这一现象,您有什么解释吗?

答:党的“七大”时,刘少奇是白区正确路线的代表。从历史渊源讲,彭真和刘少奇的关系深:刘少奇是北方局书记,彭真是北方局的组织部长。毛主席对刘少奇产生看法以后就累及了整个的白区地下党。他可能怀疑白区工作这批干部都是刘少奇“司令部”的。他从赫鲁晓夫反斯大林可能就多了个心眼。

1958年党的“八大”第一次会议上,邓小平在修改党章的报告中讲到要反对彭真,在“八大”的党章里又删掉了党的指导思想是毛泽东思想,这些都容易引起他的疑心。提议从党章中删掉毛泽东思想的是彭德怀,赞成删掉的是刘少奇、邓小平。因此毛主席有理由担心将来是否有人会像赫鲁晓夫反斯大林那样反他。彭真和军队一些干部的关系可能也是毛主席曾经注意到的问题。彭真和罗瑞卿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每年国庆节,游行队伍举行预演排练,彭真亲临审查时,罗瑞卿几乎每次都去陪同。彭真和贺龙的来往较多,贺老总喜欢钓鱼,钓到了有时送来给彭真。彭真有空闲也喜欢去贺家串门。薛明(贺的夫人)工作安排到市委宣传部,是得到了彭真的关照的。这种关系,可能也都犯忌。

 

快乐老人报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揭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