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蒋英忆丈夫钱学森:美联邦特工拘捕过他
蒋英忆丈夫钱学森:美联邦特工拘捕过他
发布时间:2014-6-18 12:54:55    阅读次数:537

  

 

                   

 

  他曾是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他曾是美国空军发展规划的主要撰写者,他曾是中国导弹研制的技术负责人,他是蒋英的丈夫。让我们听一位妻子的讲述,走进钱学森的情感世界。


  相恋
  蒋英和钱学森1947年结婚,在一起相处了62年,但他们的相识、相恋却有点奇特。
  1923年的一天,在北洋政府教育部任职的钱钧夫家里显得很热闹,他正在等待一位好朋友带着家人来做客。
  蒋百里,赫赫有名的军事家,因为对政治的失望,他当时正在北京创办一个文学社。这次聚会他和夫人带来了5个漂亮的女儿,这让钱学森的妈妈很羡慕。
  蒋英:钱家的妈妈说,你们有五个女儿,太多了,给我一个好不好?蒋家的妈妈很大方,好吧,你挑一个。钱家的妈妈就说要老三。我是行三,所以就过继到钱家去了。
  两家正式摆了一桌酒席,蒋英被接到钱家,并有了一个新名字——钱学英。4岁的蒋英在钱家只呆了几个月,就闹着回家,因为12岁的干哥哥钱学森不跟她玩。
  蒋英:他有很多玩意儿,口风琴、球什么的,但他不会跟小妹妹玩,他就看着我,逗我,所以我不喜欢这个哥哥,我要回家。
  蒋英和钱学森短暂相处后,就天各一方。
  1929年,钱学森在北平上完中学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前往美国留学,在美国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学习航空工程,一年后去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攻读航空理论博士学位。
  也就在钱学森去美国留学的第二年,蒋英陪父亲到欧洲考察,并留在德国,在著名的冯•斯东凡尔德贵族学校学习。1937年,蒋英考进柏林音乐大学声乐系,并在一次匈牙利举行的国际歌唱比赛中获奖。
  对蒋家这位漂亮而又有出息的女儿,钱学森的父母一直很在意,因为当年他们有约定,如果蒋英做不了干女儿,大了就嫁给钱学森。
  蒋英:钱家妈妈老惦记着这个约定。每年我生日,她必定给我送玩的,送吃的。但是她过世得很早,40几岁就走了,这是很可惜的。钱老伯也没有忘这件事,老惦记着我这个干女儿。
  1947年,在上海的钱钧夫给远在美国的钱学森写信,要他回来看看,他已经12年没见到自己的儿子,并且他还有一桩心事要办。
  那年秋天钱学森回到上海,那时他已是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意气风发。
  蒋英:钱学森回来以后,因为他学习很好,又是博士,又是教授,很多家的父母都想把女儿介绍给他。人家知道我们家和钱家私交甚密、感情很好,就来托我和我妹妹,我说可以可以。
  在蒋英的安排下,在上海为钱学森安排了一场相亲会,一位富家女竟然当面向钱学森表达喜爱之情。
  蒋英:她听说钱学森很喜欢画,就跟钱学森说:请你明天上午到我家里来,我家里有很多名画。钱学森当时就说:很抱歉,我明天上午有事。
  钱学森之所以拒绝富家女孩的邀请,是因为在这次酒席上,他被儿时的玩伴蒋英深深吸引了。
  蒋英:吃饭的时候我看他的眼睛老对着我看。我就觉得不对,感觉很奇怪。
  几天后,钱学森应邀在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举行一次学术讲座,蒋英一个人去听了。讲座结束后,钱学森突然提出送蒋英回家。
  蒋英:他送我回家以后,我说,我这里有很好的唱片,给你挑一张顶好的、我喜欢的唱片给你放好不好?他说,不好不好,不用了不用了。一下子我们都静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跟我去美国好吗?我一听,觉着很吃惊,但是心里也有一些预感。我说不行,我有男朋友了。他说:我也有女朋友,但从这儿就开始,你的男朋友不算,我的女朋友也不算,我们开始交朋友。


  新婚
  一个是年轻有为的留美博士,在航空理论领域崭露头角的科学家;一个是中国乐坛冉冉升起的歌唱明星,他们的结合让很多人羡慕,但却遭到蒋英姐姐的反对,她给妹妹讲了一个故事:在美国的时候,别人给钱学森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有一天,钱学森去接女朋友参加一个聚会,等了很久,大家才看到钱学森一个人急匆匆地赶来,一问才知道,他在路上把女朋友给丢了。
  但蒋英没听姐姐的话,她佩服钱学森,认为有学问的人就是好人。6个星期后蒋英与钱学森在上海和平饭店举行了婚礼。
  婚礼后不久,钱学森先回美国,一个多月后,蒋英独自到了波士顿和钱学森会合,在异国他乡开始了他们的新婚生活。
  他们愉快地在一起吃早饭,钱学森泡了一杯茶,喝完,突然站起来向蒋英告别。
  蒋英:他说我走啦,晚上再回来,你一个人慢慢熟悉吧。我很惊讶,这叫结婚啊?我第一天来呀!
  人生地不熟的蒋英独自等待着钱学森回家,直到夜色来临。
  蒋英:到晚上五六点钟,他回来了,很客气。他问吃什么饭?我不会做饭,不知道怎么做。于是,我们就到外面吃了一顿快餐。他跟我说:到礼拜六礼拜天,我陪你去买菜,咱们一起做菜。他给我介绍美国生活,我觉得很有意思。
  一回到住所,钱学森的举动让蒋英吃了一惊。
  蒋英:他就说回见、回见。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拿了一杯茶到小书房里去了,门一关不见人了。
  到晚上12点他出来了,很客气。我也很客气。就这样,从结婚的第一年第一天到以后这60几年,他天天晚上都是吃完晚饭,自己倒一杯茶,躲到小书房里去看书,从来没有跟我聊天,更没有找朋友来玩。
  1949年,蒋英跟随丈夫来到温暖的美国西部,一个美丽的城市帕萨迪纳市,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就在这里,当年,钱学森曾在这里攻读航空理论博士学位,而这次他是应聘加州理工学院正教授,并出任学院的喷气推进实验室主任,他那喜欢交际的恩师冯•卡门也在那里。
  蒋英:他与朋友来往很少。但是卡门那儿,他不得不去,卡门逼着他去。卡门特别喜欢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卡门也很喜欢我。
  在美籍华人作家张纯如撰写的钱学森传记中,这样描述当时的蒋英:她见多识广、美丽大方,加上一副好歌喉,加州理工学院优秀的男性全对她着迷不已,他们甚至说,我们全都爱上了钱太太!


  归国
  有了蒋英的陪伴,钱学森也变得很乐观,学术也迎来了高峰。他先后提出火箭旅客飞机概念和关于核火箭的设想,震惊科学界。而那时的美国,正在掀起一场反共风潮,成就显著的钱学森也遭到怀疑。
  1950年春天,钱学森决定回国,因为他的祖国正在发生巨变。
  蒋英:我们的女儿是6月26日出生的,预订的飞机是7月27日。我说,女儿一满月,我们就得带着小孩带着尿布回国了。
  但事情并没有蒋英想象的那么顺利。对于美国军方来说,钱学森知道得太多了,1945年,钱学森曾作为美国军方考察团成员,去德国考察导弹研制资料,之后,他参与到美国军方火箭研制项目,并进入五角大楼,参与撰写美国空军发展规划,一共九章的规划钱学森撰写了其中的六章。
  启程回国前,钱学森特意前往华盛顿的五角大楼,当面向美国海军部次长金贝尔说明回国的理由,钱学森的决定让金贝尔异常惊慌,回国的事情也发生了变化。
  蒋英:回来以后,他跟我说:我们走不成了,他们不让我走,你带两个孩子回去吧。我说不,我不能离开你,我也要呆在这里。
  不久,钱学森在海关的行李被扣押。随即,美国联邦特工拘捕了钱学森,关押了15天后释放,并告知不能离开美国,同时规定,钱学森的活动只限于居住地30公里范围内,并要按时去移民局签到。
  在软禁期间,钱学森住所被监视,甚至电话也被监听。那时,钱学森只能在学校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蒋英则在家带着两个年幼孩子,那是一段屈辱而又艰辛的日子。
  蒋英:那时候很苦,两个孩子,钱永刚刚刚会在地上爬,钱永珍得手里抱着。特务老来跟我纠缠,方式是各种各样的,甚至半夜12点钟来电话,问谁谁谁是否在家。这些我都避开钱学森,不让他知道。
  钱学森消失在公众视野,和蒋英过着平淡的生活。有时,他们会带着孩子去附近兜风,会一起到菜市场买菜。对于妻子蒋英来说,这是丈夫在家呆的时间最长的时期,和谐的家庭氛围也给钱学森带来些许慰藉。
  蒋英:有一件事情是我们在美国很开心的事。买菜,洗菜,切菜,切肉,都弄好了,最后掌勺是他。他爱做饭,爱做菜,我们在国外都吃中国饭。
  被软禁期间,钱学森除了发表一些重要的关于航空理论的论文,还潜心撰写一部关于控制工程方面的专著。书写得很顺利,钱学森的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
  蒋英:我就买了一把吉他,一起合奏。那是非常快乐的,我们给朋友们也弹奏过。他高兴了一阵子,又去写他的书了。
  寂寞地等待5年后,在中国政府的帮助和斡旋下,钱学森踏上了回国的旅程。火箭专家回到红色中国成为当时轰动美国的消息,受尽屈辱的钱学森对美国记者说:我回去将竭尽全力和中国人民一道,让中国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燕双飞”
  回到国内,钱学森就带着蒋英和孩子去上海看望父亲,这是一家三代的第一次聚会,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但是,蒋英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将要参加一项最高机密的工作。
  蒋英:钱学森自头一天开始到最后,从来没有对我谈过一句他的工作。我从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事。他从外边回来,穿着大靴子,穿着大皮袄,我只知道他是到西北去了。
  作为中国导弹研制的技术领导人,近30年里,钱学森肩负了很大的压力,那时,他经常神秘失踪很长一段时间,家里的事情全靠蒋英。
  蒋英:家里的事情他从来就是一概不管,所以这种情况我慢慢也就习惯了,觉得不能干扰他。我说,我是搞音乐的,你是搞工程的,那你搞你的,我搞我的。所以我自己的全部工作在音乐方面,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1991年,钱学森获得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的荣誉称号,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在盛大的颁奖仪式上,钱学森当面表达了对妻子的感谢。
  钱永刚(钱学森、蒋英之子):他说:我干什么的,大家都知道,但是我老伴干什么的,我向大家解释一下,我老伴主要是从事古典艺术歌曲的教学。我今天获奖,不会忘记老伴几十年来给予我的理解和支持。
  作为和钱学森相伴62年的妻子,蒋英的内心有一个愧疚。
  蒋英:他很懂美食,可惜他没这个条件,一辈子没吃过美食,至少是很少。我很可怜他,因为我不会做美食。
  少年时候,蒋英和钱学森曾在两家的聚会上合唱过一首《燕双飞》的歌曲,这似乎预兆了他们以后相伴的人生,一起经历荣耀,一起经历苦难,一起经历光荣,在温馨中慢慢老去,默默离开……
  

   责任编辑:唐静婷   

  文章摘自《百年潮》2011年第10期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林毅夫:台湾来的林毅夫怎么看邓小平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

·第三次庐山会议:毛泽东住所上面误修

·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主审官员谈江青狱中生活:常被女战士

·侍卫口述历史 还原蒋介石“最后一天

·从黄埔军校走出来的巾帼英雄

·相声说进中南海——忆我的父亲侯宝林

·上将赵南起:毛岸英不是在弄饭时遇难

·揭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南海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