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口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口述 → 彭德怀被污里通外国称要告状 侄女直言“天真”
彭德怀被污里通外国称要告状 侄女直言“天真”
发布时间:2013/2/28 16:06:03    阅读次数:1698

本文摘自《走进怀仁堂(一)》,作者:董保存,出版:当代中国出版社

 

  彭钢是彭德怀元帅的侄女,她的父亲彭荣华烈士是彭德怀的二弟。彭德怀从朝鲜回国后,彭钢一直跟随着伯父生活。她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纪律检查部部长、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全国妇联副主席。目前,她正在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收集整理彭老总的文稿。

  问:最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彭德怀自述》,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我们想请您谈一谈彭德怀元帅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自传的?这个自传又是怎么出版的?

  彭:应该说,这本书资料很宝贵。这不是因为他是我的伯伯,我才这么说。广大的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只要认真看了这本书,就会有这样的印象。

这个自传写于一个特殊的年代。四十岁以上的同志都知道,伯伯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的。在他被关押的日子里,专案组反复要他写交代材料,为了回答专案组提出的许多荒诞无稽的问题,他亲手写下了几十万字的材料,有的写在笔记本上,有的写在纸上。有好几个稿。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共中央为他平反,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会后,我跟他原来的秘书王焰和伯母浦安修商量,应该把伯伯的一生搞清楚,而光靠几篇回忆文章是不够的。他们说这个主意好。浦安修以彭德怀夫人的名义给有关部门写了一封信,经批准,1979年就成立了彭德怀传记编写组。分头到各地查阅材料,当时分工我写青少年时期。我到了湖南、江西、山西等地收集材料。1980年我到总后工作,离开了编写组。这部自传,是以伯伯在1970年写的材料为主,同时参考了他在庐山会议后所写的“八万言书”等一些材料。由浦安修和当时的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李琦整理,编写组对一些需要加以注释的地方进行了注释。李琦在战争年代给伯伯当过秘书,对他很有感情。在他们的努力下,1981年整理出来,并以《彭德怀自述》的名字发表。受到了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

问:这个自传和人们所说的“八万言书”是什么关系?

彭:说到这本书,就不能不说到1962年的所谓“八万言书”。当时中央召开了七千人大会,对前些年的“左”的东西进行纠正。也就是在那次会议上的报告中提到1959年庐山会议,提到彭德怀的问题,说伯伯里通外国。说别人可以平反,唯有彭德怀不能平反。

那时他已从中南海搬到挂甲屯吴家花园住了。我也正好在家,记得那天我进他的办公室,他说你看一下这个说他“里通外国”的话就在那份材料上。他很气愤,简直是怒不可遏。我能说什么呢?他沉默了半天,说:我应该按照宪法,应该告状。我对他说:“你说我天真,我看你也天真。”那天他掉了眼泪。他是一个非常热爱自己祖国,对党对人民特别忠诚的人,说他里通外国,他实在无法容忍。掉眼泪也不奇怪。

他说:我要用事实来说话。于是,他又开始写信,也就是所谓“八万言书”。这个材料中对自己的历史进行了回顾,对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罪名进行了批驳。信写好后送给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请他转上去。后来说有三股风。说他就是翻案风。其实这个“八万言书”,很多老同志没有看到。王震将军也没有见过。(后来我还问过他。他说没有看到。)陈毅同志也没有看到,还说你们都说彭德怀写信,我怎么没有见到,后来还专门找了来看。

顺便说一句,在那段时间,伯伯还在想研究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他认为毛主席领导打了几十年的仗,应该认真研究总结一下,但只是有个提纲。他感叹说:“过去有这个条件,没有这个时间;现在有这个时间,没有这个条件了。”

问:听说彭老总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手边没有什么资料,完全是凭记忆在写作。是这样的吗?

彭:是的,写这个东西的时候,可以说他手头没有任何资料,全靠记忆。

1962年以后,他的处境越来越困难,连应该送的文件也不给他送了。要出去查什么资料更是不可能的。在那样的环境里是没有人能帮他的。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忙。他平时不记日记,只是在庐山723日主席讲话后,他心情非常痛苦,写了一段日记。因此,他写的这个东西只能靠自己的记忆了。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最新文章

·彭德怀:我等着历史做结论

·抗战老兵口述:我见证了芷江受降

·“文革”中的浪漫爱情:苦多于甜,但

·她苦苦寻找的世界——忆我的母亲凌叔

·秋之白华:瞿秋白女儿眼中的父亲母亲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李先念:自己保护好了,才能保护别人

·重庆谈判阎锡山欲击落毛专机

·从基督徒到红色特工 ——我的父亲阎

·在朝鲜战场上冒死传令是什么感觉?

·周溯源:西方人士目睹的日军甲午暴行

·我的父亲:最后的“云南王”卢汉

·何殿奎:亲历秦城监狱监管岁月

·崔之元: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与实验

·华国锋:骨灰回葬家乡交城卦山

推荐文章

·身有所依,心无所系——忆我的老师陆小曼

·永远的感念——我心中的周恩来和邓颖超

·一篇文章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蒋家天下丁家党”——忆我的父亲丁惟汾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的父亲张恨水

·是门生?是夜壶?——祖父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盛名下的苍凉——胞弟眼中的张爱玲

·我的外祖父为蒋介石执笔《中国之命运》

·我们从未走进彼此的内心——忆我的父亲周扬

·前中央警卫团副政委回忆抓捕“四人帮”

·远征军特务连长忆滇缅战役

·从水果店帮工到“上海滩教父”——忆我的父亲杜月笙

·秘书谈彭真:江青闹到家里也不让步

·李宗仁评汪精卫:没做积破坏抗战的勾当

·吴德讲述:文革中武斗是怎样被鼓动起来的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